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四十七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四十七.
 
“我说小哥,天真这是还没……嘿,天真,你总算是醒了。”胖子大大咧咧地坐下来照着我的肩膀就往上拍,我也毫不客气一拳打了回去,对着胖子笑起来,“怎么,看到我比你起得晚觉得自己酒量就比我好了?”
 
不说这句话倒还好,一说胖子就来劲:“天真,话可不是这么说,你丫昨晚喝一半就给吐了,吐完丫还直接躺了,这不,还是小哥给你换的衣服,把你抱回床上睡了一宿。”
 
“我吐了?”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赶紧低头闻了闻,结果闷油瓶这时候好死不死地来了一句:“昨晚已经洗过澡了。”
 
晴天霹雳。
 
我的脸腾地就烧了起来,之前没挑明这层关系还好,现在他妈的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昨天闷油瓶还给我换了衣服洗了澡,那我这一点隐私岂不是全部被面前这个家伙给看没了?
 
胖子一下就看到了我的脸色,嘴巴里继续补刀:“天真,你怎么一下跟个小媳妇儿样了?都是大老爷们洗个澡怕啥,我还捏着鼻子给你扒了衣服呢。”
 
Game over,我在心里直接把这俩圈圈叉叉了三百遍。
 
“胖子。”闷油瓶罕见地开口看了一眼胖子,胖子愣了一下,忽然像按开了什么机关一样,猛地一拍手就蹦起来,急吼吼地就往外跑,丫好像还觉得不够表现自己的心情,一边跑还一边喊:“天真,小哥,等着胖爷我给你们一个惊喜!”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哥,他怎么了?”听见门“哐当”一声,我差点没忍住想跑过去看看门是不是给摔坏了,心说胖子这丫犯的是什么毛病,两句话还没骂完,结果就感觉闷油瓶已经从身后抱住了我,脑袋磕在我的肩窝上,蹭了蹭我的脸颊,一副乖顺粘人得不行的样子。
 
“小哥……?”
 
闷油瓶没有回答,只是我感觉他抱着我的手又稍微紧了一点。
 
这两个都在闹什么乌龙,我莫名其妙了半天,依旧没理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破罐子破摔懒得理会,况且……现在的气氛也不适合多想,无奈笑了笑,我把手放到闷油瓶的手上,轻轻掰开他的手指,将五指一根根与他的交叠,相扣。闷油瓶永远都是这样,他从来不会说什么好听或者多余的话,我也只能从他这些似乎小动作里感受出他的心意。这个人是真的喜欢我的——唯有这一点我能够笃定。
 
那就用他的方式来回应他吧。
 
闷油瓶感觉到我的小动作,像是得到了肯定一样,脑袋轻轻往我的脖子那儿歪了歪,贴得更紧,呼吸的热气一下子洒在我的脖颈上,弄得我觉得痒得不行,缩着脑袋往后躲:“小哥,痒,别闹,起床去吃早饭了。”
 
“……嗯。”闷油瓶停了一下,像是不太情愿地淡淡点了头,我松开他的手转头瞧着这家伙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凑近在这家伙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于是我满意地看到了闷油瓶跟死机似的怔在原地好几秒都没反应过来,1:1,这局扯平。
 
之后我又找机会问闷油瓶关于胖子的事情,丫显然就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结果死咬着瓶盖就是不开口,说什么不会有危险,等他回来就知道云云,我却不太放心,看胖子跟磕了药似的兴奋劲儿就觉得不靠谱,拿手机就给他把电话拨了出去,结果一声响亮的手机铃就从沙发里传了出来。
 
艹,连手机都不带,他妈的他不会被人弄死在外头吧。
 
这会儿是真想联系都联系不上了,胖子这是跑得真干净,在杭州跟在他家似的,完全不用人看着,不知道在外面自己晃悠两圈晚上会不会自己回家。
 
“那小哥,今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闷油瓶想了想看着我:“你呢?”
 
