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城管有点忙》01(城管瓶x小贩邪 短篇 轻松甜 HE)

《相遇》本子上架,可以购买了,填过印调的小伙伴可以下手了,这是新开的文,我记得还是千粉时候小伙伴点的梗啊哈哈嗝尴尬……最近三叔这么努力更文不能被他比下去!

购本戳我 或者直接搜“盗墓笔记 相遇”

01

“城管来了,快跑啊!”

“我操,这人马上就死了,你快补一刀,胖子!胖子你他妈在干什么呢,让你补刀没听见,喂我操你怎么死了——靠,你们在干嘛!”

我刚刚才从游戏里缓过神来,结果才发现眼前发生了晴天霹雳的一幕——

我的两元摊被城管收了。

这他妈可是我第二天在大街上摆摊,也太倒霉了吧,再转头一看,胖子连着他的摊还有屁的影子,全街小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大逃亡,丫一个都不剩,就把我扔这了,面对着一众城管强烈的得意目光。

小样,总算抓到了一个吧。

呸,收个屁收,我的摊子是那么好收的?

一看那群城管仗着人多就把我的摊子往他们车上收,我一下就急了,连忙冲过去拦住他们喊,“喂喂,你们不能这样,我又没有占道经营,我后面这家铺子早几年就拆了,一直没人做生意,我就在他家门口摆摊怎么了,我连人行道都没占!”

或许是我气势太盛,那一群人竟然都没了动静,我心里一乐,刚想再多说几句,结果就听见旁边一个仿佛性冷淡的声音传了过来:“继续收。”

我愣了一下,那一刹竟然连阻拦都差点忘了,就看到一个穿着城管制服类似于队长似的人物站在中间发号施令,这家伙长得倒是还不错,然而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句话也不多说,活脱脱跟个闷油瓶似的。

啧,冰山禁欲男啊,什么时候城管也喜欢收这类小白脸了,就他这样包养给富婆不是更好吗。

“喂喂,等等,你们不能这样收我的,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们就这样收了我爹妈怎么养活,孩子怎么养活,你们是吃这口饭的,我连这口饭都没得吃,你们不能将心比心放过我吗,我是真的没出路了!”

装硬是没得装了,怂一点还不会吗,我打不过我躲得过,果不其然打张亲情牌效果很不错,那几个正在搬我车子的城管一听这话竟然开始犹豫了,面面相觑看着那个为首的闷油瓶,我一看有门,趁势又追加了几句:“你们都是好人,这是我们全家唯一的经济收入了,你们这次不收我的摊子,下次我绝对不在这摆摊了,争取找到工作,再苦再累也不怕,不给你们添麻烦!”

“他在西湖旁边开了一家古董铺,继续收。”

我操你个小白脸闷油瓶,你他妈怎么知道的!要不是铺子整天没生意我自己在店里闲得发慌,用得着跑过来卖这小玩意儿吗?

结果在他这句话说完以后,一众的小城管都对我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就跟我欠了他们千八百万似的,这一下他们装车的速度更快了,我那一小推车的东西连带着车子都被他们给没收了去,末了那闷油瓶终于走过来,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张单子。

“明天去局里交罚款,拿你的车。”

“那我车上卖的东西呢,你们要还给我吧?”

“没收。”

去你大爷的!我盯着那张面瘫脸恨不得直接往他脸上揍一拳,然而他们人多势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在原地迎风流泪。

我郁闷地揉了单子就想扔掉,不就是辆破车吗,我一开古董店的想要多少要多少,还真让他嘚瑟起来了,爱谁去罚谁去罚,我压根不稀罕,去你的……等会儿,我刚准备把东西扔进垃圾桶,结果就看到了单子一角露出来的字。

我连忙把那张单子撑开,果不其然看到了右下角的单据上签了个还挺有仙气的名儿:张起灵。

原来这货叫张起灵,这次我算是把他记下了,我这回才重新又把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本来我就只是摆摊玩玩的,想着过几天等店里新货到了就不干了,现在出了这么一茬儿,不争馒头争口气,这回不跟这个叫张起灵的好好大战三百回合让他给我道歉,我吴字倒过来写!

等到回了铺子我就一心开始忙活,店也懒得管了,全部都打发给了一个小伙计,一心就琢磨着怎么摆个其他的铺子。

结果屁股还没在凳子上捂热,胖子的电话就来了,说什么天真啊别灰心丧气,凡是总有个开头,这次是胖爷没带好你,那个张起灵是这里有名的城管队长,向来神出鬼没,一抓一个准,现在咱们流动小贩每天都派人到城管局盯着他动向去了,你被他抓也不算什么,下次吸取经验教训就行,敌人的火力毕竟只在一个人身上,要有什么困难尽管跟胖爷说,胖爷一定帮你重拾人生信心。

这才刚认识两天就这么够义气?这胖子说的我都差点相信了,刚觉得感动,忽然眼珠子一转:“胖子,你真是个好人,我全家就指着那铺子活了,哪交得起那罚款啊……”

那边胖子跟啄米似的就应:“那是那是,交不起大不了不交了,你明天跟着胖爷再摆个摊,这次胖爷保准带着你第一个跑!”

“胖子,那么多摆摊的,就属你最爽快,等这段困难时期过了,以后我赚了钱我一定不忘你!”

“你这都说的哪和哪的话啊,咱们俩谁跟谁,那不都是穿一个裤筒的,肯定要一致对外啊,你说吧,明天几点摆摊,胖爷我跟你一起。”

“那什么,我最近手头有点拮据,胖子你看能不能……”

“哎天真,我突然想起来自个儿的手机给落在今儿摆摊的那个地方了,我得赶紧去找了,你要决定好了就通知我,胖爷我肯定随叫随到,保你不吃亏啊!”

“喂,喂!”他妈的死胖子,果然就是个不靠谱的主,我捏着手机盯着屏幕冷笑,心里已经把这胖子的脑袋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叉。你手机掉了,你手机掉了哪儿来的这号给我打电话?

骗鬼呢你。

评论(1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