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七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七.
 
“如果我跟闷油瓶只能活下来一个,我希望那个人是他,你明白吗?”
 
“他娘的什么叫你们两个只能活下来一个,有胖爷在你们就谁也死不了,天真你把心给胖爷放肚子里,有了这图,就算这破树给塌下来也没……”
 
“他妈的你们给老子说话!说话!”
 
“什么叫都毁了!人呢!他们人呢!”
 
忽然从那边传来了响亮的怒吼声,我差点就没认出这是小白脸的声音,嘶哑得厉害,像是在极怒之下爆发出来的,与他之前给人的城府形象看起来完全不一样。
 
“黑瞎子他娘的真的办到了,时间卡得漂亮,他们已经撑不住了,”胖子笑了一声,我则疑惑地想往那边看,却被胖子拦了下来,跟我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到时候。”
 
“小花究竟做了什么?”
 
“他们的人,被黑瞎子和人妖给端了。”
 
“他们的人?”我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之前我注意到小白脸耳朵上带着的耳机,很有可能就是他与外面人联络的工具,按照胖子的意思理解,也就是说还留在外面的那拨人已经不能再给里面提供任何帮助了,听小白脸这个声音,很可能败得连渣都不剩下。
 
“那现在我们……”
 
“滋——滋——”
 
我意识到不对劲,猛地转身往那边看过去,几个人的电筒光束现在已经直直地汇聚在小白脸手上的耳机边,里面坏了一样传出剧烈的嗡鸣声,这种刺耳的声音就像是话筒陡然失控的噪声,而且在耳边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里不对劲!快离开!”我捂住耳朵努力朝胖子大吼了一声,眼前的整个空间仿佛都受到了影响,摇摇欲坠一般,地面开始小幅度地颤动起来,胖子口里骂着娘已经站立不稳,我背靠石壁努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却隐约从噪音中听到树上的黑影开始鸣叫的声音,受了惊拼命往树下冲。
 
“魏爷!这家伙……”
 
“他妈的把他绑起来,那鬼东西丢了,想要命的给我走!”
 
“啊——”
 
我努力地把头往外面转,那群人毫无意外已经跑了个干净,小李也不见了踪影,我一下就看见了躺在树前面似乎还在挣扎的齐羽,一下就急了,正要喊他们去帮忙,却发觉青铜树也开始有了颤动的迹象,随之而来的是地面更加剧烈的晃动,我没稳住左右打了个摆子,脑袋差点磕在旁边的石头上。
 
要不是这棵古树之前并没有什么异象,我甚至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树精之前一直在睡觉,现在从睡梦里醒了过来。
 
“胖子!齐羽和小哥都还在那边!”
 
“你他娘的现在要敢过去就是送死!”胖子忽然拉住我背起来就跑,我也没空管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脚不能动了的,扯着地上的背包带子硬是把东西死死攥在了手上,冲着他也吼起来:“送死老子也乐意!张起灵还在树上没下来,齐羽躺在前面,要走你自己走!我去救他们!”
 
“我艹小天真嘿,他奶奶的你哪只眼睛看到胖爷要跑了!”
 
我一愣,抬头朝前一看,胖子虽然没往那边去,但是也没跑多远,感情这家伙是在这儿画了个圆圈。
 
乌龙闹大了。
 
胖子听我没再吱声,嗓门一下也是扯开了嚷嚷:“你丫就是心急坏事儿!你自己好好看看脚底下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等听到这个提醒的时候我才恍然醒悟过来,我也知道自己理亏,咬着牙没吭声,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稍微把脑子里的烦躁丢开了一点,一下就看到那些错综在胖子脚下的,几乎遍布了整个空间的藤蔓根茎。
 
胖子的话显然是起了反效果,视线里的一切让我刚刚缓下来的情绪一下又沸腾到了顶点,脑子里跟炸了似的有一瞬的空白,下一刻视线迅速转到青铜树中间的状况的时候神经却又是一抽,刚想挣扎却被胖子死死按住了手脚。
 
“吴邪!你他娘的冷静一点!现在不能过去!”
 
我只觉得浑身都有些发凉,胖子的话嗡嗡地在我耳边打转,我看到齐羽的全身都已经被地底下冒出来的藤蔓缠住,包裹得几乎已经辨认不出这还是不是个人。
 
“吴邪!”
 
