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四十二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四十二.
 
我把监控画面反复拉过几遍,闷油瓶是在阿怡之前进入房间的,我并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目的是什么,但还好,他一直都在监控范围之内,而且没有可疑的举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发觉了摄像头所以没动。
 
而在他进房间没一会儿阿怡也进来了,但她只是脚跨进监控的范围内摄像头就忽然剧烈晃动了一下,随即成了雪花屏,于是我又找人调出走廊的监控画面,确认进办公室的第二个人就是她。
 
在拉看的过程中,画面被一帧一帧放到最慢,模糊能够看见在监视器晃动之前有一个东西朝这边打过来,而通过分析辨认后确定这玩意儿是从阿怡的角度飞出的,于是所有的疑惑不解自散,不过秃头给的看法是没有确凿证据不能确定就是她,口气明显带着偏袒,但对比之前已经弱多了,连赔偿医药费的事情都没有再提。
 
我暗自松了口气,但同时又觉得疑惑。
 
如果说阿怡是在之前就已经有准备的话,肯定不会连毁坏监控的手法都这么拙劣,事先还不跟踪闷油瓶,但如果并不是准备,只是偶然看到闷油瓶忽然有的这个陷害的想法也说不通,揍自己只为了栽赃他,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
 
我就这个问题问闷油瓶,他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认识。
 
“那她是看上你了?这么死乞白赖地想赖上你,”我和闷油瓶再次坐进了病房,看这家伙精神似乎还好的样子也就笑着调侃了一句,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也没在意,开始进入正题,“你先开始怎么连药都没打完就跑二楼去了?”
 
闷油瓶听到我的话沉默了一下,“他们说你和他去了二楼。”
 
“你……你去找我?”我有些惊讶,怎么也没想到闷油瓶会这样说,当时小李因为想问我话所以带着我往那边走,但是没到目的地就敷衍着说完了话,随即就跟他去拿药,所以没在二楼停多久。
 
这家伙去找我干什么,还怕我跑了不成?
 
“小哥,我是跟他去拿药了,没一下就回来了啊,先开始不是都跟你说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闷油瓶静静地看着我没开口,于是我也笑着看回去,结果就在我脸都差点笑僵了的时候这家伙突然叹了口气,用那只没打吊针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小哥……”我觉得自己的脸绷不住有点抽,这家伙跟大人摸小孩脑袋似的算是怎么回事,还叹气上了,解释一下有这么困难吗?“行了行了,不想解释就不解释吧,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从青铜门出来的,又为什么要做那些事了吧?”
 
闷油瓶对这个问题没多意外,估计也是早就知道我肯定要问,于是也有了准备似的,淡淡摇了摇头,就开口道:“从今天开始到八月十七号那天,你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距离最好控制在五米以内。”
 
“等会儿,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开口问道,“难道有人要杀我?”
 
脱口而出后我自己也是一愣,随即就觉得不对,八月十七号不是闷油瓶三年前进青铜门的时间吗,为什么闷油瓶特意说是那一天?如果是追杀的话,到那一天难道就会截止?
 
脑子里这团乱麻随着闷油瓶莫名其妙的话变得更加没头绪,闷油瓶先是提前出门端了一伙人,然后就带着一身伤立马跑到我这边来,看这架势是要当我的保镖。
 
目的性太强了,闷油瓶都知道些什么,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你说话,张起灵。”
 
闷油瓶依旧维持着一贯的沉默,这家伙要是不想说话的时候是没人能逼着他开口的,于是我一直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什么破绽来。而这时候他的头微微往下垂,刘海跟着滑下来遮住了眼,让我怎么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艹,好像一碰到闷油瓶我这几年就他妈跟白混了似的,看着他这幅把自己锁黑屋的样子就来气。
 
偏偏又死乞白赖地想跟着他。
 
我叹了口气,软下语气来跟他打商量:“小哥,你不想说就别说吧,当我没问,但我也不可能这么配合你,盘口的事我肯定要去处理,你这几天发烧受伤我也不能让你跟我一起出去……还当什么保镖,你把身体养好就谢天谢地了。”
 
