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八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八.
 
“天真,你这就为难胖爷我了,小哥要干的事我能拦得住?特别还是跟你有关的。你们俩这就是一碰上就死磕,反正就是谁都不告诉谁,都觉着是为了对方好,照我看还不如你们俩敞开了说,这样起码以后都不会有遗憾。”
 
“胖子,你知道些什么?”
 
“得了吧,你以为胖爷我看不出来你都猜出来了?他娘的胖爷我心里不知道压着多难受,就只想让你们两个都活下来,但是你们俩谁都没一点想活的意思,这东西还不如没有,谁知道就这破玩意儿到底能不能救人。”
 
我沉默了一下,如果我站在胖子的立场上一定也会犯难,东西只有一个,效果虽然不知道,但是能长在青铜树里面的又会是什么凡品?而闷油瓶怎么下来怎么摆脱那些人的我也猜得到,本来上去拿东西就不容易,还要从一群虎视眈眈带着枪的人手里抢,加上之前又负了伤。
 
但是他却执意要把东西喂给我,我甚至有些后怕地想象到,如果刚才我没有醒过来,连知道这些的机会都不会有。
 
而依照闷油瓶的性格,一定会跟胖子一起瞒着我,这样一来就算他答应出去之后和我一起回去杭州,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他跟我一样发病以后,找一个时间不告而别。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一寒。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就算我会死也好,也绝对要让闷油瓶活下去。
 
“胖子,你帮我把……”
 
“他娘的胖爷谁都不帮!那东西在小哥手里拿着,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胖子少见地像是真正动了怒,我清楚他心里难过,但是我没有办法,让闷油瓶为我死我做不到,就算任性这一次也好,我要救闷油瓶,至少让他安全跟胖子一起出去。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觉了另外一个问题,小李呢?
 
“胖子,那个小李呢,不是说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的,怎么……”
 
胖子听到这句话,一下叹了口气。
 
我愣了愣,忽然反应过来:“他……”
 
“找了地方埋了,小哥跟我用刀一点点挖出来的土。”
 
“怎么回事……不是说他会到固定的地方等?”
 
“看样子他是挨了两枪,估计没有逃过去。”
 
我重重地吸了口气。又是一个人,就这么突然地没了。
 
“天真,别太伤心了,我们去的时候他还有口气,说是这辈子二十多年就在实验室里耗着,也就这几年终于出来看了看外面是个什么样,”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微仰起头像是回忆,我突然发觉胖子的发角竟然已经有些发白,叹了口气就听见他继续道,“他说他唯一对不起的就俩,一个是小刘,另一个是一只猫。现在正好可以下去陪他们,他觉着挺幸福。”
 
我默然点了点头,没有接胖子的话。
 
身边人从小刘开始,接二连三的死亡让我到现在体会到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曾经一直留在身边的人不知道哪一天或许就会离你而去,这种想要挽回却又无能为力的心情让我甚至觉得现在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却又不得不拼命让自己接受这些事实。
 
至少,能留下来的我们,都还要努力地走下去。
 
“背我回去。”我一下双手扒拉上胖子的背,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真不放水?”
 
“我真……呃……还是放一个吧,胖子你不准偷看。”
 
“他娘的都是男人你这磨磨唧唧是做啥,难道你小鸟害羞,不好意思见胖爷的威武雄壮?”胖子说这话时候的调笑表情我敢打包票,是前无古人地猥琐。
 
解决完生理问题再被胖子一通嫌弃解决完不洗手就往人身上蹭之后我们回到了原先的地方,看到闷油瓶依旧一动不动地靠在石壁旁,安静得让我觉得莫名的不安,胖子将我放下来坐到闷油瓶的旁边,我轻轻地晃了晃闷油瓶的肩膀:“小哥?”
 
这时候我才发现闷油瓶的脸色比之前似乎还差上一些,胖子看着我这样就把我往旁边拽了拽,摇了摇头:“小哥这几天头时不时就疼得厉害,而且只要一睡着就跟昏了似的,怎么叫都叫不起来,我原先琢磨着是不是受伤太重了,但天真你也知道小哥那体质,这都几天了,一点好的模样都没,我估摸着他……诶天真你要干啥?”
 
