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六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六.
 
“救他,”板寸头把枪口顶了一下我的脑袋,“不然老子一枪嘣了你。”
 
“他想你死,你要救他做什么?”我冷哼了一声,把检查完的东西再次放了回去,拉上背包的拉链。
 
“他对我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板寸头明显开始不耐烦起来,听到小白脸时不时的叫喊声,声音越来越急促,“他救了我一条命,我答应要还给他,就这么简单,你他妈的到底救还是不救?!”
 
身后的黑色仿佛更加深沉,压迫感无形却像一只手把人的身体整个往下按,猴子的声音越来越尖锐,掉下来的也越来越多,我背对着板寸头,目光一直在掉下来的东西上来回逡巡,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坚决,连声音都没有颤抖一下。
 
听到他的话我忽然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青铜树上面望不见的顶:“你叫他们把我背过去。”
 
我并没有把握齐羽能认出我的声音,不过如果他还有一点理智,他就应该不会伤害我。会这样想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更奇怪的是我竟然去相信这种感觉。齐羽是个聪明人,他的时间不多了,与其把时间花费在没用的诡计上,不如完全拼命去找到救命的方法,或者干脆放弃。
 
我是想尽力把他带出去的。
 
“啊——”
 
等我背着背包被放下来的时候小白脸再次痛苦地吼出声,齐羽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包裹在湿滑的长发里,我听见他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皱起眉立刻用手去扒住他的肩膀,他身上的头发迅速朝我卷过来,我抽出口袋里的匕首用力把缠在手臂上的头发扯紧斩断,大声喊他的名字:“齐羽!你给我醒过来!”
 
他的动作突兀地停了一下,我一看有效果心里一下松了,正准备再次喊几句话让他尽量恢复理智的时候,猝不及防被这家伙忽然的暴起给限制了活动空间,长发带着水迹勒住我的双臂把我腾空架了起来,然后猛地朝后面一甩,我整个人没有着力点减缓冲击,直直地倒飞了出去。
 
“我艹你妈的齐羽……嘶……”被摔在一块凹进去的岩壁上,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脑袋昏昏沉沉,全身都跟散了架似的疼,还幸好后面有个包垫着,否则这一甩就得要大半条命去。
 
“吴……邪……”冷不防听到齐羽似乎压抑着什么的声音,我却跟滩烂泥似的躺在石地上,连动一下都觉得像是能撕扯到呼吸,喉咙里的甜腥已经堵上了嗓子眼:“真他妈……要被你玩坏了。”
 
视野变得模模糊糊,我只能勉强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正在靠近,接着是熟悉的湿滑感,冰凉的东西滑过我的脖颈,覆盖了我的脸。
 
“吴邪……你听我说……”是齐羽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嘶哑。我自己掐了自己一把让意识刺激着清醒了一点,深吸了一口气:“我在听。”
 
“我快没时间了,这里的磁场……磁场对我有影响,会加速我的尸化……”他剧烈地喘着气,我感觉肩膀上的指甲已经抓破了我的外衣,“你手上的那个盒子……是这个迷宫的构造图……”
 
果然是这样,我的心里一沉,龇牙咧嘴忍着疼恨不得给这家伙来一巴掌,艹,这两个骗我都骗到西边去了,这意思是让我抱着盒子守寡还是怎么的?
 
“只有你可能知道密码,这或许是你的三叔……留给你最后的东西了。”
 
然后,我听见了齐羽深深叹了口气。
 
恍惚从幽暗的最深处把回忆捡了起来,那一声释然的长叹悠长而轻松,又埋藏了深深的疲惫感,仿佛就是这样的无声交流也让他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却又在这一刻真正卸下了所有负担。
 
是三叔。
 
我的心像是一下被什么揪住了,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无比,八位数字一下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07300059。是时间,两次通话的时长,每一次是四位数字,也就是半个密码。
 
这是只有我才能猜出来的密码。
 
“我去干掉他们……好好留着你的命,等张起灵出去。”
 
“艹——”我一手扯住他的衣服却一下子被甩开,撕扯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我听到他肆无忌惮的笑声,笑得酣畅淋漓,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不再经心。我抬起头看到他的头发又开始疯长起来,咬着牙立刻翻身想要爬到他那边去,结果还没接近就听到他低吼了一声,指甲一下变长,锋锐得吓人。
 
“齐羽!”
 
