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二章 (半架空 长篇 甜虐 HE)

二.
  
电话是不可能打的,接通了他们也只能听到诡异的猫叫声。正在想短信应该发什么才能取得他们信任的时候,我忽然发觉自己遗漏了一件事。
  
迅速退出了短信的编辑状态重新又翻了一次那一百多条短信,我看到其中有三条是属于同一个号码的,来电显示我并没有把它存在手机上,是个陌生号码。
  
按时间算他首先打了一个电话,估计是听到关机的提示以后挂了电话,第二天又打了一次,之后隔了不到三分钟发来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一般的小广告,但是这个举动明显不太寻常。
  
如果是纯做广告的人会选择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其中的一种方式,他们会先通过一些渠道弄到他们既定的销售目标人群之后开始到处撒网,中间就算漏了一两个也没什么关系,效率和效益往往是首先考虑的因素,犯不着为了一个号码耽误太多时间,况且两种方式都用上,就显得有点多余了。
  
所以,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我首先排除了他是那一伙人的可能性,追杀我的我在心里大致有个范围可找,撇开这一层不谈,如果他们想确认我的情况也没必要这样做,因为拿电话的不一定是我本人,而我连电话都没开,就算后来看到短信也不会扯淡到回复一个小广告告诉他我收到了但是我不想买东西谢谢。
  
威胁就更不可能,最起码他也该跟我沟通一下如果不陪他可能会造成的严重后果。
  
所以对方应该想要提醒我什么,但又不能明说,我能想到就算那天我接到了电话对方也不一定会叽歪出什么。
  
想要达到提醒的目的又不能明说,我忽然觉得头疼,这摆明了又是出哑谜让我猜,从来没有人直接告诉我真相,撒谎有时候是为了保护一个人,但对于我来说这更像是种精神折磨。
  
所以我意识到这个人可能相当了解我,他近乎无声地相信我能够注意到这个提醒,并且会想方设法弄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不禁毛骨悚然,万一他的心思再深一点弄出小把戏等着我上钩,我可能一步走错就再也不复。
  
不过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他再能算也算不到我死了之后会成现在的样子,忽然又觉得我是在参与一版无间道特工猫智斗坏蛋的故事,这样算怎么着我也该是主角,就是希望这别累死累活到头来是个Bad Ending,于是我一边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好莱坞大片保佑,一边把手机壳拆下来加了张全新的SIM卡安上去,然后停用了旧卡。
  
手机和几张电话卡都是我从前准备不时之需的,每张卡里面的钱也都足够花上一阵子,在激活之前不会扣月费,除此之外其实家里还放着另一台崭新的手机,不过现在暂时还用不上。
  
放弃了之前要给胖子回短信的想法,我现在几乎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就是吴邪,贸然发短信过去只会给他增加疑虑,万一他正好遇上麻烦,干扰信息可能会误导他的判断。倒不如这几天多回来转转,他或者小花要是真来了我还要考虑有多大希望让他们确信吴邪就是眼前这只半大的黑猫。
  
用不太伶俐的爪子按下几个字发短信激活了它,新卡我就没有什么特别的顾虑了,只要没有人刻意去追踪定位,我完全能利用它做到很多事,当然前提是不打电话,用短信叫个外卖还是很方便的。
  
任手机摆在插座旁边充了电,我默念了一遍那个奇怪的号码窜到沙发上,不用担心有其他危险,算是结结实实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
  
家里是没什么吃的,除了几包上次买回来多的压缩饼干和一些干粮能放,其他的也早就坏了。
  
我伸了个懒腰抖抖猫身,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浑身都是一股奇异的味道,熏得我不舒服,跳下沙发仰头看着周围想了想,窜到厕所旁边的洗手台上,推开热水的水龙头,等到水温差不多了以后按下水漏,接下一小池的热水,直接躺了进去。
  