“……我知道了,胖子,”我身上的力气像是一下子都被抽去了,视野里的那具躯体只剩下了头发还缠绕在藤蔓上,沉默之后我苦笑了一下,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小哥还在上面,我会留在这里等他。”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也不说了,胖爷陪着你。”
 
在这之后趁着胖子围着青铜树转圈跑的时候,我拿着刀把缠上来的藤蔓划开,一边找了一个悬在一边峭壁上的石洞和胖子一起躲了进去,看着藤蔓要长上来还有一会儿我们都松了口气,不过青铜树上的那些东西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由于树身原本就是那些藤蔓的来源所在,所以被缠绕得最密集,凄厉的尖叫声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在空旷的山腹里显得尤其瘆人。
 
胖子把我放在洞口,从背包里取出绷带给我把手上身上弄出来的伤都一起包扎了一遍,我拿着水壶喝了一口水,把剩下的递给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烟用火机点了三根插在地上,朝齐羽的方向放着拜了拜,心里默念了几遍一路走好。
 
我闭了闭眼稳下心情,转头看向胖子:“小李跟着他们一起能出去?”
 
“放心吧,天真,他会找机会甩掉他们,”胖子喝了水砸吧一下嘴像是在回味什么山珍海味一样,“来之前我们都跟人妖商量好了,黑瞎子在这里的那段时间找到了整个山腹内两个固定不变的地方,一个是这里,一个在外面,他会在那里等我们五天,之后再想办法出去。不过现在就更方便了,只要等到小哥咱们就照着地图走。”
 
我点了点头,看着胖子大咧咧嚷嚷着马上就能离开这破地方什么都不担心的样子,简直就是给他一副扑克他就能在这里喊人来锄大D了。
 
之后胖子也不再多说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保存体力,虽然手上有了地图出去一定不成问题,但是越到这时候就越应该小心。
 
只是我却莫名其妙地忽然感觉到了困倦,连打了几个哈欠连胖子都看不下去,直接把我赶到洞里面让我补个觉,我原本还想抗个议,但是实在是没什么精神,只是叮嘱胖子要是小哥出来了一定要叫醒我,胖子骂了我一句一天到晚只记得小哥。
 
或许吧,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我脑海里还在想,自从遇到闷油瓶之后,我就再也没想放手让这个人走过。
 
意识模模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场景——在我眼前的是一间大屋子,中间是一个大厅,正上方挂着一个黑白的照片,上面分明就是我的样貌,而在照片底下摆着一个香炉,上面正悠悠燃着香,香炉前有一个桌案,两个盘子里摆了水果就放在桌子上,旁边两行都是洁白的花圈,一直摆到了大厅外面。
 
我的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这是怎么了,我死了?但是我死了怎么会在这里,还能思考和自言自语?但是没有死的话,这里东西又是哪儿来的,难道我在做梦?
 
越想越觉得这个理由站得住脚,我的心里一下就放开了,反正是个梦而已,算是免费体验了一把游魂的感觉,估计这个世界上要是有鬼的话,也跟我差不到哪里去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晚上的缘故,这个大厅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按理说人死了放这儿是要有人守灵的,难道我这么衰,死了连个给祭奠的人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这得是遭人恨成什么样。
 
不过既然里面没有人,现在又是晚上,我想我应该能自己到外面去看看。心里打定了主意就开始行动,我试着往外走,似乎跟平时的感觉没什么不一样。等到出了门我就看到一个院子,看着有些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难道也是在梦里?
 
被自己脑子里乱跑火车的想法给弄得哭笑不得,我正准备不走寻常路看看能不能把这座院子里的墙给穿了,就听见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进来了。
 
我下意识心里一紧,就想躲到树后面去,结果刚迈出去一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直直地穿过我的身体,我猛地一跳,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完全就只是一个透明的魂魄而已。
 
等等……刚刚那个人是……
 
你他妈的张起灵!我张口想喊却无法发出声音,像多少次的从前一样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一步步往更深的黑暗里走去。我看见所有的夜色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而我跟他之间像是已经隔了一层巨大的鸿沟,这次再也无法追上前面的这个背影了。
 