我上前捉住了闷油瓶的手腕,使劲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但是心里却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我看到了他掌心里握着的一颗晶润透亮的绿色的圆形物体,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闷油瓶原本平静的脸上有些挣扎的神色。
 
“天真,你他娘的……”
 
“胖子,”我把东西绿色的珠子拿在手里,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闷油瓶微皱起来的眉头,轻轻笑了一下,“你应该不会插手这件事吧。”
 
“我……”胖子停了一下,我则没有再给胖子反应的机会,把珠子塞进嘴巴里一下朝闷油瓶紧闭着的嘴啃了上去,胖子是个聪明人,对闷油瓶束手无策听之任之只是因为他想保全我们两个,等出去后可以慢慢找办法。而我不一样,对我来说,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闷油瓶下次醒过来,一定会把东西强行让我吞下去的。
 
我试图用力撬开闷油瓶的嘴巴,但闷油瓶的力气显然比我要大得多,我怎么用力舌头都伸不进去,无奈只好放缓了动作,用舌尖轻轻地舔舐着他薄薄的唇瓣,这一下果然就有了效果,闷油瓶的眼睫轻轻动了动,唇齿微松,我的舌头卷着东西顺利地滑了进去。
 
但是最麻烦的还是让闷油瓶自己吞下这个东西,以他的警惕性来说,在无知觉的情况下依旧会有本能的抵抗动作,我猜想这是由于从小接受训练的缘故,但又相信闷油瓶一定是熟悉我的嘴巴的,于是跟之前一样,先用舌尖慢慢舔他的齿列,等到觉得他的口腔放松一些的时候推着东西就慢慢往里面送。
 
“嗯……”不知道是不是被伺候得舒服了,这丫眉头逐渐放松了下来,喉结微动,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喉音,气得我差点直接在他嘴巴上啃一口,感情老子在这一门心思想着救人,这家伙倒好,他妈的是直接当亲嘴了?
 
我瞪着他的眼睛,就看见这家伙的眼睫抖得越来越厉害,心里一惊,连忙把舌头往前拼命一伸,莫名感觉就像直接来了个深喉。
 
闷油瓶的眼睛半睁,瞳孔微有些涣散,显然还不是很清醒的模样,却似乎已经认出了眼前的我,马上我就感觉到这家伙的喉头放松了一下,模糊吐出了一个音节,我眼睛一亮,趁机就把东西给他喂了进去。
 
转回头看看胖子,不出意外看到他很自觉的在一边打着手电自己跟自己锄大D,一副我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
 
不对……我一下盯住了胖子,这丫为什么进山也要带着扑克?!
 
“天真,你没事总盯着胖爷我做什么,难不成是暗恋胖爷的这身神膘,我可跟你说,这主意可甭打了,我这属于羡慕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得了吧,就你那……”
 
“哎哟小哥醒了啊。”胖子眼贼尖,立马打断了我的话嚷嚷着丢下牌过来,没事人似的问闷油瓶感觉怎么样了。
 
闷油瓶脸色依然白得没一点血色,清醒过来之后立刻发觉手上握着的东西不见了,脸上陡然冷了下来。
 
“吴邪!”
 
闷油瓶声音有些嘶哑,这回脸是真的冷得吓人,双眸直接盯上了我,情绪强烈看得我一时间心里都有些发毛,总觉得有种做贼被抓的感觉,但是他妈的老子做什么贼,做贼还不是为了这挨千刀的闷油瓶,嘴也啃了药也喂了,到头来这丫还能不负责不成?
 
颇有气势地一眼给迎了回去,一副大爷我就这样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的意思,反正东西你是吐不出来了,其余的再说吧。
 
闷油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等到我被盯得有些发毛的时候一下把视线移开,随即瞥了一眼胖子,胖子重重叹了口气,跟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先离开,我知道这件事他已经不好参与,我和闷油瓶谁没了他或许都是最痛苦的一个。等他走得已经见不到人影了,闷油瓶才把视线收回来,再次看向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刚张口准备说些什么,结果就罕见地被闷油瓶打断:“在这个计划成型之前,他们来找过我。”
 
“什么?你是说……他们实验这件事?”
 
