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序 (半架空 长篇 甜虐 HE)

零.
  
我喘着粗气,肺里撕扯的疼痛几乎让我窒息。拼命用手撑上低矮的泥巴墙头,肩上的鲜血像开闸放水一样顺着双臂流下来,在翻身的那一刻几乎颤抖得要支撑不住,勉强在把身体挪过墙大半的时候因为没有办法维持一个相对平衡的力道转身,只能硬生生栽下来摔到一边,殷红混合着灰尘粘在身上,鼻腔里弥漫着浓稠的甜腥味,眼前不可抑制地开始逐渐发黑。
  
恐怕这回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在长白山脚下的偏僻村庄里,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及时赶过来护着我的人。
  
我低低苦笑了一声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费力睁开眼睛,模糊捕捉到黑色的皮靴进入了视野。这时候的耳朵反而好用了不少,难道是回光返照的缘故,不然先开始在那间旅馆的时候为什么没能及时发现他们的动作。
  
还是因为他们已经不屑隐藏,所以这声音越听越像是一种反讽。
  
“哟,没有想到,吴小佛爷也会有今天。”带着得逞意味的熟悉嗓音撞进耳中让我涌起一阵恶心,这样的感觉甚至超过了游走在四肢内的疼痛,我剧烈咳嗽了几声费力抬起手狠狠拔出那把刺在肩膀里沾过毒的匕首,鲜血瞬间喷涌出来。面前的人大概看出了我的挣扎,抬起手又补了一枪,却没有什么准头,只不过我没有多余的力气控制身体,随着子弹的冲击重重磕在泥地上,再次扬起一阵尘土。
  
反正是要死了,多挨几枪也无所谓。
  
眼前的人影由于眩晕而不清不楚,但即使不看我也能想象到他的面孔。那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此刻正在肆意地对着我笑。
  
“吴小佛爷,这张脸怎么样,做得像不像?”他看我自己没有反手之力,特意凑近了揪住我的衣领,盯着我一字一句道,末了忽然叹气,“可惜我不是最好的,所以你看到的是我。”
  
去你他妈的像,我扭头闭上眼,模模糊糊听着他的话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刀柄在心里回骂了一句,脑海中的思绪已经不受控制开始四处飘散,怎么不顶着闷油瓶的脸来杀我,就算再差只要不开口,至少我还会多看上几眼。
  
我任他扯着我的衣领,忽然抬起手把匕首死死往他身上扎进去,我不知道扎到了哪里,不过可能真的下了死力气,他疼痛的嚎叫是绝对不属于我的声音。
  
我很想笑,但在试着做这个动作无果后还是放弃了。我就说吧,要是他顶着闷油瓶那张脸,说不定我还要犹豫是不是该下狠手。
  
慢慢地,眼前的颜色越发浓稠,最后一点意识也散了出去,我以为在这种时候我能看到很多熟悉的脸,我想看看爸妈过年时候在家里忙来忙去,想看胖子头顶陶罐露出眼睛的埃及人造型,想看小花低头玩手机,瞎子坐在他旁边漫不经心笑的样子。
  
我想再看看闷油瓶淡然的眼睛,却不得不接受到现在也只有一个人的黑暗。
  
我忽然就觉得冷,伴随着冰凉一起蔓延全身的还有难言的孤独。
  
也好,到底只是我一个人。

-
新人发文,原创长篇,半架空,接盗八,吴邪性格在天真和邪帝之间过渡,甜虐都有,一天一章字数在4000+,文本储存很多可以放心食用。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