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五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五.
 
青铜树很大,原本就扎根在地底深处,现在我们又是从像迷宫一样的山腹里找到它的,所以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应该是它最大的部分,看起来几乎就跟长在了黑暗里一样,无论是横着看还是竖着看,都一眼望不到头。
 
“这上面是什么玩意儿啊,看起来好恐怖……”
 
“这棵树杀了这么多人?”
 
“看,树上有东西!”
 
忽然身后有人一声惊叫,嘈杂的声音即刻安静下来,我一愣,下意识往树上去看,勉强能辨认出树枝上依旧是密密麻麻挂满了的尸体,我知道那里有属于猴子的,同样也有人的尸体,但是他们并没有“死去”。
 
而老痒就不同了,他早在几年前就留在了这里。
 
我苦笑了一下,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想这些,但偏偏就是无法控制。而闷油瓶一下就感觉到了我的动静,我拍着他的背示意自己没什么事。随即把注意力放回青铜树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指的东西并不是带着螭蛊面具的猴子,而是在青铜树中央,几乎是像嵌在树内闪闪发光的东西,只是由于树上的尸体太多,我才没有第一眼看到。
 
等等,我眉头一下皱了起来,没有第一眼看到?
 
我再次仔细看了看树上密密麻麻的黑影,忽然毛骨悚然。
 
这些东西根本就是看到了我们的到来,它们在动。闷油瓶这时候已经往后退了几步,但他还没来得及有其他的动作,板寸头和他手下的枪就已经指在了齐羽和我头上。
 
“你们已经没有用处了,所以就……啊——”
 
板寸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齐羽和闷油瓶就已经动了,闷油瓶比齐羽快上一点,所以冲到了较远的那个人旁边,双手紧紧反抱着我,抬脚踹在了他的腕子上,枪一下子飞出去撞到了树干,另外一个人冲过去就想把枪抢回来,结果手还没碰到东西,一只带着面具的干瘦猴子就直接从树上窜了下来抱住了他的头,将面具往他的脑袋上砸。
 
那个人猝不及防被面具给磕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张开了口像要说什么,结果却被蛊虫一下子钻进里口,旁边的人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看着他死死捂着自己的脖子,都已经被掐得青紫了还是不放手。
 
我这时候注意到先开始的那只猴子身上根本就干瘪得不行,完全是皮包骨头,身体都有些腐烂,像破棉絮一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下那个人就已经停止了挣扎,闷油瓶一下也没犹豫,直接往跟他相反的方向跑,齐羽随即跟上,小白脸却在这时候忽然朝我们这边开了一枪,闷油瓶闪身躲了过去。而就在这时候,身后有人大叫了一声,我回头一看,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已经抓住了一个人的脖子,死命掐着他不放。
 
“小哥……”
 
“先避开它们。”
 
闷油瓶的视线往上抬了一下,我跟着抬头,隐约看见了树上的黑影如潮水一般黑压压堆了一片都在往下移动,心里顿时一凉。
 
虽然上次侥幸逃了出来,但是我相信要是给这些东西追上,这次恐怕真的就出不去了。
 
发现这一景象的并不止闷油瓶,小白脸和板寸头现在已经无法顾及我们,他们的手下明显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不过他们显然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在最初的慌乱之后就站住了阵脚,由板寸头指挥,枪已经全部握在手上,对准了往树下跳的黑影。
 
“齐羽?”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余光瞥到了齐羽的小动作,他正在示意我们趁机会赶紧离开这里,但是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我猜小李说的地方就是这里,所以那棵树上的东西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如果有了它,闷油瓶就可以……
 
我看向闷油瓶,闷油瓶意外地也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动作。
 
我心里一下就闪过了无数种让他犹豫的可能,心里的一个想法立刻在脑子里清晰——我有多为他着想,他也一定会以相等甚至付出更多的姿态相待。
 
但就是这一下的犹豫,让我们彻底陷入了被动。
 
小白脸的枪已经指了过来,而板寸头也在安置好手下抵挡后往这边走,我刚想跟闷油瓶开口说话结果就感觉眼前一花,耳旁随即响起了一声枪响,我心道一声不好,就感觉自己被人硬生生从闷油瓶背上扯了下来,脑袋上已经顶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而闷油瓶立刻单手撑地翻身从地上跃起,借着上纵的弹跳力让膝盖直接勾住板寸头的脖颈。
 
