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十四章(半架空 长篇 甜虐 HE)

十四.
  
我并不相信自己会看错,就算只有一瞬间,我也真切地辨认出来她的样子。我告诉自己怎么可能忘掉这个女孩子的面容,她在广西时候的性子的像是另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如果闷油瓶的态度是因看过太多而淡漠隔绝的话,那她就是不沾烟尘的通透纯真。
  
况且胖子那么喜欢她,这家伙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但是云彩死了,她的尸体我都见过,不可能有错。
  
之后的时间我一直心不在焉,就连冒牌货放到面前的热腾腾的虾饺也没心情吃,我觉得自己很需要好好理一理这些天所看到的事情,这些东西就像一颗颗断线的珠子掉在桌子下面,在我眼前若隐若现,而我正在努力把它们慢慢找回来。
  
从我被袭击死亡开始,到闷油瓶的突然出现,以及冒牌货的行为举止,现在连王盟似乎都被卷进这个无形的圈子里。
  
而这些仅仅只是我所见到的,那么在我无法接触的地方,又会发生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上收集到的珠子已经足够拼凑出一些片段,但这还不够,我的手里还差一根线。
  
一根能把所有珠子串起来的线。
  
“小乖这样子竟然好像心不在焉一样,小哥,这只猫你是从哪里带回来的?”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被谁轻轻拍了拍,一抬头发现是冒牌货,他像是有些好奇地看着我,然后转身问闷油瓶。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我努力撑起身体往桌上瞄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了看面前属于自己的那份虾饺,这俩原来已经吃完了,结果我还一个都没动,这会儿热气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我没多想就直接放弃了早餐,嗅了嗅随即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往凳子下跳,摆出一副要走的姿势。
  
被当成不饿或者嫌弃也无所谓,只要不被贴上“心不在焉”这种既贴切又极富人性化的标签,再饿几顿我也撑得过去。
 
果不其然冒牌货看见我的反应像是诧异地“咦”出声,眼睛在我身上转了转忽然笑着道:“小乖的口味这么挑?这里的虾饺做得可是最正宗的,竟然都入不了你的猫眼。”
  
实在不好意思,我心里不屑,这还不是为了骗你,用这种小伎俩。
  
然后冒牌货好奇地问了闷油瓶一句:“小哥你每次都喂什么给它吃的?”
  
闷油瓶想了想,回答道:“外卖。”
  
冒牌货若有所思点点头:“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猫。”
  
——二逼青年欢乐多,大人的世界你不懂。我神经质一样莫名其妙在脑袋里这么补了一句,努力埋下猫头笔直往前走,不让面瘫猫脸有对着他们俩破功的机会。
  
闷头走了不久我就感觉到俩个人跟了上来,不过这时候没了之前的气氛,冒牌货也没再开玩笑把我往闷油瓶的帽子里放。
  
不过回想起当时窝在他的帽子里的感觉,竟然出乎意料的好,我甚至能隔着衣服感觉到从闷油瓶身上传来的温度,这样的感觉很让人安心,好像真的不用担心他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了一样。
  
这么漫无边际地想了一路,等走回铺子的时候耳边忽然就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简直是要把人吓跑。
  
“天真,小哥!”
  
我先是一愣,下意识就想问胖子你他*是什么时候从广西跑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但话到嘴边却猛地停住,抬头怔怔地望着那个胖硕的身影直接走过我,狠狠拍了拍冒牌货的肩膀,然后结结实实给他来了一个拥抱。
  
“他娘的天真,胖爷这辈子都没想到竟然还能真见着你,还是跟小哥一起……”
  
“胖子你他妈的都在乱说什么,怎么了你就咒小爷死,看见这几年你活得不如我快活就嫉妒了是吧?”冒牌货哈哈大笑着打断了胖子的话,挥拳朝胖子的肩窝子就直接砸了过去。早晨的阳光照进他的眼睛,满满的都盛着笑意,没有任何虚假或芥蒂,就好像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开心。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脑海里只有“他果然先开始认定我已经死了”这一个念头,但却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事实上也不用有任何动作,因为这时候没人会注意到我,没人会需要一只猫给予一个微笑或者拥抱。
  