抬眼瞧了里面的浴池,我想以后它估计都不会派上用场了,除非我想训练自己游泳,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做好保护措施,万一不小心溺进去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挂在自家的池子里,而且当事猫没有自杀的念头,一切都是自己作的,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鉴于爪子不太方便我也就没有往身上抹泡泡,等水变温了以后直接放掉,再推开水龙头过了把淋浴瘾,这才满足地从头到尾抖开身体,在毛巾上蹭下残余的水珠,跳小窗离开了家。
  
这次我没有翻墙,而是直接跑到前面的铺子溜过去,期间看到王盟还是很敬业地晚开了半个小时铺子,一心一意窝在柜台后面打游戏,桌上堆了几个吃剩的快餐盒,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动静。
 
我没有看到电脑上的画面,但是点错爆炸的声音暴露了他在扫雷的事实,那个台式机都工作四五年了,高级一点可能也就玩个连连看,但我印象里他好像从来都没关注过其他东西,什么时候听到电视剧的声音可能意味着他已经交上了女朋友,恶补进度好约着一起看。
  
我有点庆幸,还好没让他也被连累着摊上这堆事。加工资是不可能了,再过几个月我琢磨着得让他卷铺盖滚蛋,等那张卡上的钱自动划完以后,他就永远没钱领了。
  
从前他总是抱怨我的不好,现在想来我还真不算是个好老板。
  
不过就算当初有选择,我大概依旧会毫不犹豫再次走上这条路,他们都是站在悬崖边的人,需要一个人去拉一把。我不吝惜自己的命,反过来,我也绝对相信他们会一样做。
  
我试着咧开嘴笑了笑想表达这时候的感觉,却没法看到猫脸上的表情,在心里想了一下估计效果不太好,于是收敛起来仰头看到阴沉沉的天,避开人流再次钻进了商铺的夹缝里。
  
迅速解决掉了两个包子,就当早午餐一起吃过,看着剩下的最后一餐饭没有挂回原处,考虑着是该再出去觅个食还是在馊之前把它们都解决掉,这里是不可能再放了,无论是大太阳还是下雨都要玩完。
  
我咬着袋子跃上墙头,小心避开玻璃碎渣,看到另一头的景象一时间愣了愣。
  
昨天还放在地上的箱子已经全部不见了,小院里现在已经空落落的,好像昨晚上只是个幻觉。
  
我心里大概算了算,那些箱子散堆也有六七十来个,没有一个卡车是装不了的,就是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如果重的话全部搬走还要费一些时间,现在大概是上午的九点多,这样一来他们可能五六点就开始运东西了。
  
本来不该管这些闲事,但我心里总隐隐有些奇怪的感觉,甚至莫名不安。把袋子随便挂到墙头之后就跳到了另一边,荒芜的杂草很好地遮住了猫身,我尽量小心不发出声响,在草丛里观察着周围。
  
这是个很大的样板房,背对着这条街的商铺,我在杭州待了十几年对这里也相对了解,印象中我没有见过这个房子,而且这间房子正面的街道应该比较冷清,属于偏僻的地段。样板房一般是施工队在附近施工时候民工临时吃饭休息的地方,如果隔得远也有人晚上会打个铺睡在这里。
  
我仔细回忆了最近杭州的情况,既没有地铁修建通过这里,也没有新施工的商品房小区,那在这里修这么一个东西是要做什么?
  
我脑中忽然蹦出了倒斗的场景,心说难道这丫是修个房在底下直接开挖打盗洞?被自己这种奇怪的念头乐到了,之前的不安随之消退了一些。倒斗是不可能了,要说他们是聚众赌博或者吸食毒品或许还信些。
  
钻出草丛从房子后面绕过去,很奇怪的是样板房只有一扇窗一个门,如果是施工队民工在这里住的话应该会按同等大小隔开,每间单独的屋子里都有门窗配备,这说明这个长房左右是联通的。
  
我摆下尾巴盯着前面虚掩的门,心里稍微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
  
看看又没什么,一只猫而已,就算被发现又能怎么样。我下了决心刚一抬脚,却猛然间听到远处传来的细碎声响,心里一颤下意识往草丛里趴,停了一会儿直发虚,索性转头往后面看,一只灰猫正站在墙头拨弄着我的袋子。
  
