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二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二.
 
我被一吓,连忙抽出U盘丢进口袋里,闷油瓶已经拿着刀站在我前面,我抬起头,正好看见几个人从外面跑进来,反手带上了门,把控制室里的大件东西全部往门上堆。
 
只有一个人在一边站着,拿着枪正对着另一个被绑起来的人,不时指挥他们的行动。
 
等我看到那两个人的面孔时,我的呼吸猛然一窒。
 
拿枪的人我认识,留着黑胡子,是我在实验楼里面遇到的那一伙,而被他用枪指着的,是齐羽。他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齐羽按理说应该和小花在一起,如果要进来也应该是跟闷油瓶一路,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现在要解决的问题还不是这个。
 
我听着从门外传来的震颤声,心里一抖,这他妈的这伙人该不会是把外面那个巨大的容器给打碎了吧?
 
“艹你妈跟你们说了不要动不要动,是哪个不长眼的给老子敲碎的!”
 
“老大,我们没有……”
“你他妈的你们是傻了?赶紧给老子把门旁边这个东西给扣上!”
 
拿枪的看起来应该是这伙人里面带头的,直接往旁边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那个人正哆嗦着点头准备关门,结果一把匕首“嗖”一声,笔直地插在了门上。
 
是闷油瓶。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就看到闷油瓶朝他们走过去,控制室的门已经岌岌可危,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的样子,为首的黑胡子大骂了一声闷油瓶抬手就要开枪,结果被闷油瓶一个格挡,反手一扭就把他摁在了地上,疼得嗷嗷直叫。
 
闷油瓶拿了他的枪,像是有些不爽地瞥了他一眼,看都没看一眼就随手扔给了我。
 
我接了枪检查了一下子弹,刚准备说子弹只有三发,就看见闷油瓶伸手又从他身上摸出来几个弹匣丢过来,这才稍微满意了似的松了手,一边的齐羽看着这个场景只是冷笑:“我说你要注意这家伙吧,上次不听让睡着的都能跑了,现在又一招给人弄趴下,你到底行不行?”
 
“他妈的有本事别偷袭……哎哟——”
 
我看着齐羽毫不客气一脚又加在了黑胡子身上,心里默默给他烧了根香。
 
“本事差就不要找借口,”齐羽冷笑了一声,看着门冷冷道:“你知道如果你刚刚扣上了门旁边的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闷油瓶这时候已经对那边的两个人失去了兴趣,扫了一眼几个虎视眈眈却又不敢乱动的人,径直走回到我旁边,把我从地上捞起来往背上背。
 
我的视线越过闷油瓶,看到齐羽的目光似乎闪烁了一下,有些意味不明的神色在里面。
 
“小哥,我们找找有没有路可以出去。”
 
闷油瓶点了点头正准备往里面走,却听到齐羽在旁边道:“这里除了这扇门,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出去。”
 
我想起他曾经也是这里面的一员,刚才还在视频上看过他在这里面工作,应该对这个地方比较熟悉,说出的话应该比较可信,但我不知道的是,齐羽这个人能不能相信。
 
闷油瓶显然也是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它们在外面。”
 
齐羽捆完了黑胡子朝他点了点头,就听见黑胡子的手下喊出声:“不行!不能出去,外面……外面都是那鬼东西!”
 
“闭嘴!”齐羽的表情一下变了,如果他没顶着我这张脸就还好,现在顶着越看越觉得有些奇怪,“想死的滚出去。”
 
得,反客为主了,气场还开外挂。
 
我心里无奈,刚想开口就看见控制室的门竟然有变形的迹象,下意识挣扎着就想上去把门堵上,却被闷油瓶一下抱紧了一些。
 
“小哥,那些东西要进来了,门撑不了多久,我们……”
 
“吴邪,”闷油瓶一下叫住了我,却转头看向了齐羽,神色意味不明,“你带他出去。”
 
齐羽似乎笑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也没有问出路在哪儿,只是抱着手臂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我被闷油瓶的话一下子给打懵了,好一会儿才猛地醒悟过来,狠狠攥住他的衣领吼道:“你他妈的不要跟老子来这一招!”
 
“张起灵,你看,现在不流行个人英雄主义了,”齐羽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刀,笑了笑看着他,“你不知道两个人是不可能从那儿走的,况且就算出去了,你不怕我犯病把他弄死?”
 
