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7(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购本戳我 或者直接搜“盗墓笔记 相遇”

07
 
由于闷油瓶身上带着伤,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打算让他留在家里休息,然而这货回到家就跟放归大自然一样拉开包的索扣就把脑袋往里凑,最后成功把那盒巧克力给拽了出来,在沙发上手脚并用,袋子拆得不亦乐乎。搞得我都开始怀疑到底是应该担心他,还是心疼我那被划破的背包了。
 
“巧克力高热量,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一天只准吃一块知道吗,二哈没你的份,别跟着来捣乱。”我把那流着哈喇子的狗脸推开就去收拾东西了,结果它又不死心地凑过去望着闷油瓶手上的巧克力,好像等着投喂似的,然而闷油瓶连理都不理它,拆开袋子就往嘴巴里放。

 
“汪!汪汪汪!”

 
“嘭——”

 
“汪汪汪汪!”

 
我操,这两个天天都在家里干什么?!我郁闷地转过头去——他妈的谁能告诉我闷油瓶这货是怎么骑到狗头上去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闷油瓶,这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坐到二哈的头上去了,一手拽着二哈的耳朵,另一只手里拿着巧克力放在它鼻子前头,脸上面无表情,但我知道这货心里正逗狗逗得不亦乐乎,而那二哈就追着眼前的巧克力到处窜,嘴巴无论怎么咬都咬不到,急得不停地汪汪叫。

 
智商对比太明显了,这条狗永远别想翻身了。

 
我郁闷地得出了这个结论,靠狗治闷油瓶的方法是彻底失败了,这狗不被他玩儿死就算幸运的,于是开口喊闷油瓶:“小哥,狗不能吃巧克力,你别拿那玩意儿馋它,赶紧自己吃了。”

 
闷油瓶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估计是还真不知道这回事,不过也没多说,也不问为什么,就轻轻点了点头,把巧克力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还好,这家伙还算配合的,我心里总算有了点安慰感,刚打算夸夸他,结果一个字都没憋出来,就看到吃了巧克力的闷油瓶忽然开始不对劲起来。

 
“咔啦咔啦——”

 
“汪!汪呜……”

 
闷油瓶的身形忽然间再次涨起来,身上的骨骼噼里啪啦地响,衣服纱布无一幸免,到最后他的变形停止时,那条狗是实打实地被他压在腿底下了,一个毛脑袋使劲往外拱,闷油瓶松了一点抓着他耳朵的力气,二哈就一溜烟跑到了床底下,瑟瑟发抖,连叫唤都不敢叫唤了。

 
“你……你怎么又变大的!”我惊讶地差点没把嘴巴掉地上,看着放大了的闷油瓶,这回他似乎没有再变回去了,于是转念想到是不是吃了巧克力的效果?因为热量高,所以能让他维持这个型号的身体?

 
闷油瓶自己看起来都有些疑惑,最后思索了一下,倒是给了我一个相同的答案:“巧克力。”

 
“那你这回变大了……什么时候再缩回去?算了算了,我还是先给你找衣服穿吧,你等着,别到窗户旁边耍流氓,对面楼里住的可是一单身女青年,就喜欢穿着睡衣在她们家阳台上摆弄花花草草……”我正自顾自说着,为了劝阻闷油瓶还特意说得详细了一些,结果猝不及防就听到他疑惑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的?”

 
“……”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因为闷油瓶变大了,所以当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我还有点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借口洗澡和他错开了上床时间,这货倒是睡得踏实,跟从前一样,往我旁边一躺,被子拉了就迷糊,等我洗完澡回去的时候已经听得到他平缓的呼吸声了。

 
但是这样一来我反而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半天总琢磨着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这家伙小点也就算了,说什么别人还看不着,日子还能混过去,而现在他完全成了个活生生的大男人,这就让我有些吃不消,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变回去,这太容易露馅了,而且街坊邻居要问起来怎么办,爸妈搞突袭怎么回答,我还要编谎骗他们?

 
那得圆到什么时候去。

 
我叹了口气,索性起床跑到书房里,把当初装闷油瓶的那个锈迹斑斑的灯拿出来看,其实这玩意儿除了那次闷油瓶从里面跑出来以后就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了,而且后来这家伙也没说要用它,好像也不需要这盏灯。

 
但是闷油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要是这盏灯被砸坏了,这家伙会不会……

 
“吴邪?”

 
乍一听到身后的声音我差点没手抖把灯给扔地上去: “小哥,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啊……”越说到后面我底气越不足,这家伙正盯着我看,似乎不太明白我为什么会抱着灯瞧。

 
“那什么,小哥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随便看看。”我打着哈哈想把这茬给混过去,结果闷油瓶却没这么轻松就放过我的意思,估计他也是知道我在担心怀疑什么,沉默了一下忽然低头看我:“你想知道什么?”

 
我下意识脱口而出:“我能知道什么?”

 
闷油瓶动作顿了一下,从我手里拿过那盏灯摸了一会儿,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波无澜:“从我有意识开始,我就已经在这里面了,但是我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却没有记忆,只知道在特定的时候自己会想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继续道,“这盏灯如果连续被敲三下,我就会出来,再敲三下,就会回去。”

 
听他这么说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感情是这样,所以那天我把这灯给敲了几下他就出来了,还带回收装置的?我心里忽然偷偷笑,哪天等我看不顺眼他就敲三下,吃多了我也敲三下,看他还能不能搞破坏,吃我的喝我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还治不了你的小破灯了。

 
“那从前有人喊你出来过吗?”

 
闷油瓶点了点头:“他们会让我实现他们的一个愿望,不然就丢下我,或者弄坏这盏灯。”

 
还有这种事?我倒是真没想到闷油瓶是这样到我手上来的,听闷油瓶这么一说心里直泛酸,闷油瓶当初被人卖给自己的时候就是一种丢弃吧,一想到之前那家伙实现了愿望竟然还把闷油瓶卖掉,我心里就来气得不行,就这样了还替他们完成愿望,“那你真都替他们完成了?”

 
闷油瓶这回迟疑了一下,似乎不确定我在考虑什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你叫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法力了,法力用完了我就会变小。”

 
这家伙……我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他是在怕我也觉得他没用会扔掉他,所以才这么说的?我在心里叹气,所以之前他故意惹我生气做的那些事也是在试探我到底会不会扔了他?或者只是认定了结果,所以无所谓,甚至趁机享受?

 
“那如果我买了这盏灯,但是就一直放着,你难道要一直在里面不出来吗?再或者我要一失手把它给弄碎了呢,你看,这灯锈成这样,就算他们不砸也迟早都会坏的,那到时候你怎么办?”

 
闷油瓶的表情看起来很困惑,似乎还真的从来没考虑过这些,看了我半天也只能摇摇头。

 
“我只知道,如果它坏了,我就没有家了。”

-

喜欢就给个小红手小蓝手吧~每一次都是写下去的动力啊2333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