我看着眼前的情况一下子就深吸了一口气,闷油瓶是真生气了,他身手向来很好,但从来不会用对付粽子的那一套去对付活人。
 
“放开吴邪。”闷油瓶的声音明显带着罕见的寒意,难以想象,这家伙原本淡漠的双眼竟然也能情绪化到这个地步。
 
“张起灵,你是在要挟我?”小白脸忽然冷笑了一下,我用余光瞥着身后人拿着枪的手,心里盘算着要是硬跑能有几成把握。
 
“可惜我手里的这个人质跟你手里的那个,分量似乎不太对等?”
 
“你不会让他死,”闷油瓶淡淡开口,“他的手下会杀了你。”
 
“说得对,你说得对,我不能见死不救,还有人需要替我蹚水,”无视了板寸头黑得几乎丢到煤堆就看不见的脸,小白脸神情一下恢复了平静,但我还是听出了一些不对的语调,“但我依旧可以杀了他,而这对你来说,会不会比死更难受?”
 
我瞬间恍然,他在赌。
 
赌我在闷油瓶心里的地位,赌他可以为了我做到他想要的程度,比如替他去拿青铜树上的东西。而一旦没有这个希望后,他杀不杀我都逃不出这个地方,他没有把握,所以可以不要命这样选一次,但是我跟闷油瓶都不可能。
 
我们都希望至少彼此有一个人能够出去,而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出去的,所以一旦发生什么情况——我不知道闷油瓶那时候是不是会很难过,但是以他的理解力,我的这份心意他一定能够理解。
 
闷油瓶沉默了,我能看出来他真的在犹豫,因为他明白小白脸敢这么干,我看着他的样子,他的目光转到我身上停留了一瞬忽然怔了一下,像是有些疑惑,我突然感觉到这家伙似乎没在看我,结果就这一下,他竟然点了点头:“我帮你。”
 
我艹你是怎么答应那么快的。
 
还没等我脑子转过弯来,就看见闷油瓶忽然将横在板寸头脖颈的刀抽回转手从他膝盖上狠狠贯了过去,板寸头顿时惨叫一声,血从膝盖的伤口中淌出来,立刻流到了地上。
  
闷油瓶暂时废了板寸头的双腿以确保没有威胁之后淡淡松了手,看了小白脸一眼:“他不能受伤。”
  
“那是当然,哑巴张拼着命要保护的人,我们自然要多照顾一些。”小白脸的话摆明了是在挑衅,但是闷油瓶也没有在意,像是对“我不会受伤”这个结论有些把握,警告了以后就拎着刀往青铜树那边去,带头的成哥看到闷油瓶的身影一下愣了,转头回来看人的瞬间被板寸头的伤吓了一跳,刚准备上来问情况,我就感觉到身后的人摆了摆手,让他带着人跟上闷油瓶。
  
成哥迟疑了一下,似乎对小白脸不是很信任,不过在这种时候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招手就带着人开足了火力,打得猴潮的气势有些颓靡,然后趁机往上赶闷油瓶的节奏。
  
转瞬间他们的身影就淹没在了黑暗里。
  
小白脸带着剩下的成哥和受伤的板寸头站在树旁,对下来的猴子一个个进行击杀,我余光瞥到小白脸耳朵上似乎一直都戴着一只形状怪异的耳机,还没等我有时间想这个耳机的作用突然发觉刚刚的一眼看着有些不对,转头望了一圈,终于发现了问题——齐羽现在在哪?
  
