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6(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祝所有高考的孩子们考试顺利~!加油,加油!

咱们等你们带好消息回来呀~

预售地址 或者直接搜“盗墓笔记 相遇”

06
 
“藏獒,你给我坐好,就那儿不许动!”
 
闷油瓶从我背后的包里露出了一个脑袋,我歪头去看他,这家伙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神情里分明透着满意,这大爷还是真不好伺候,原本放个狗在家里还指望吓吓他,结果没想到这家伙清一色都把惊吓扔给自己了,二哈自从来到家里的这几天就没给我省心过,不是咬了枕头就是翻了水盆,有时候还受闷油瓶指使对我突然袭击,跟那胖子的不靠谱真是一样一样的。

 
但是前几天一时嘴快就许诺闷油瓶买巧克力的事儿这家伙还记着呢,我连指望他忘掉的机会都没有,只好带着他一起去超市,由于他的体型塞不下口袋和帽子,我把嘴皮子都快说破了他也没答应变大,只好找个包把他扔里头得了。

 
“小哥,我说你待会儿出了门可不能把头露出来,打死都不能露出来知不知道?有什么事儿拍我的背就行了,这包这里一块是透明的,你要看买什么东西就跟我说,我帮你拿。”

 
于是我收到了闷油瓶拍背的回答。

 
出门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了闷油瓶不同于前几天的重量,我把它归结为闷油瓶吃胖了的缘故,虽然脸上也没二两肉,不然还能多蹂躏两下报复报复,不过这家伙在包里还挺安静的,不吵也不闹,这点我还是比较欣慰。

 
不过等进了超市,这家伙就活泛起来了,我简直就跟**控的机器人一样被他指来指去,他一会儿要看儿童玩具,一会儿又对家用电器好奇,到最后我甚至一拐弯就差点踏进了兜售姨妈巾的货架,那大妈推销员狐疑地看了我好几眼,吓得我反手揍了两下包,转头溜下了楼。

 
“小哥,你再给我乱指零食我就没收了,你知道那里是卖什么玩意儿的吗?”我斜着眼睛想往包里瞅,可惜也只看到包里鼓鼓囊囊的一块动了动。

 
包里沉默了一下,接着传来了他淡淡的声音:“尿不湿?”

 
我去你的尿不湿,我给你买一箱你丫慢慢用去吧!

 
结账的时候刚好碰上人多,好像是超市今天做什么活动,直接把台子搭在了收银台附近,弄得我都快分不清队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问了好几个大爷,好不容易把队站稳,忽然听见从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我愣了一下回过头,就看到有个人气势汹汹地瞪过来。

 
“怎么了,我撞到你了?”

 
这话一出,我就看到他的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明明生气得直哆嗦,但就是不说话,结果这丫就这么干瞪了我好半天,一转头竟然走了,我暗自嘀咕了一声怪人,就感觉到这会儿背后被拍了拍,又是那闷油瓶,啧了一声心说我现在没时间理你,这里挤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挑个时间。

 
让别人都看着我跟包里的神秘生物愉快交流吗?

 
果然,我没理他他拍了一会儿以后也就不吭声了,包里总算安静下来,还是个懂事听话的闷油瓶,我笑了笑安慰性地拍了拍包,等着有半个小时才结了账,出去以后想着要把东西放进去,还不能压着闷油瓶,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结果刚取下包一摸,竟然有点湿漉漉的感觉,再拎起来一看,陡然就愣住了。

 
包上面似乎有个破口,而包底下……是血?!

 
“**,张起灵!”这一下我彻底急了,***刚刚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先开始还说让他有事就拍,结果自己还不理他……真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肯定是刚刚那个男的有问题,难不成是太挤了,这家伙被挤得吐血?

 
呸呸呸,什么挤得吐血,我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脑洞,把闷油瓶捞出来一看,果然身上已经被染红了一片,他感觉到我把他抱出来了才微睁开了眼睛,脸色苍白,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一只手捂着渗血的腿,另一只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

 
我也没时间管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就他这么小,随便出点血可能都是要命的,于是让他先按着伤口,赶紧抱着他跑到附近的药方里买了卷纱布和创可贴,期间还差点让人看出来自己怀里抱着的迷你闷油瓶,好在自己匆匆忙忙也一路有惊无险,等到把伤口完全给他包扎好,才总算松了口气。

 
“呼……还疼不疼?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是不是先开始那个男的挤你?但是这个伤口好像是刀划的?”

 
闷油瓶的脸色还有点白,估计是真的疼,但还是摇了摇头,休息了好半天才开口:“他想偷你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感情是个小偷?!

 
见我还愣着,闷油瓶低头似乎思索了一下,随即才开口说出了事情经过,这家伙坐在包里原本好好的,挤一点也就是不能动而已,不至于出问题,结果就在这当口,他突然感觉到腿上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当时就破口流血了,而没过一会儿两根手指就伸了进来,在他身上摸了半天。

 
我听到这的时候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换来了闷油瓶的好几个斜眼,还好他现在没什么精力算计,不然估计一定要折腾回来。

 
“那我这次要好好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在里头,我的钱包估计就真的要被他弄没了,我压根一点感觉都没有,当时太挤了……不过你那时候手脚都受了伤,一只手连抓都抓不稳他,到底是怎么样把他弄成那种表情的?”

 
闷油瓶眨了眨眼,似乎不明白我说的那种表情究竟是哪种表情。

 
“就是那种……”我绞尽脑汁想了好久,忽然豁然开朗,“就是那种便秘三天拉不出来的表情!”

 
很可惜闷油瓶听我说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天天吃了睡了吃,每次蹲坑都特别畅快,根本不懂便秘是什么感觉。

 
不过闷油瓶还是开口了,但是他说的很模糊,只是说他看到那只手伸出来就想去抓,结果没抓到,我心想他能抓住才叫不正常,他就说当时他想让我注意到这个人,就在他手抽出去之后,伸出那只没受伤的手到外面去狠狠一抓,由于人太挤了所以贴得很近,他一下就抓到了一个东西,结果那个人反应很大,当时就惨叫了一声。

 
“你抓到的不是手?”我愣了一下,对于闷油瓶的力气倒是没有怀疑。

 
他露出了一些疑惑的表情,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而这时候我忽然间猜到了一种可能,赶紧站起来把包反着一背
 
——果不其然,那包的破口正正好好,就贴在了我的某个部位上。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人是那种表情了。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