我大吼了一声,但是速度完全跟尸化的齐羽不是一个级别,他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瞬间我就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了浓稠的黑暗里,却束手无策。
 
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地上,无力感像周围无边际的黑暗一样席卷了我的脑海,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已经撑不了多久,齐羽是绝对不会说那样的话的,为什么这些人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就只能在原地等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付出,平白无故的被保护?
 
为什么这几年以来我一直努力地往前走,等停下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从来都只在原地踏步?
 
不,不行,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闷油瓶还在那边,我要等他回来。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把背包从背上卸下来抱在身前,从里面拿出来那只被锁住的盒子,青铜钥匙正插在上面,隐隐有些铜绿的暗芒。
 
这把钥匙,或许也是三叔的手笔了。
 
我仔细地将八位数字一一拨到盒子的正位上,手捏住钥匙的一端,轻轻用力一扭,只听见“咔嚓”一声,盒子的盖子弹开了一条缝隙,我把盖子打开,果然看到几张绘满了图形的A4纸,正静静地躺在中央。
 
我把纸和钥匙卷起来贴身放进衣服的内层夹层里,盒子再次盖上放在一边,那一边的声音勉强穿透了浓稠的黑暗让我能辨别出方向——是喊叫的声音,他们在发怒,却找不到合适的发泄点,看来齐羽成功地让他们陷入了窘境。
 
从包里拿出手电往之前闷油瓶踢飞的那个枪那边看,找到目标之后我就费力挪过去,拿到了枪检查了一下,子弹只有一发,想了想又从贴身的口袋内拿出闷油瓶先开始给我的弹匣推进枪里面,拉开保险栓把枪放进口袋里,支撑着身体一点点往声源的方向挪去,双膝因为长时间与地面的摩擦已经破皮流血,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甚至这时候我反倒觉得这样很好,起码不会因为疼痛分散不必要的注意力。
 
我把手往前伸,触摸到一块凹进去的岩壁,这时候他们的声音已经离我很近,齐羽的怒吼还很有活力,看来还活得很好。
 
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些疲倦感,我摸了一下腿上的伤做了必要的包扎,甩了甩头打起精神,拿出枪上了膛,转过身后勉强能够看到这些人手里拿着的火光,或许是发现了禁婆怕火的特性,再加上时不时窜下来的猴子,也正好成为了活靶子。
 
我稳了一下手枪对准其中一个目标,食指放在扳机上。
 
“你他娘的小天真!胖爷丫总算是找到你了!”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让我紧绷的神经一下断了片,枪握在手里差点没走火,没好气地就往后瞪了带着矿灯帽的胖子骂出了声,这下好了,人是干不掉了,反而被发现没死,他妈的胖子不靠谱简直到了一种境界。
 
“诶天真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感动了就直说,只要出去之后请两顿好的胖爷我就满足了……等会儿,这些人是谁,你认识?”
 
“你做的乱子,你负责把屁股擦干净。”我耸了耸肩把枪扔给他,胖子接过枪虽然奇怪,但反应也足够快,看到那群人转过身就迅速把我拉到石壁后面,枪声几乎在同一瞬间就响了起来。
 
“感情他们这是要你命啊?”
 
“废话,你……”我的视线越过胖子,看到他身后跟过来的人,一下愣了愣,没弄清楚为什么这两个人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喊了一声,“小李?”
 
小李这时候见到我也没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电就往青铜树那边看,我刚想提醒他外面还有人的时候,就被胖子按了肩膀,转头看到他已经直接走了出去:“别开枪,魏爷,是我。”
 
外面的人果然没再开枪,我疑惑地看着胖子,示意需要一个解释。
 
“放心让他去吧,这件事需要一个结果,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了,”胖子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忽然一个熊抱过来,声音都满溢着藏不住的笑,“他娘的,天真,你知不知道胖爷我以为,这辈子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我被勒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笑着骂了他一声,“这件事以后可以慢慢说,不过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跟他怎么会在这里?”
 
胖子这时候才收了一些笑容,神情严肃了一些。
 
“你知道这些人,”他抬了一下下巴往小李那边指了一下,“为什么要到这里面来吗?”
 