“她是他们的人。”
 
啊?我一愣,思维还没跟上闷油瓶的话。
 
“阿怡,是他们剩下来的人。”
 
“……我知道了。”恍然大悟闷油瓶所指,这就相当于这家伙承认自己做的那些事了,这算是已经撬开了这只瓶子的口了?我心里苦笑了一声,气儿还没松完呢,就听见这瓶口又漏了。
 
“我跟你一起去盘口。”
 
……这种不容置疑坚决没商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你这是在做交易吗?他妈的什么时候这闷瓶子变得这么奸了,这种不用想都能猜出来的事,你跟我说我就得带你去啊,白日梦做得也太美妙了。
 
我朝上看了一眼,果然就看到了差不多要吊完水的瓶口,于是立刻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哥,我去喊人帮你拔针。”
 
——然后迅速撤离战斗场地。
 
等到我跟闷油瓶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在医院和闷油瓶折腾了一天,好不容易打完针拎了一堆药出来,闷油瓶的状态看起来比上午倒是好了很多,这点总算还是让人欣慰,虽然这家伙还是一副对人爱答不理的样子,但给人的感觉总算没有从前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这不还有意识有觉悟知道乖乖把自己的药拎好吗,我莫名有种吴家有瓶初长成的成就感。
 
“小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吃街上,我心里有了些打算,转头看着后面的人,闷油瓶就跟个乖宝宝似的停了下来,抬起头静静地看着我。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他也不动任我摆弄,感觉不烫了我还是多问了一句,“还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闷油瓶摇了摇头,随即走过来自然而然握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刚想把手抽出来,却陡然觉得他的力道迅速加大,覆盖在掌心的温度仿佛恰好一般,连同身边这个人的纷杂情绪一起,一直从指尖熨烫到了心底。我的心里陡然生起了一些异样的感觉,视线也被路边蒸笼冒出的热气阻隔,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仿佛整个世界都像是一个幻觉。
 
只有指尖流淌的温度是真实的。
 
“喵——”
 
不知道从哪儿忽然传出了一声猫叫,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就看到卖包子的小贩铺子下像是有一团灰色的身影,隐约看不太清晰,我有些好奇,注意力一下被吸引过去。
 
“小哥,你看这底下还藏着只馋猫儿,不知道是不是等着偷这家铺子的包子吃。”我转头看着闷油瓶指了指底下的那一小团灰毛儿,脑子里却恍然有奇异的熟悉感,仿佛脑子里已经能描出一副猫偷包子的滑稽情景了。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往底下看,闷油瓶意外地像是怔了一下。
 
我看着他的模样觉得像是哪里有不对,却又说不太上来,只能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掏出钱买了几个包子,摊主因为才出摊不久,顾客还不是很多,这时候正忙着擀皮儿包包子,看到我来倒是很热情,利索地找了钱,用袋子把一笼小包子装好了就递给我。
 
“嘶——烫死了烫死了……小哥你快接一下!”一下被包子的温度烫得不行,我的生理眼泪都快被逼出来,手托着包子袋很想缩回去,但又怕东西给掉了,只能小幅度晃着手把东西往闷油瓶面前放,这家伙倒好,看着我心急火燎地丫一点儿要着急的意思都没有,不紧不慢地伸手过来就着我拿着包子的手咬了一个包子,头一仰嘴巴一松,把东西给扔口里嚼。
 
我目瞪口呆地瞧着这家伙的动作,一下连烫都给忘了。
 
然后闷油瓶这才把包子袋从我的手上拎走,留给我一个高冷的背影……不,他丫的压根没打算松手,拽着我就往前走。
 
“等等,小哥。”我反握紧他的手拉着他停下来,闷油瓶转过身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拎着包子提到我跟前,我故意摆了摆手说不用,估计他也是真饿了,明白我的意思之后就跟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往嘴巴里塞了一只软乎乎的包子,一边的腮帮子撑地微鼓起来,跟着咀嚼的动作上下微动,活像只馋嘴的松鼠。
 