闷油瓶点了点头,像是回忆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那是几十年前,他们希望我们配合他们完成这个实验,但是当时张家已经不剩下什么人,我没有回应。他们就自己四处探查,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不寻常,并且在当时科学的尖端领域物色了一批人,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建立了外面的实验室。”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闷瓶子突然肯开口了,不过总是好事,于是没有打岔,等闷油瓶继续说下去。
 
“随着实验进展,他们发现有一个地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就是把人的意识完全放进动物的身体里,”闷油瓶说着看了我一眼,我无奈撇了嘴,结果这种撞大运的事情就被我碰上了,“不仅这样,他们还发现你的意识一直有回趋的迹象,但同时产生了一个问题。”
 
闷油瓶停了一下,继续道:“你身体里的石蛊,开始对你造成损害。”
 
原来这玩意儿是蛊?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一字一句开口,“这是实验的步骤,即使他们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闷油瓶点了点头,接着继续说下去:“之前的时候实验室里爆发过一场石蛊带来的实验体暴动,他们遗弃了那些人,造成普通人因寄生感染而死亡,同时把下面的一部分实验室封闭。但就是这样也没有阻止它的蔓延。直到后来,他们忌惮这些事会被传开,老九门人心不稳,就一边拿出一部分人手压制,同时派出了一些人进行伪装,潜藏在各家的势力之下,寻找机会逐渐控制各家,必要的时候可以从内部瓦解。”
 
所以才会有假吴邪的存在,所以我才会看到齐羽。冒充我就等于将大部分的吴家势力掌握在手里。
 
“但是因为恐慌,他们之间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导致了现在完全的分裂,之后又被原先合作的解家反扑,解雨臣和瞎子现在就等在外面,那些人就算出去了也不可能再活下来。”
 
我恍然大悟,经过闷油瓶这样一串,瞬间就完全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小花掌着解家,原先八成就是被迫与他们合作的,他们的力量盛极一时,却也没法逃脱物极必反的道理。
 
“你的三叔也参与过这些事情,他作为先前那一批应该死去的人,一直在被他们追捕,他或许知道你也许会被卷进来,在他实在无法掌控局面的时候,选择把东西留给你。”
 
“我知道,三叔把盒子的密码给了我,”我苦笑了一下,即使是这样,我现在连三叔的影子都找不到,或许他还活着,正在哪个地方一边看着我,或许……
 
“那小哥,你怎么突然想在这时候把这些事告诉我?”
 
闷油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像是迟疑了一下,却忽然反问了我一句:“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
 
这回倒是轮到我愣了,这话虽然是没错,对于闷油瓶一向知道得异常地多我也习以为常,但是这丫什么时候养成有问必答的好习惯了?我想了一下,立刻察觉到不对。
 
“小哥,你完全可以在我出去之后再告诉我的,或者干脆不说,我想小花也会跟我说这些事情……”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牙道:“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走了,所以觉得拿这些事告诉我就是补偿?”
 
闷油瓶听到这句话以后,陡然沉默下来。
 
“张起灵!老子连命都不要是为了什么,你他妈就这样糟践自己!”
 
“吴邪,”我看到闷油瓶忽然抬起头,完全无视了我濒临暴怒的情绪,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但眼眸却乌黑漂亮,从微长的刘海后直直地看着我,是一个完全决绝的态度,“当时我没有办法全部拿出来,树的精华一共有两处,一个是树干,另一个是树根。”
 
我一听当时就炸了,这意思就是说他把上面那个拿出来就跑了,下面那个因为事情发展出乎意料现在才开始想是吧,那要是我把那玩意儿吃了,这货是不是就打算装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去死了?!
 
“艹你妈就扯淡吧,老子已经追你追了五六年了,也不在乎再多一次,”我心里的气已经憋不住,双手攥着肩膀使劲晃着闷油瓶,冲着他就吼道,“你妈的再也不要想丢下……唔!”
 
一双有力的臂膀突然抱紧了我,我的双眸陡然睁大,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闷油瓶的舌头凉凉的,软软的,动作轻柔而缓慢,就像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我被这家伙略微生涩却温柔的举动给直接崩掉了脑子里的那根弦,呆愣着张开嘴任他在我口腔里舔舐,吮吸。
 
仿佛这一刻,我终于触摸到了另一个人温热悸动的心。
 
我无知无觉地睁着眼,觉得自己的世界早就被这个人一手构筑了起来,这个人曾经浅浅淡淡的笑,这个人梦里的绝望悲凉。以至于现在我的世界里,也不过是这个人干净澄澈的眼睛。
 
我看到这个人的眼睛里有我。
 
他是喜欢我的吧。真好。
 
但是下一刻,我却忽然感觉到后颈一疼,黑暗如潮水席卷,手电的光变得模糊,所有的光影开始旋转,世界开始崩塌。我下意识觉得难过,试着努力伸出手去抓住他,却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在我的身前碎裂成片。
 
我想留下这个背影,却连说声再见的权利都没有。
 
“等我,吴邪。”
 
“等我回家。”
 
-
对比吴邪的梦有什么联想没有~
怀疑he的一定要看标题,然后默念三遍坚定信念XD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