艹!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
 
我跟着他跑回了灵堂,他站在大厅的中央,一动不动,我立马上前站在闷油瓶面前张牙舞爪了好半天,结果这家伙还是跟看不到我似的,身体站得笔直,双手捧着一个盒子,我直觉那是个骨灰盒,一下又觉得不可能,要是我的骨灰盒被这家伙捧在手里,那我爹妈那儿怎么说?不过转念一想这也就是个梦而已,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可能发生,索性就不再研究下去。
 
但是闷油瓶接下来的表情却让我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看到他的视线一直停在我的照片上,一向淡然幽深的眸子变得黯淡,被遮在乌黑的发梢后。我看着他的眼睛,恍惚像是见到了一片茫茫的大雪,他只身站在这片漫无边际的白色之中,铺天盖地的大雪纷涌迭来,隐没了从前似乎还能偶尔见到的清亮神采,哀伤和孤独都从眸底纷涌而上,糅杂在一起成了最深的绝望。
 
“吴邪,为什么不等我,”我听见他的声音嘶哑,一字一句压抑又黯然,“为什么不等我回家,吴邪……”
 
吴邪,吴邪。
 
为什么不等我回家。
 
我忽然觉得难过,胸口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就在刹那间眼前的一切都沉寂了下去,黑暗里视线找不到焦点,只能努力地睁着眼四处望,结果过了一会儿眼前好像还真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我心里一轻,这个梦太难捱了,连忙跟他招手,想知道还有没有人能看见我,最好能带我出去,却没想到那一下碰着感觉有些不对,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闷油瓶子那张带着些错愕表情的脸。
 
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张口想喊人却一下咬到了嘴巴里多出来的舌头,似乎舌头上还有个什么东西,被咬到后动作顿了一下但没有缩回去,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猛地把面前的人用力往外一推,就看见闷油瓶猝不及防被推到了一边。
 
闷油瓶被我推到了一边?不对不对,闷油瓶他妈的在亲我的嘴?
 
我的脑袋还当着机,就听见胖子已经嚷嚷了起来:“天真你丫不厚道,小哥还受着伤呢,好家伙给你这么一推半条命已经跑没了。”
 
我心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但毕竟把人推了一下也没功夫还嘴,就看到闷油瓶身上好几处地方被纱布缠了好多圈,一看就是胖子的杰作。他被推了一下似乎一直都没缓过劲来,脸色苍白跟纸一样没什么精神,但嘴巴已经被咬出了血,红白对比异常鲜艳,胖子去扶他靠着他也只是摇了摇头,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我被这一眼看得一愣,不自觉就往后挪了一下,莫名就觉得这家伙还存着啃我嘴的心思,原本想开口问他怎么回来的,身上的伤严不严重,结果到嘴边就变了:“小、小哥,刚刚那是……”
 
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胖子大咧咧给打断:“天真,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喂东西又喂不进去,这不,牺牲了小哥的嘴,成全了你的肚子。”
 
这丫说话就不带一点正经的,我懒得理他往闷油瓶那边看,那东西我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吃的,因为我感觉是个药丸的形状,难道是喂我吃药?
 
不会啊,我身上又没什么伤,要说喂我还不如拿药给闷油瓶吃吧?
 
我刚想继续问下去,结果胖子一下拍上了我的肩膀:“但是不得不说天真你丫真是福大命大,胖爷我就知道你是肯定不会丢下我们自己一个人先去报道的,醒的也正是时候,咱们已经离出口不远了,不出两天肯定能走出这个破地方。”
 
你他妈老是挡着不让我问是什么个意思?
 
老子又不傻,小哥肯定是在出来的时候受了伤,所以才现在才弄成这样,但是他刚才的举动分明就很奇怪,再联想一下他爬那青铜树是为了什么,一切就都一目了然了。
 
我不知道小哥是不是了解我知道他身上寄生物的事情,但是我清楚他想干什么,这就足够了。
 
我的视线越过胖子看了一下他身后的闷油瓶,闭着眼睛现在像是睡着了,于是给胖子使了个眼色,故意大声开口:“他妈的胖子我要放水了,你再废话我就给放你身上。”
 
胖子会意之后接了我的话茬,骂骂咧咧就把我背起来到一边去了,临走还叮嘱闷油瓶好好休息,闷油瓶没有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胖子,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跟着小哥合起伙骗我上瘾了是吧?!”确认我们走远,闷油瓶肯定听不见了之后我压低了声音,照着胖子的后背就狠狠拍了一下。
 
-
于是吴邪喵又做了一个梦~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