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城管有点忙》02(城管瓶x小贩邪 短篇 轻松甜 HE)

购本戳我 或者直接搜“盗墓笔记 相遇”


02
 
人活着还是得靠自己,胖子是指望不上了,于是我自己倒腾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从市场上寻摸回了一个推车,实际上是个三轮,但已经被改装好了,推车上什么都有,连煤气罐子的地儿都给留了下来。
 
这回我不打算卖二元铺了,改成早晚餐夜宵铺,专卖馄饨。

 
我拍了拍那辆崭新的小三轮,心里高兴得不行,和铺子里的伙计打了个招呼就跑了趟超市,什么馄饨皮儿啊猪肉馅都制备齐全了,说起来我会做馄饨还是从前我爷爷教的,他做的可不是一般在手里揉一下就扔碗里的粗糙货,而是用水煮了能浮上来一团一团涨饱了水跟云似的云吞。

 
软而不烂,汤鲜肉嫩。

 
等到了晚上我还是给胖子打了个电话,他一听我要摆摊一转脸又热络得跟是我亲兄弟似的,见了面以后,之前我说手头拮据那茬提都不让我提,嘴上跑火车似的开始打包票,拍着胸脯就给我保证这回一定负责我的安全,坚决不被那个张起灵给查到,对他的态度我就跟看马戏团里的杂耍小丑似的。

 
你可劲就吹吧,我心里冷笑啃看着他,我早都打听到了,丫全街的小贩都知道,哪次城管来了一扭屁股不是你跑的最快。

 
不过晚上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胖子说到后来这么给我提了一句,我琢磨着还是有点道理,谁不想下班,城管也是人,白天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晚上都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等着回家呢,鬼才去值夜班,跟小贩见天的周旋。

 
“不过,”胖子见我那热水咕嘟咕嘟烧开了,盯着馄饨差点没流口水,趁我不注意顺手就往里给我扔了几个包好的馄饨进去,“晚上要是碰到城管,千万别正面对抗,能跑就跑,跑不掉就认怂,别跟人家硬气,知道吗?”

 
“怎么着,晚上黑灯瞎火城管会打人啊?”我一边拍掉了他还要往里扔馄饨的手,一边盖上锅盖。

 
“说不准还真有可能呢?天真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大晚上值夜班的能有什么好脾气?人家都回家了凭啥自己就在这儿转着,还要贴罚单,赶摊贩,他心里多憋得慌?”

 
我一听还是这么个理,明白胖子的意思就是人家晚上的脾气都大,碰到就认个怂,免得到时候惹毛他们了以后在这杭州城都被当典型批斗,那可就真是结下梁子了,说不好在这里的活计都要被断,以后就再也甭想做小贩,“但是晚上我听说好像都没什么人啊,又不跟白天一样他们人多势众的。”

 
胖子一看我这样就神秘兮兮地笑了,一摆手指:“你知道大晚上的最容易碰上谁吗?”

 
我下意识就坐直了:“张起灵?!”

 
这货是个工作狂吧,还是因为太讨人厌找不到老婆,一天到晚只知道加班,听胖子之前说这杭州的摊贩十成被抓住九成就是他干的,也太他妈不是人了,为了业绩不给人留活路,迟早有一天要被群殴。

 
我愤愤然想着那天被抓的情景,满脑子只剩下那闷油瓶满脸淡定地一句“继续收”。

 
胖子递给我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刚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这货忽然闻到了馄饨的肉香,嘴巴就开始馋了,什么都顾不上就在那嚷嚷:“天真,没想到你做馄饨也是一绝啊,那香味把胖爷馋虫都勾出来了,正好胖爷今晚还没吃饭,你那馄饨也该煮好了吧,现在也没外人,胖爷我给你尝尝,看看闻着香的,那质量和口味到底过不过关。”

 
“去你的,想吃你就直说,这碗反正也是你下的,给你就给你吧,就当你给我提醒的报酬了,好吃得给我宣传的啊,对了,下次还要给钱,我这小本生意多不容易,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说要提醒我城管结果自己跑了的,害我车子都没了,下半个月又要饥一顿饱一顿。”

 
胖子吃东西的手一顿:“嗨,前几天晚上那就是个失误,胖爷跑惯了,就把这茬儿给忘了不是,你用屁股想都知道,胖爷哪是那样的人啊。”

 
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不是就没人是了。

 
我暗暗腹诽他这不靠谱的一句,压根没把他这话当真,城管还得自己看,这回我可是带着和那个闷油瓶大战三百回合的伟大目的来的,打死都不能再玩儿游戏了,不膈应死那个张起灵就决不罢休!

 
“他娘的天真,前几天晚上趁着咱们跑干掉咱们英雄那货又上了,你快点来,胖爷今天不杀他个片甲不留这一年手速就白练了!”

 
我一转头,胖子正抱着手机在那儿上了游戏,神情激愤肥膘直抖,尤其是那游戏画面,那家伙差点都快把胖子干掉了,这一下看得我热血沸腾,恨不得一下冲上去帮胖子玩儿死他。

 
“我操这孙子,呸又死了,天真你还在那磨磨唧唧干啥呢,还不快上!咱们俩一定能干他娘的!”

 
“胖子你再等一会儿,我马上上来跟你报仇!”

 
这一口气和胖子一下酣战到了晚上九十点钟,断断续续我这摊子竟然也卖出了十几碗的馄饨,对比起前几天没干什么就被收摊子的悲惨经历简直是大丰收,等到街上摆摊的就剩我跟胖子两个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整条街其实都已经没什么人来了,我手上还拿着手机准备再打一盘就走,头也不抬喊着胖子,结果几声下来都没人应。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这货收拾得有这么快吗?

 
我又喊了他一声,跟闹鬼了似的就是没人应,我不禁觉得这会儿的夜风吹在身上浑身都有点发凉,总觉得身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难不成这胖子还能被大晚上出来的妖怪吃了?

 
还是……

 
我咽了口口水,抱着必死的决心,猛地一抬头,果不其然胖子连人带摊早都没了踪影,而在我面前现在就剩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操他妈的张,起,灵。

 
-

评论(1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