“你他妈到现在还卖个屁的关子。”
 
“一点享受故事的觉悟都没有,”胖子一脸“你真没趣”的表情,不过还是继续讲了下去,”这几个的身份你应该能猜到不会很低,这些人会亲自到这种地方来找东西,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撑不住了。”
 
“没错,他们已经快呆不下去了,先开始你从上面下来的那栋楼就是个例子,他们因为失败已经放弃了一部分东西,于是在内部出现了分裂,一些人主张干脆丢掉全部的成果,但是另一些人又不甘心,死攥着那点破玩意儿不放手。”
 
“所以这里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我想到了青铜树中间那个像被嵌在树干里的东西,但是胖子却摇了摇头,“嗨,哪儿还有希望啊,这些就是他们的垂死挣扎,他们本来就不行了,你知道,人妖掌着解家,跟你们吴家和霍家关系又铁,老九门仅剩的这几家一直被他们打压,以他的性格,不把这口气出出去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我点了点头,那么小李也一定是知道了这些事,所以才会去找他们的,他从前在里面工作过,对这些人的熟识程度应该远在我们这些人之上。
 
“小花呢,他现在怎么样?”
 
“跟黑瞎子好着呢,你是没见到他们当时的那个场景,啧啧……”胖子似乎是回味了一下,一脸的意味深长。
 
我看胖子那样子不对,莫名捕捉到了一种他要开始长篇大论的态势,连忙转移了话题:“那他们是怎么出去找到你,你们又怎么跑进来的?”
 
“出去那是那个瞎子的原因,他应该是先开始就进来过,知道一点这里面的情况,但是出去的时候听说他们还是费了点功夫,几个人都挂了彩,我在外面一直就跟人妖在一起……”
 
我一下想到了什么,摆手打断他的话:“云彩怎么样了?”
 
“哈哈哈,有你胖爷出马,还能怎么样,”胖子的眼睛忽然亮了,说到这个整个人都像是充满了活力,开始满嘴跑火车,“云彩当然是被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加上一直不放弃的精神给感动了,终于被胖爷给追到手了!”
 
我瞥了胖子一眼,有些忍不住想笑:“不就是死缠烂打人家扛不住给凑合了么,不错啊,都学会用成语了。”

不过笑过之后,我对云彩的身份却隐约有些怀疑起来,我猜测她十有八九是他们这边的人,而之前的事情她必定也有参与,她如果现在真回心转意和胖子在一起固然好,要是她没有脱离他们……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亲自去摸她的底。
 
“你丫就是看不起胖爷是吧,胖爷能不清楚现在本科生都是用扫把扫的,找工作人都不要不知道?亏胖爷还坚持进来这破地方找你,连神膘都掉了一圈。”胖子大大咧咧嚷嚷着不值,又说让我出去之后指定得包他跟云彩来杭州玩一个月的一切费用,我哭笑不得地全给答应了胖子这才罢休。
 
“这回心情好了吧?”胖子忽然凑过来,在我的肩窝上捶了一下。
 
“啊?”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时候看着胖子不住的笑才总算看出了他的用意,一时间突然有些感动,而胖子看我一脸的茫然似乎还没缓过劲来,重重叹了口气,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丫眉头都皱上脑门儿了,跟被抛弃的小媳妇儿似的,以为谁都看不出来?”
 
“去你妈的死胖子,你才丢了媳妇儿!”
 
“得得,你是丢了小哥,小哥,这总行了吧?”
 
“说实话,胖子,”经他提醒我这才意识到闷油瓶的问题,刚准备揍上胖子的手一下放了下去,把口袋里的那几张结构图拿出来,又从包里翻出一支铅笔,咬着手电仔细看了看选了个下笔的地方,用铅笔在旁边画起来,“我不知道小哥看不看得懂,所以还是画上,以防万一。”
 
“这玩意儿是?”胖子凑过来看,猛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喊了一声:“艹,天真,这不会是这里面的地图吧?!他娘的行啊你,不愧是走狗屎运了,连这玩意儿都能搞到手。”
 
“扯淡,你给老子踩狗屎踩出地图看看?”
 
“胖爷有的是实力,不需要运气——不过天真,你把这东西画出来是个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们一起出去?”胖子心思向来细,我无奈轻笑了笑,深深地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