闷油瓶没有立刻开口,但也没有立刻同意。
 
我忽略了他们关于出去的话,只是猜八九可能是闷油瓶帮我们清路,齐羽背我冲出去,他犹豫什么我心里清楚得很,无非是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好起来却又想我必须好起来,对于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自己去里面找东西,我跟齐羽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等他出来。
 
我几乎毫不怀疑他能做到,但是显然,他明白齐羽的身体是颗定时炸弹,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闷油瓶是不会那么快抉择的。
 
但是,时间不够了。
 
那扇门终于还是没有撑下来,在“嘭”的一声后被外面的东西强大的力量弄得四分五裂,那些东西摇摇晃晃就僵硬地朝我们这边走来,大概有几十只。它们的身体由于长久地浸泡在容器中,已经很大程度上有腐坏,巨人化的现象也很明显,跟控制室里面的那堆尸体倒差不多。
 
控制室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黑胡子手下的尖叫声,浓烈的腐烂臭气和药味,以及从尸体口中发出的毫无意义的呻吟都混杂在了一起。闷油瓶背着我站在最里面,但没一会儿就被那些人挤出去,不得不再次迎面对上这些家伙。
 
我尽力用两条手臂抓紧了闷油瓶,但是又怕勒得太紧对他的脖子有损伤,只能半攥着他的衣服,结果没一会儿他衣服的前襟就被我揉得变了形,而我竟然跑了个神,想着没工夫看看闷油瓶露出来的锁骨似乎有点可惜。
 
但是跑神的下一秒我就差点没抓稳闷油瓶,被他的一次转身给甩飞出去。
 
闷油瓶对我的走神估计也是有些无奈,瞥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我一下就接上了他的脑电波,立马作乖巧状点了点头。
 
其实围在我们周围的东西并不算多,只有三四只,而且也被闷油瓶稳稳地隔离在了一米之外,但是我看出闷油瓶没有立刻将它们杀死的打算,一是因为有东西拦在这儿其他东西就不会蜂拥而上,二是我猜闷油瓶并不想去帮那伙人。
 
本身我就是个拖油瓶,撇开齐羽不谈,他们对我们是绝对的不怀好意。
 
我看着闷油瓶单手握着刀,一旦有东西晃动手臂想冲上来他就会立刻挥刀,利落地把它挡回去,不过不下杀手。
 
但就算是这样,意外还是发生了。
 
黑胡子的手下都没见过这仗势,吓得慌不择路想逃走,因此一路往外冲,其中一个尤其心狠,在跑出去之前不顾其他人死活硬是把门旁边那个东西往下死命一拉,闷油瓶原本离东西不远,而且一直盯着它,这时候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朝旁边发狠砍了几刀,劈在身旁变异尸体的肩膀上把肩膀直接给削了下来,我就听见尖锐的金属摩擦产生的噪音,鸡皮疙瘩快掉了一地。
 
闷油瓶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
 
我的手几乎能碰到那家伙的手了,但就是这个时候,整间控制室都已经开始晃动,门旁边的东西跟着下滑,我看见他似乎很兴奋,喉咙里叽里咕噜些我从来没听过的音调,正有些诧异,闷油瓶立刻往旁边退了两步,这时候我才看到他脖子上有一道浅淡的血痕,上面正在往外不停地渗黑色的血,心里一下恍然。
 
闷油瓶毫不犹豫给了他一刀,直接把他的头斩了下去。
 
而这时控制室内的震动变得越来越大,我感觉到它正在以缓慢的速度下沉,刚准备开口喊快走的时候却意外地发觉喉咙里像是被棉花堵住了一样,根本发不出声音来,视线也跟蒙了层紫雾一样不太清晰,身体似乎也有些发软,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小、小哥……”
 
“别说话,空气不对劲。”
 
闷油瓶立刻往门外跑,但由于身后随之而来实验体的阻挠已经够不上那边的高度,而里面的人几乎都被实验体缠住,一样被困在了里面。
 
索性他就放弃了出去的想法,我能感觉到闷油瓶的速度似乎比先开始还快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现在表现出的状态有些焦躁,手起刀落就没有走空过,实验体的速度跟他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很快就全部首尸分离,倒在一边。
 
闷油瓶解决完了这些东西才把我放下来,从背包里取出一条毛巾,用水捂湿了给我按到嘴巴上让我拿着,自己则用水沾湿衣袖,拿了水壶迅速到其他地方解决实验体,一边也估计去找出路。
 