我忍住没笑出来,等闷油瓶解决掉准备去咬第三个包子的时候迅速从他嘴巴底下夺了食,一口叼跑一个,塞进嘴巴里咬了一下,结果差点没把自个儿给烫坏,仰头张口直哈气,用手不停地扇着风,他一下就愣了,眨了眨眼看着我,乌黑的眸子里倒映出夜市上的灯火,又像天上的星星揉碎了撒进眼底,蓦地微芒闪烁。
 
我好不容易把东西给吞下去,这下被他却看得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两声松开闷油瓶的手,从袋子里再拿一个包子,指了指包子铺底下的那只灰团儿,“小哥,给它也吃一个吧,我觉得跟它挺有缘的,总看着像眼熟。”
 
闷油瓶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我蹲下身低头朝底下看过去,小东西猛然看见我发现它,迅速摆出了一副戒备的态势,于是我赶紧晃了晃手里的包子,然后掰了一块下来扔到一边,它像是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图,不过还是有戒备,在原地站着不动,只不过那只不停晃动的尾巴暴露出了它的真实想法——这小东西心里的小九九真多。
 
它虽然迟疑,但一旦行动起来速度就变得飞快,一下窜到我的跟前叼起半个包子就再次跑进铺子底下,吭哧吭哧吃完了以后从底下冒出个头来,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就盯着我手里的另外半个包子不动了。
 
呦,还真是个馋猫儿,你知道我旁边那个闷瓶子是你们家亲戚吗,也是个馋的。
 
心里偷摸乐了一下转头去看闷油瓶,正好对上他看着我的视线,结果一没留神就感觉手上一轻,转回头去就看见果不其然就是那只猫从我手上把东西给直接抢了。
 
嘿,小猫崽子!
 
对着那条耸动的尾巴鄙视了一番,我也懒得跟一只猫计较,反正也是给它喂的,吃了就吃了吧。
 
“小哥,我们回去吧。”看了一眼旁边逐渐拥挤起来的人群,喂完了猫我也不打算再待着,反正自己也不饿,想着今晚回去就让闷油瓶早点睡,明天再出去给他买点好菜吃,这几天他都应该在家里好好休养,说什么也不让这家伙跑出去胡闹了。
 
闷油瓶却停着没动,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往我身后指了指。
 
怎么了?我疑惑着转身,看到窝在人家小铺底下偷吃的猫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小东西身上像是刚从泥巴里面滚过一样,不是一般的脏。
 
于是我心里莫名有了这么一个猜想——它从前可能是一只白猫。
 
不过这只猫显然没有我想象力丰富,此时它只是仰起头,冲我“喵”了一声。
 
“行了行了,不用谢,就当我请你了……”我摆了摆手,对自己竟然貌似在跟一只猫做交流觉得实在好笑,不过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跟猫这么有缘了?昨晚梦里是一只黑猫照水坑,今晚走在这大街上就给白猫投了个食,现在还在跟它说不用谢。
 
我刚准备开口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给闷油瓶当笑料讲讲,结果就看见这家伙脸上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做出一副正在认真思考问题的神情。
 
——难道这家伙在研究刚刚我跟它交流是走的心还是走的肾?
 
闷油瓶这会儿倒像一下就对上了我奇异的脑电波似的,抬头看着我一字一句问出口:“你听得懂它的话?”
 
我愣了一下,表情变得扭曲,没忍住狠狠笑了个场。
 
-
另外有新文,忍不住脑洞写了一点,设定是双重人格邪(天真邪/沙海邪)x机器人瓶,有人感兴趣吗?感兴趣我发上来,当然主要还是在这篇文上,那篇更得估计很慢了,恢复正常速度。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