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完结(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相遇》至此就完结啦,《大神》未公开番外就在书里喔~一个车番,预售还剩三天,时间差不多了,喜欢的小伙伴可以下手买本啦~另外我已经开始上班了,以后更新可能会慢一点……总感觉告别了一种生活一样,上班真的好忙,很不适应~然鹅新人不敢偷懒!

感谢一路有你们。


购本地址戳我~


10
 
“我说胖子,你就不能靠谱点,你看你这一过来,我还以为你家藏獒总算发现坏人要立功了,叫这么欢。”虽然铺子里黑咕隆咚的,但我一下去还是看到了胖子那明显的体型,结果就听那胖子骂了两声:“他妈的的天真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啥叫看见坏人啊,咱家藏獒这是想胖爷了,表示热烈欢迎呢。”
 
“还热烈欢迎,欢迎你的狗他妈砸了我的铺子啊,这些碎地上的瓶瓶罐罐可都价值不菲啊,我这是古董店,到时候你都要照价赔的知不知道……”我跟着胖子去扶店里的架子,然而话还没说完,胖子本来帮我收拾的动作忽然一撤,我差点没被那实木的架子直接压下去。

 
“**妈的怎么这么不道义,死胖子你要谋杀……小哥?!”

 
胖子一脸惊恐,跟要被强了似的地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那堆碎瓷片上翻找的闷油瓶,这货竟然还是光着身子的,我郁闷地看了看胖子,就听见他问:“天真啊……你丫什么时候养的小白脸,竟然在胖爷面前耍流氓,你要知道胖爷只喜欢大姑娘的啊,坚决不受男色勾引!”

 
天地良心,我明明让他要么变小要么去穿衣服再下来的,勾引个屁!

 
“喂,小哥,小哥?你在找什么呢?”我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帮他打开了手电,就看到闷油瓶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然后伸手从那堆碎片里捡起来了什么。

 
我一愣,这个碎片……是那盏灯的?!

 
“小……小哥?”

 
“……”

 
送走了胖子和二哈以后,我就走到闷油瓶旁边,他自从刚刚找到了灯的碎片之后就一直闭起眼睛沉默着,一动不动蹲在墙边,忽略他浑身光溜不穿衣服这个事实,这模样本身还是很让人心软的。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之前说过,灯破了他就没有家了,我不清楚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好在他的身体暂时没有不适的表现,如果这家伙要是和神灯是一体的,灯没了人也会一命呜呼,我觉得我会绞尽脑汁把那条狗捉来上尽十八般酷刑的。

 
但是现在就看闷油瓶这样也不是个事,我尝试着去握他的手,然而这家伙几乎没有反应,“小哥,你先别着急,我还在呢,而且你现在不还好好的吗?就算……无论以后怎么样,我会一直陪着你好不好?”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差点没忍住红眼,万一闷油瓶真的会因此消失……我咬着牙又攥紧了一点他的手,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个人一直留在身边了。

 
一辈子留着。

 
“小哥?”

 
结果说完半天以后闷油瓶似乎才听见这句话似的慢吞吞睁开眼,我这一刹竟然开始怀疑这货是不是真睡了一觉,他眼睛竟然还有点惺忪的意味,莫非我那些感情都是白酝酿了吗?!

 
“吴邪?”

 
“没事,你就在这接着睡吧。”我松了手转眼就打算走人,这家伙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就他那灯没了都一脸睡觉最大的模样,以后要真跟他在一个被窝里厮混,这货会不会中途喊停,然后瘫着脸说咱们睡觉吧?

 
和这种面瘫在一起是没有性福的。

 
结果下一秒他就反手拉住了我,忽然一下把我拉进怀里抱住,我被这一下弄得愣了半天,不知道闷油瓶又是怎么了,忽然间脑洞大开,心说这货不会才接收我刚才的话吧,灯没之后收消息变慢了,难不成那灯是个WiFi,这会儿在闷油瓶脑子里网络延迟得厉害?

 
“小哥,没事了,没事的。”然而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还是回抱住他,虽然光溜溜的摸着有点奇怪,但这一举动明显给了闷油瓶一些鼓励,这丫直接对着我的嘴巴就啃下来了。

 
“喂……唔!”我瞪着眼睛索性也就不推开他了,这家伙什么毛病我还不知道,唯一的感觉就是——和他接吻还挺舒服的。闷油瓶的舌头打着转就想进我的嘴巴,经过先前的一个吻我也学精了,任凭他舌头随便舔嘴巴就是不放他进来,这货果然有点急,不过后来也学聪明了,索性耐着性子慢慢来,弄得我抓耳挠腮恨不得把他舌头抓起来打个结。

 
然而打结的难度还是太高,到了最后我也只惩罚性地咬了他的舌头一下,咬完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

 
看你嚣张。

 
他眉头微皱了皱,动作停了一会儿,忽然一下抱紧了我,舌头趁势一下就溜了进来,在我的口腔里肆意扫荡,这回我真的是动弹不得,这他妈已经是今天晚上第二次了,再接下来是不是该往床上扔了?!

 
不过闷油瓶的脑回路显然总在我的意料之外,这家伙舒服了就是舒服了,光着身子都没想过还要再干点什么,没过一会儿我看见他竟然又正经起来,看着我叫了一声:“吴邪。”

 
“哈,呼……小哥,怎么了?”

 
“我知道了,”闷油瓶的嗓音依旧是淡淡的,但我却从中听出了些轻松的感觉,直觉他应该是知道神灯碎了以后怎么办的问题,他之前说过,他的一些记忆需要在特定的时候才能记起来,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我就听见他接着道,“灯一旦没有了,我就会逐渐成为一个普通人。”

 
他顿了一下,解释道:“和你一样大,会生病,也会变老。”

 
“真的?”我有些不可置信,心里一下惊喜起来,丝毫没觉得生病变老这有什么不好,或许从前我还会羡慕其他人眼里所谓的神祇,但通过这些天和闷油瓶的相处,却越来越觉得对他来说,神灯不是庇护,更像是惩罚的桎梏,而长生则给这个期限设成了永远。

 
如今神灯打碎,脱去了这层神的身份,他反倒能真正作为一个人,自由自在地活着。

 
“小哥,”我握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扣在自己的指尖,心里打着小算盘就开了口,“你没有家,我来给你,你觉得孤独,我也会陪着你,从此以后我都不会丢下你……不过作为回报,你要实现我一个愿望。”

 
我故意卖关子停在了这里,结果闷油瓶认真地看着我,忽然眨了眨眼,轻轻笑了一下。

 
“好。”

 
我愣了一下,随即也笑起来。

 
心有灵犀,不说也罢。

 
-End-

评论(12)

热度(92)

  1. 琉璃子鸢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