我在很早之前就觉得自己已经接受了现实,准备好了以一个足够强大甚至淡漠的心态去面对一切本不该的失去。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真正发现,有些东西并不是想就可以做到。
  
并不是想就可以放下。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里有力的跳动,同样也能感觉到它再次微微颤抖。
  
我已经熟悉了这种感受,知道它稍微地有一些难过。但我不能沉溺在这种情绪里,放任是懦弱,更是逃避。
  
“胖爷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别总把你那副知识分子的歪歪肠子往胖爷身上招呼,咱们从来都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胖子不满意似的哼了哼,转头对小哥笑,“你说是吧,小哥。”
  
深呼吸平复下有些不舒服的情绪,我这才抬头随着胖子的话看向闷油瓶,却意外地发觉他不紧不慢地从我身上收回了视线,淡淡地看了胖子一眼,没有说话。
  
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难道刚才这家伙一直在看我?
  
冷汗几乎是瞬间就刷地往外冒,闷油瓶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注意我,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我的?这对他对我而言都太不正常了,一般来说在碰到熟人的时候人的反应会和陌生人不一样,内心情绪会有更多的表露,想要观察一个人的心里活动,这时候绝对他妈的是不错的选择。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往铺子里走,心里却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把我的身份已经猜出了个七八分,但我不能确定的是冒牌货的问题,这家伙的伪装这时候让我都忍不住想给他鼓个掌大叫声“perfect”,但我无法知道他现在在闷油瓶心里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是完全确定他是吴邪,或者对此有所怀疑,再者他其实不信任吴邪这个人?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前脚刚跨进铺子的门,就再次直接愣在了当场。
  
眼前明晃晃的粉红色手机盖“啪”地被合上,坐在贵妃椅里的小花悠哉地看了我一眼,端起桌上的热茶抿了一口,这才似笑非笑对着王盟道:“没想到,你们家老板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来养猫。”
  
我有些苦涩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小花的反应在我的猜想之内,对于先开始我已经死了的事实到现在看到冒牌货站在他们面前,实际上我跟他的接触并不算太多,只有这几年才慢慢熟络起来。
  
但看胖子的样子大概没认出冒牌货并不是真的吴邪,他那亲热劲儿从云彩离开之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概是真的开心吧,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原本就不多,这几年的生生死死和相互扶持更是让我们珍惜身边的这些人。我心底很清楚,有些东西消失了就不可能再找得回来。
  
小花倒似乎对我很感兴趣,翻了盖子对着手机摁下几个键调整了一会儿以后就直接把它靠在茶杯旁边,轻俯身朝我拍了拍手伸开:“来,小家伙过来我抱抱。”
  
去你的,我心里骂了一句,小花你这是什么时候对猫有这么大兴趣的?我怎么记得前几个月在北京我调侃你寂寞不如溜只猫玩玩儿的时候,你那脸色黑得跟我的屁股似的,这才几个月不见就转了性?
  
当然小花不可能知道我腹诽他的这些话,否则不会还维持着这个神奇的姿势笑得跟个傻子……好吧我得承认那笑容的杀伤力真他妈不是一般的大,八成是唱戏的缘故,那双眼睛简直跟会说话似的无视了沟通障碍直接深入猫心,如果我要是只小猫肯定立马就投入这个家伙的怀抱了。
  
很可惜,小花啊小花,你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点,这只猫智商不比你低,别以为俯个身露个锁骨老子就会缴械投降了。
  
我想来想去,却实在想不出究竟有哪里不对,停在原地一直没有上前去,因为我能绝对肯定的一点是小花对毛绒绒的动物一点都不感兴趣。
  
他在怀疑我,或者是这只猫?
  
