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番外·风雪(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番外·风雪
 
“哑巴,嘿哑巴你等等我。”
 
这已经是黑瞎子第四次追上来了,在他甩下他之后。
 
张起灵停下了脚步,白雪一下就随着凹陷的轮廓遮住了他的靴面。
 
这里已经是积雪线以上了,长白山的雪从这里开始会终年覆盖山体,更不要说现在已经是深冬。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张起灵也能够清晰地捕捉到茫茫白雪中的任何动静,包括后面锲而不舍的人的脚步和气息。而等他转过头看黑瞎子的时候,他自己的脚印已经开始变浅,或许再过一会儿,就又要被这漫天的大雪盖住。
 
张起灵的头微垂下,神色淡淡,只是看着雪地里自己走过的印迹,直到黑瞎子走到身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哑巴,你再不回去……”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靴子从雪里抬起来。
 
“这是什么态度,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黑瞎子把枪栓拉开,一条手臂平直地举着枪对准了张起灵的一条腿,墨镜下眼尾仿佛跟唇角一起上扬,一字一句轻巧随意,“说到做到。”
 
张起灵再次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一眼黑瞎子,却忽然上前,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了一把短刀,侧手就朝黑瞎子的手臂刺过去。黑瞎子反应也是极快,几乎在张起灵出手的同时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动作轨迹,身体往另一边稍微闪了一下,同时伸手去捉张起灵的手腕,却被后者用巧劲抖开挣脱,顺势矮身反转,单腿在雪地上瞬时扫了半圈过去,激起一阵雪雾。
 
黑瞎子挑了挑眉立刻跳开,和张起灵拉开了一些距离,把枪一下子扛在肩膀上,忽然笑了笑:“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又补了一句:“你就没什么话留着?我看之前北京的那个胖子看着你走也是难过得很,要不是他正好脱不开身,哪还要我来办这破差事,你就不打算给他个解释?”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摆正了头上的遮风帽,慢慢地摇了摇头,脚下错开了半步侧过身,往远处的雪山看过去。
 
黑瞎子“啧”了一声:“白瞎了那几个人的一片苦心。”
 
这句话之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却仿佛有默契似的,谁也没再往前走一步。
 
张起灵恍惚又回忆起了他刚刚从山腹中出来的景象,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待了多久,只知道等他九死一生将第二颗珠子带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温度已经让他感觉到寒冷,大概已经是深冬了吧,他攥紧手里的东西,心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愿望——他想见到吴邪,到杭州去,然后亲手把东西交给他。
 
这是他曾经对吴邪的承诺。
 
而他毫不怀疑吴邪一定在等他,十年的期限他都没有却步,这次回去以后,他想,他就再也不离开了。
 
吴邪,吴邪。
 
等我回家。
 
风雪渐急,天色将晚。
 
黑瞎子的墨镜上已经盖了薄薄的一层雪花,他看着张起灵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儿,意味莫名地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咕哝了一句“傻了”,解下背包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开始搭帐篷,生火。
 
张起灵这时候似乎才回过神来,露出的脸已经被呼啸的风雪吹得冰冷僵硬,他走到黑瞎子旁边,用手套拍开地上的碎雪坐下来,目光停在跃动的火光上。
 
黑瞎子这时候已经掰了块巧克力进锅里,手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两根烟,一根借着火堆点了,另一根扔给了张起灵。
 
“我本来懒得管你的,但是这些事也参与了,你偏要这么玩儿的话……”黑瞎子舀了勺加了巧克力的东西,跟要享受人参汤似的地这么喝了一口,“味道不错,我新发明的压缩饼干煮巧克力,葱油味儿的,要不要尝一尝?”
 