他喵的吓死老子了,心说差点就错觉被人发现要抓住炖猫肉汤喝,这几年成天提心吊胆的劲还没过去,被一只猫搞成这样。
  
我迅速转身跃上墙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灰猫儿,它也停下了刚才的动作盯着我看,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竟然看得出它眼里明显的惊异和恐惧,目光下移,这才发现它身上伤痕累累,身体抑制不住地微微发颤,一只脚上的伤口几乎深到见骨,翻出的皮肉黏着扯下的灰毛儿,活脱脱像从难猫窟爬出来的。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它可能不是只灰猫,按照这个灰毛的不均匀程度,这丫从前很可能是白的。
  
此刻小灰依旧紧盯着我不放,虽然足够冷静沉着,但底气隐隐有不足,显然它也知道这是我的东西,可能自知有点理亏,加上现在打不过我不好轻举妄动。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战斗能力在猫界算是什么水平,不过对付这只还是绰绰有余。
  
我对着它“喵”了几声,大概意思就是这是我的东西,现在离开我不打你。
  
出乎意料这只没有立刻走掉,反而回“喵”问我能不能把东西让给它吃。
  
占便宜也不带这么直接的,刚刚碰面就蹭上饭了,这要是个人估计就是胖子那种类型的,自来熟。它这么一问我也就没多说什么,跳下墙准备再进房子里看看,我好歹从前也是个人,一顿饭而已,跟猫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只是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忽然响亮起的猫叫,声音里竟然有些恐惧,我听出它的警告意味觉得奇怪,反头就看到它到口的饭也不吃,就站在墙头盯着我,阴沉的云里正好闪出一道闪电,风一吹,活像恐怖片开头。
  
我犹豫了一下,看小灰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而让它恐惧的源头似乎就是我现在的举动。
  
我想回去样板房那边看看。
  
看了它一眼,我终是转身窜了回去。
  
它见我回来像是松了口气,咬住袋子里已经冷了的包子,跳回来到夹缝这一边狼吞虎咽起来。看来是真饿了,它很可能知道关于那个地方的一些事情,我的心思活络起来,一顿口粮换一个消息,还是很划算的。
  
等到小灰差不多吃完的时候,雨也终于落下来,哗啦啦的像泼水一样直往下砸,两只猫只能尽力往外延的屋檐下挤,但从地上溅起的水还是把身上的毛打了个透湿,不过它倒不介意,索性走到中间借着雨水开始冲洗自己身上的灰尘和血渍。
  
我感受到它的态度没有再主动问,等着它开口。
  
过了一会儿,小灰果然告诉了我它最近经历的事情,这件事让我觉得有些惊异,同时也知道了它一身伤的来由,在我看来倒不算很大,可能因为我从前是人,本身对它也没有什么关注。不过听下去就会发觉奇怪的地方。
  
它说的有些零散断节,我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大致还原了这件事的经过。
  
原本一个城市里有些流浪的猫猫狗狗是很正常的事,国外有些地方因为重视设立了这些动物的特别保护中心,不过国内的状态我觉得一般都是相安无事,有时候我在公园里也会看到一些喜欢动物的年轻人把身上带着的零食喂给它们。小灰说,原本它就算没有固定的停留地点,在外面虽然风餐露宿至少也算过得下去。只是在大概近一个月前左右的时候,这里突然出现了一批抓捕流浪动物的人员。
  
小灰提到他们的时候似乎还心有余悸,我能看到它的身体还在微微发颤。它说这个地方的绝大部分的猫狗都已经被抓走,它有一次也被捕获,然后关进笼子放到一辆大车上,而运送的目的地就是我刚刚准备去的地方。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有些惊讶,昨天晚上我虽然看到了一些箱子,但那里面不可能是装的活物,否则我一定会听到动静。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把捕获的猫狗运到屋里杀害,把尸体放到箱子里封起来,然后运往另一个地方。
  
后来小灰的解释证明我这个猜测是对的,它之后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看到过他们把箱子搬出,运离这里。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