我的精神这时候稍微清醒了一些,但是视线受到的阻碍却越来越大,空气中像是被注入了毒雾,整个空间都充斥着淡紫色的雾气。但我却隐约有些感觉,这些毒气并不是死物。
 
我随即转头看了里面一眼,发觉状况有些不妙。
 
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空气里面的问题,在感觉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反而大口呼吸着毒气,这就导致了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变得狂躁暴怒,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模糊声音。
 
但是齐羽显然早就感觉到了这一点,看到我之后飞速穿过他们的包围跟了过来,指了指我手上的水,我将东西递给他,他索性扯下袖子倒了水捂在嘴巴和鼻子上,深呼吸了两口才完全缓过劲来:“吴邪,有件事我想……”
 
我看到他的目光往这时候正往回走的闷油瓶身上瞟就点了点头,示意我已经知道了,他不用多说。齐羽想跟我说的闷油瓶的事情,还似乎有些犹豫不定,除了闷油瓶身上也有寄生物影响这个结论,我再找不出其他的合理的解释了。
 
齐羽眼底有些惊讶,但是没有再说话,闷油瓶拿着刀的手上都是水,视线往另一边瞥了一下,我才看到地上的一滩水,以及……抽出的尸体和连着我临时做的小发电机的线。他这时候看着我们两个之间似乎微妙的气氛微皱了皱眉,没有继续问下去。
 
齐羽笑了一下指着地上的一滩水,朝闷油瓶比了个“V”的手势。
 
我则看着闷油瓶有点胆战心惊,他妈的万一刚刚这家伙不小心把电引到自己身上来了怎么办?
 
“找到出路了吗?”齐羽转头看着闷油瓶,忽然又开口问道。
 
闷油瓶摇了摇头,双眼却一直盯着齐羽:“这里已经被完全封闭,他们有把握我们出不去。”
 
“他们?”
 
我听到闷油瓶的话陡然一怔,心里忽然想起来之前黑胡子和他手下说的话,确实,就算他们这些人再怎么没用,好歹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毛手毛脚到把那个大东西弄破,那得多不靠谱。
 
唯一的可能就是外面还有人,而黑胡子这群人还不知道。
 
紫色的雾气似乎一直都没有停下的趋势,地上抽搐着的东西动作幅度也逐渐变小,发电机里的电本来就不多,这会儿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它们也没有痛觉,完全只是因为身体很诚实而已。
 
“这里面肯定有出路,只是我们现在还看不到而已。”我使劲挪了一下身体让自己面对着墙壁轻轻敲击,其实我并不肯定这里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出口,因为甚至连闷油瓶都摇头,但是我不能放弃。
 
“吴邪,这里我熟得很,这个控制室就是为了保密准备的,既不能让人进来,必要的时候,也……不能让人出去。”
 
“我不信。”
 
“你不信没有用,他们设计的时候我刚刚来到这里,这地方是怎么造出来的我知道,他们为了保密,最后完工的时候甚至连工程师都没放过,他们就是这个控制室的第一批牺牲品,现在连尸体都找不到。”
 
“我告诉你我……”
 
“嘘!”闷油瓶忽然朝我们摆手示意安静,我立刻噤了声,转头朝闷油瓶的视线追随过去,一下就愣在了那里。
 
刚才中了毒的几个人现在已经完全没了神智,像傀儡一样木然地在这间控制室里转悠,而发电机这个时候电量也完全耗了干净,此刻已经把头转向了我们这一边。
 
那些人的状况……我余光一瞥下,忽然发觉闷油瓶的身体微抖了抖,这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我立刻就想明白了状况,这里的紫色雾气,恐怕里面就有寄生物那玩意儿在。
 
我努力撑起身体去够闷油瓶的手,他愣了一下转过头来,我抓稳了之后一下猛地发力就把他拉下来,他皱了皱眉,视线一直往那边扫,但似乎是怕我有什么事情,所以并没有抗拒我的力量。
 
我把嘴巴上的湿毛巾往他口鼻上一捂,他一怔,等我准备把他往旁边推的时候,就被这家伙转手拧了手腕,疼得我直咧嘴,但我还是狠了狠劲儿甩开他力气大到变态的手,抬起袖子猛地一撕,重新捂在嘴巴上。
 
结果正在这时候就听见旁边传来的抱怨声:“你们两个出去了再打情骂俏,张起灵你再不过来帮忙把这些鬼东西消灭了,我保证你们永远找不到出路!”
 
闷油瓶一听这话倒是拎着刀就过去了,留我一个在原地琢磨了一下才想起来,感情这家伙早就知道出路了?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