张起灵摇了摇头,把烟放进衣兜儿里,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用布包裹得好好的盒子,目光隐约柔和了一些,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再次放回去。
 
黑瞎子瞧着他这样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差点没把手里的东西给泼出去。
 
“哑巴,你捧着猫的骨头怎么跟抱着媳妇儿似的,说起来他就葬在长沙老家,你也不是没去看过,埋得不深,随便找个晚上……”
 
“瞎子。”张起灵的脸沉了下来。
 
“你想回去找他,我也不会管,”黑瞎子话头一转,脸上笑容不变,“而且除了那儿,没人知道你想干什么。”
 
张起灵看着黑瞎子,他的手指向了天穹。
 
“门里有什么?”
 
“终极。”
 
“什么是终极?”
 
张起灵沉默着,黑瞎子也料定他不会再开口,将烟插进雪地里,笑着慢慢道:“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词的意义,或者一旦进到里面去,会是什么后果。你不是那个世界的人,不可能被它接受。”
 
“他要活下去。”
 
“所以你要回去改他的命?”
 
“嗯。”
 
“就算你会死?”
 
“嗯。”
 
“就算他会忘了你?”
 
张起灵的身体微不可察地一颤,他冷冷盯着黑瞎子,发觉对方像唇尾微挑着戏谑,故意让话停在这个点上,不早不晚,冻在空气里仿佛成了冰锥,下一秒就要呼啸着刺进他的胸腔。
 
张起灵深深吸了一口寒冷的雪气,稳下几乎要从胸腔中溢出的不安和茫然,移开目光看向远处模糊的雪山阴影。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听说过,这个被自己称为“终极”的地方,在现代的认知中应该叫做“第四维度”。
 
张家世世代代守护的秘密,就是这青铜门后的异度空间,一个时间无限趋近静止的存在,一个或许能获得长生的地方。
 
他并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进入青铜门以后他在边缘的虚无地带看过想过,却没有真正进入过——这个世界里的人是不应该进去的,他无法想象那时候的他究竟会变成什么。但是只有在那里,时间才会对他展现出全貌,只要走进去,任何一个节点对他来说,都一样触手可及。
 
“哑巴,不只是他,所有人都会忘掉你,”黑瞎子看着他站起身,重新背上军用背包,终是收敛了笑,“而你的命,也会被它抛弃,从你进到那片区域起,就已经开始死亡了。”
 
“谢谢。”
 
张起灵的脸上看不出悲喜,他只是淡淡地看了黑瞎子一眼,点了点头,随即一步一步离开,迎着无边的风雪呼啸,耳畔却响起了吴邪铺子里那个小伙计的声音。
 
“张……张老板,这是我家老板留给你的信,他……那几天他精神很不好,但是还是找我把笔和纸带过去……我以为他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提神,但是……”王盟的眼睛发红,声音有些哽咽,他小心地把信拿出来,交给了张起灵。
 
“但是老板都没来得及写完……”
 
他闭了闭眼,忽然弯下身,用手捂住胸口,一股绝望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他坐在这漫天的风雪里,蜷缩起身体,仿佛一只孤独的兽。
 
这就是永别了吧?
 
这就是永别了吧。
 
黑瞎子坐在石头上,听到皮靴踏在雪里的吱呀声响渐行渐远,也不再费力去看,而是自顾自地把东西吃完。他向来都不看好这种未知事情的可能性,但也从来不拒绝所有可能的惊喜——或许在下山之后,他就会看见一个,生龙活虎的吴邪了。
 
他往火堆底下又垫了几块石头隔离开融化下流的雪,墨镜上倒映的火光更加耀眼,镜片下的眼睛像是在笑。他们本就属于孤独,行走在时间的边沿,而从现在开始,对于他和这个世界来说,张起灵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他抬头看了看地上被风雪逐渐掩埋的脚印。
 
还觉得怪可惜的。
 
-完-

人类已经不能阻止我的脑洞了!先把番外放上来大家应该好理解一些,吴邪视角有限制不能讲述全局,这篇番外也是发生在正文里面的一个片段,和正文衔接。
看到后面大家应该就能完全理解小哥究竟要做什么了。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