如果说之前我还想着见到小花跟胖子以后要用尽段数让他们相信我是吴邪的话,现在的想法就是不能提前暴露,有这个冒牌货横在中间,按照本来的逻辑,他们信他也不会信我。
  
但是小花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我,耐心竟然好得出奇,这更让我感到不正常,但因为我所见到的一切缺失了一条线,所以现在无法做任何可靠的推测。
  
就在我依旧迟疑不定的时候,调笑声直接从门口传来:“王盟,看来咱们的推测有误,不是小哥通吃,小乖才是通杀的那个。”
  
我心说你知道就好,迟早有一天你也要拜倒在老子的猫爪下。
  
小花这才笑着起身,抬手跟冒牌货打了个招呼:“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个发小,我以为你们铁三角一重聚其他人就都是过眼浮云了。”
  
冒牌货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你说哪里的话,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忘了你这个漂亮姑娘,你说要嫁给我我可一直记着呢。”
  
小花闻言一挑眉毛直接瞪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倏柔了下来,一双眼睛像含着汪水,趁冒牌货看得发愣的时候一揽他的肩膀,顺着他的耳后一直伸到衣领里毫不忌讳地摸了一把,冒牌货脸已经发烫正要发作,小花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忽然恢复了常态摆摆手:“这下扯平了,说正事,一个多月之前胖子给我来电话说联系不到你人,两个电话轮着打疯了一样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打到铺子和盘口也都说你不在,那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我……”冒牌货听到却一愣,然后皱眉想了想,慢慢摇头,“我不记得了,关于这几年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像是空了一样,我只知道有人要干掉我,所以我只能跑。”
  
“所以天真你就从长白跑回了杭州?”胖子这时候也收起调侃,看着冒牌货挺认真地问道。
  
“长白?”冒牌货不可思议地望向胖子,又看了看闷油瓶,后者听到这句话也有了反应,转过头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是从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跑出来的,离杭州应该不太远。”
  
“你每年都会去长白,目的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没忘。”小花语气稍微冷了些,不经意瞥了闷油瓶一眼。估计是和我比较熟的缘故,他对闷油瓶的感觉一直不是很好,这次又因为我出事,虽然我一直认为这是我自己的意愿,跟闷油瓶没什么关系。
  
冒牌货这回没有迟疑,点了点头:“我要确定路线,以后好找小哥。”
  
胖子叹了口气,拍了拍冒牌货的肩膀,然后顺手就一揽,笑着开口:“得,胖爷我现在看见天真你还活蹦乱跳的就安心了,难得小哥也没在那什么狗屁破大门里面待着,咱们几个人还能聚在一起,这他娘的就是缘分,今天这顿你可别想着赖。”
  
“哪能啊,胖子你这说的什么话,总把小爷我往黑了描,今天中午楼外楼我包,下午随便你们点地方怎么样?”
  
“嘿,天真你可太会偷懒了,”胖子听到他的话像是在意料之中一样,头一摇就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胖爷馆子吃腻了,现在特别怀念家常菜。”
  
冒牌货嘴一撇,一摆手特豪气道:“今天西湖边的家常菜馆小爷包场。”
  
“说你天真还真就天真上了,”胖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直接拿拳头朝他招呼,“脑子在被敌人搞偷袭的时候摔坏了吧,胖爷这是在替你省钱知不知道?”
  
我心里奇怪,胖子的意思就是要在我家吃饭,可是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从前他来找我吃饭的时候哪次不是直接上馆子拿起菜单就往最贵的点,搞得我看着他点菜的姿势都觉得肉疼,这丫就从来不会有“替你省钱”的念头。
  
这下冒牌货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像发现新大陆了似的把胖子从头到脚仔细瞅了一遍,觉得不够似的又伸手直接扯他的脸,一边扯一边笑骂:“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胖子是这么好的人,难道你戴着人皮面具?”
  
胖子一听“嘿”了一声就要继续理论,小花原本站在一边,看到他们俩没完没了的索性把两个人扯开,对着冒牌货指了指门外超市楼顶的牌子:“去吧,吴邪,今天中午就指望着你的饭了。”
  
冒牌货虽然似乎像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一挽袖子就出了门,招呼王盟跟着,随即笑道:“走,今天铺子不营业,我会让小哥他们好好尝尝传说中的黑暗料理!”
  
目送着冒牌货跟王盟一起离开,我转头看向他们几个,心底的疑惑越来越重,隐约生了些异样的感觉。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