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8(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填了印调的宝宝可以下手了~看我看我,更新这么勤快~感觉填的好多买的好少,太不真实!买多加更信不信!一天多三本当天随即加更文一次!新文旧文随便来~数量都是可以看到的战吗2333,我觉得可以光明正大偷懒了~

顺ps,我的赠品都备了好多,感觉要送不完

地址戳我

08
 
自从那天闷油瓶变回来之后,没过两天就又回去了,于是我就拿那盒巧克力又让他吃了一次,这家伙果不其然又变大了,没想到巧克力还有这种特殊的功效,后来又琢磨了一下,大概是热量高的缘故。
 
“小哥,要不我今晚带你去吃饭吧,你看你来了这么多天,也没好好请你吃顿饭,趁现在你变成人了,咱们也去潇洒潇洒。”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我想着上次他吃巧克力大概有两天才变回来,这回才变回来了一天,应该比较稳当。

 
而闷油瓶对我的提议几乎不会有异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乎就是从那天告诉我他的过去开始,这家伙就好像比从前更顺着我一些了,一般我让他做什么都会乖乖去做,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跟个地主似的欺负这不食人间烟火的闷油瓶子,这几天连他的零食都少了一半。

 
闷油瓶一句话没说,这家伙正在逗二哈呢,不过看着我要出去就点了点头,把二哈的脑袋放开。

 
二哈跟救命似的一溜烟跑进了里屋,声音呜呜呜的,听着还很可怜。

 
我对闷油瓶这种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家伙第一天受了欺负,这些天就没消停过,这只狗也是可怜,碰上了这么一个奇葩,虽然俩家伙好的时候能合起伙来翻箱倒柜偷家里零食,但每每分赃不均闹掰以后都是闷油瓶在折腾他。

 
也不知道那胖子回来看见这狗现在这怂样会作何感想。

 
“小哥,你想吃点什么,我看一般在家里吃的时候,你对肉类比较感兴趣?”

 
闷油瓶走在我旁边,想了想竟然开口道:“西餐。”

 
我操,你怎么知道西餐的,那肉多贵啊,还不如直接在饭馆点只烤全鸡吃的爽呢。不过或许是我惊讶时间太久,没来得及回应他,闷油瓶犹豫了一下,又改了口道:“那吃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眨了眨眼,这家伙变得也太快了吧,但稍微一细想其中的原因,觉得心里就有点替他觉得不舒服,这闷油瓶就算是个神也不是全能的啊,哪能一直满足他们的愿望,再说他遇见的什么人都有,也不是他能决定的,那万一碰上一报复社会的说要地球毁灭,难不成全世界还真跟着就大爆炸了?

 
就算是这样,他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以后却不能得到任何回报,还要被榨尽最后一点价值卖出去,一次一次地消耗,到最终变成迷你的模样。所以他先开始骗我说没有法力,告诉我实话之后又开始小心,都是因为不想再离开了。

 
不想再被丢弃了吧。

 
“小哥,没事,我和他们不一样,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不会丢下你的……我们去吃西餐吧,这点钱我还是有的,可以请你吃个痛快。”说着就下意识握了握他的手,原本是想安慰他的,结果也不知道这货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一下就把我的手反握住,这大街上的人来人往,我这张老脸噌一下就热了,“操,这他妈的大街上你抓我的手干什么,快点放开,别人看到就完蛋了!”

 
闷油瓶任我乱扑腾,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盯着我很久:“是你先抓我的。”

 
“……”

 
我能许个愿让时光倒回去吗!

 
最终我还是和闷油瓶坐在了西餐厅里,这家伙什么也不会,当然他也不在意,好在这西餐厅也不是什么很高档的那种,所以就算他一口把整块牛排都咬到嘴里也没人出声说他,我则感受到了来自服务员和邻桌奇异的视线,看他那面无表情但真真实实吃得嗨的样子,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诶诶,小哥,注意点影响,这不是在家里你干什么都无所谓,别人都看着你呢,诶!”我好不容易偷摸提醒了他两句,结果这货似乎理解错了重点,看着我眨了眨眼睛:“家里做什么都可以?”

 
我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是啊,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这回倒是听进去了我的话,但是拿着面前的刀叉却半天都不动了,我估计这家伙是不会用,于是就给他做示范:“人家其实已经把刀叉的左右手给你摆好了,你直接拿起来用就可以……算了,你还是看我吧,一般是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就像这样……”

 
结果我还没说完,就看到他拿起刀叉已经开始地切牛排了,虽然动作生涩了一点,但竟然还有模有样,吓得我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我操,你会啊,你不早说,在那儿装什么呢?”

 
他倒是淡定地摇了摇头,视线往旁边瞥了一些,说出了真相:“刚刚学的。”

 
我跟着往旁边转了转头,好嘛,这西餐厅中间那柱子上不正好有个小电视在介绍食物和用餐规定?我在这瞎操的是什么心。

 
于是我看着闷油瓶,等他好不容易没出岔子把东西吃得差不多了,又琢磨着时间还早,就和他商量:“小哥,我想这次既然带着你出来了,不如我们吃完了就去看电影?玩一趟也不容易,不让你好好体验体验生活怎么行。”

 
闷油瓶闻言抬眸看着我,停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刚想说点什么,结果我一下就看到他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心里咯噔一下,这表情我太熟了,之前见了两次,都是要缩水裸奔的前兆,一下从座位上蹦起来拉着他就往厕所跑,后面服务员似乎喊了我一声,我也没敢搭理。

 
还好反应得快,我几乎是刚把他拉到厕所,这货就直接从我拉着的手里滑下去了。

 
我一下关了门,匆忙往底下那几件衣服里把闷油瓶扒拉出来,总觉得每天这么玩儿估计得被吓出心脏病来。看到他的时候果不其然这货已经缩成了原来的模样,我刚想拎他起来,却被他一下挣脱了。

 
这都什么毛病,还不让抱了?我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就嘱咐他不要到处乱跑之后就跑回原位把背包又拎进了厕所,期间还被服务员大声喊了好几次先生,隔壁几个顾客也盯着自己不知道在议论什么,但现在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又没带他的迷你套装,只好用背包装一下算了。

 
“小哥,我现在带你回家,你怎么吃个肉也会缩……”

 
“我想去看电影。”

 
“我知道,我这不是要……你说什么?!”我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结果对上闷油瓶那坚定的目光僵持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我妥协了,去就去吧,好不容易看着闷油瓶这么想做一件事。

 
只不过当我背着包里的闷油瓶出来的时候,却冷不丁看到有几个女孩子从我刚刚出来的那个门进去了。

 
我愣了一下,猛地一抬头——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刚刚服务员会那样喊我了。

 

评论(1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