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闷油瓶之前的举动,感情这家伙是知道齐羽已经藏在这个附近,所以才答应帮他们弄这玩意儿?还是他其实也需要,所以根本就没打算把东西给他们,自己去拿才是最保险的做法。
  
如果这个树上的东西真有小李所说的可能的效果,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将东西给他们,被卷入这场局里的闷油瓶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失了忆也不认识谁,就被他们抓去当实验体……
  
“魏……魏爷!”忽然有一声嘶吼从青铜树的那一侧传过来,随即就听见成哥慌忙从前面往回跑,脸色苍白,身体打着颤,上气不接下气,弄得这边的一帮子人都心神不宁,恐惧还没从一个人的口中被证实,就已经传到了另一些人的心里。
  
“树后面……后面有个怪物!”成哥的枪从始至终都被他紧紧地攥在手里,骨节都泛着青白的颜色。
  
我却感觉那声吼叫似乎有些熟悉,小白脸则摆了摆手,脸色有些沉,但还是稳着摆了摆手把电筒往那边照了一下,我趁机也跟着看,努力想从黑暗里辨认那个东西的身影,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不要自乱阵脚,”他斥责着成哥,忽然把视线转到我的身上,“不过既然大家伙都不想接触这东西,虎爷又受了伤,我也要出去亲自给他汇报这边的情况……”
  
他说着摘下耳机,笑了一声:“那就只有委屈吴小三爷了。”
  
我咬着牙没表现出任何恼怒的神情,即使心里这把火已经窜到了喉咙口,也全部都嚼碎了再吞进去。
  
我不经意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还有一个微型的手电,一些照片,纱布和一把小刀,在那个怪物手里活下来的概率应该还是有一些,他们既然敢这么做,就铁了心不会让我回来。
  
比起所谓的怪物,还是人心可怕得多。
  
“小三爷,那就麻烦你自己——爬一趟了。”
  
“哈哈哈……”我刚准备拿出口袋里的刀试一试,却在一瞬间又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吼叫声,带着压抑和不甘,让我越来越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笑什么笑,放松警惕让那些猴子过来的话十条命都不够你死。”小白脸听到声音忽然一枪托直接打在成哥的手下头上,转手就把枪抬起来对准了我:“小三爷辛苦了,在到那边之前,我的枪会一直照顾你的。”
  
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可是真心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当然,在没变成怪物之前。”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把我的背包给我。”
  
“凭什么?”
  
“凭我知道我有把握能让这个‘怪物’听你们的。”
  
小白脸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很有些早就知道的样子:“让齐羽教授听我们的?听起来很不错,还是……”他突然眯了眯眼,“还是这个包里有东西能让他安静下来?”
  
“想得很好,可惜是错的,”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作出一副随你信不信无所谓的姿态来。
  
这个背包必须拿回来,因为出去的时间或许会有些长,所以我们不能没有物资,而一旦闷油瓶成功拿到东西下来,这些人不会给我们留时间。
  
我按照闷油瓶的思路想下来,他本来是打算让齐羽帮我脱险的,但齐羽在这个时候已经犯病暂时异化成了禁婆,虽然我猜测他的思想应该没有被全部控制,但是对完全本能的控制是很困难的事情,而如果没有这个差错的话,我们的东西应该也能够拿回来,到一个能够避开这些人的地方,找路出山。
  
所以现在,我要拿到东西,尽力把齐羽也弄出去。
  
“啊——给我呜……打死……”原本短暂的安全被完全打破,小白脸声音再也没有平时的冷静,我看到手电照出的视野里已经多出了一条湿漉漉的水迹,顺着望过去,就看见一团几乎包裹了整具身体,完全看不出人形的东西正爬在小白脸身上,头发顺着他张开的嘴巴已经钻了一些进去,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冷眼旁观着这些人面面相觑犹豫不决的样子,端着枪围住了中间的两个人,就是谁也不敢随便下手。
  
板寸头却意外地在这个时候喊住了我,我有些疑惑,看着他把我的包给扔了过来,一下子赶忙抱住,迅速打开检查了一下东西,还好,他们只是拿走了刀和枪,没有怎么动里面的水和食物,而那个齐羽说开控制室门的盒子也都还留在里面。有戏了,我心里一轻,正准备松一口气,却忽然感觉脑后被一个冰凉的洞口抵住。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