我看着闷油瓶的样儿,他那点心思我现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就是怕我出去玩儿不带上你吗,我摆了摆手,“小哥,我还能去哪儿,不就是在家陪着……”
 
“铃铃——”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熟悉的铃声从口袋里飘出来,心里腹诽了一下最近我这手机都快成有奖热线了,每天都有人要来打两遍踩狗屎运。
 
“小哥,我接个电话。”看到来电显示上的是白狼,我拿出手机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就往阳台上走,白狼的电话我直觉是不能被闷油瓶听到的,他隐瞒了我一些事情,一旦他知道我想自己去弄清楚八成就会阻止,而如果我猜得不错,白狼应该是要告诉我闷油瓶衣服的消息。
 
我走到阳台,把电话给按掉,然后发了一条带着暗语的短信过去。
 
白狼也知道我这个习惯,有时候做事不得不防一些厉害的角色,只不过今天竟然是闷油瓶,我苦笑了一下,握着手机等白狼把信息回过来,想着要是算上闷油瓶的话,他估计得是个大boss了。
 
没一会儿白狼就直接用彩信发了一张图片过来,上面有一件厚厚的棉衣,还有一顶防风帽,都带着不少血迹,一些地方甚至已经被撕烂,不过具体的细节因为照片像素的关系还看不太清楚,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让白狼先把东西亲自带过来交给我,结果没等短信能发出去,就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爷,衣服里面的东西我觉得有些蹊跷,现在已经在火车上,最迟今晚就能拿回来给您看。”
 
我一扬眉,想一块去了。
 
不过他的这句“有些蹊跷”是什么意思,衣服里能有什么,就闷油瓶那个性子,难不成放了两部小黄碟?
 
我一下在心里乐起来,那真是个大惊喜。
 
不过想归想,这次白狼竟然这么重视这件事,以至于直接放弃了长沙盘口那边的事专程跑过来一趟,这让我觉得很意外,闷油瓶衣服里有什么?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反而莫名有些奇异的预感,如果这次我不抓住这些看似平常的细节摸索找下去,就会与自己想要的背道而驰。
 
而我现在所做的像是把冥冥之中的一根绳索抓在手里,让它引着我往一个未知的方向走过去。
 
我站在阳台上自顾自地想了很久,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或许我还需要时间去弄清楚这些事,它们之间的有一些我现在还没遇到,不过总会在通往未来的路上等着我。
 
想清楚了这些,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后。我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对着手机把刚刚和白狼的短信记录按了删除,随即合上手机,开口叫了一声闷油瓶:“小哥?”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猜他心里现在肯定很疑惑,但是以这家伙的性格也不会贸贸然去问一个表面上和他没关系的问题。或者这家伙也知道,一旦问了我就会察觉一些事。一个人问问题的角度通常能反映出他们关注的点,从这些点反推回去,就是他们心里真正在想的东西。
 
我已经不指望他告诉我我想要的,所以他也别想从我这打听出什么。
 
“小哥,今天晚上我要出去一趟,长沙盘口那边有人要过来找我……小哥,我不会有事的,又不是去土匪窝子里送死。”我撇了嘴,看着闷油瓶稍微有些变化的表情就知道这丫肯定又要拦着我了。
 
“我跟你一起去。”
 
“小哥,你这些天总不能无时无刻都跟着我吧,离八月十七号怎么说都还有十来天,我这一个大活人也不是不能照顾自己,况且你说的那些什么原因我都不知道,我不是不信任你,小哥,只不过……”
 
我绞尽脑汁想说服闷油瓶不要跟着,结果这丫直接淡淡地来了一句:“你打不过我。”
 
我立马闭了嘴。得,实力差距摆在那儿,这丫就是哪天一时兴起要把我下锅炖了我也跑不了。
 
等到傍晚的时候,白狼给我来了短信,说是已经到了,我告诉他不要过来,直接把东西放在铺子仓库的暗格里就行,哪天有时间我就去取。
 
合上手机放进兜里,我捏着鼻子把垃圾袋系好,这时候闷油瓶正洗了碗乖乖从厨房里出来站在我旁边,我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一手拎了一个垃圾袋就往外走。
 
于是这家伙很自觉地继续跟在我后面。
 
至于吗,丫不就倒个垃圾,照这趋势发展下去,我上厕所都不用带纸了,反正不愁没人帮忙拿。
 
认命地叹了口气,我把底下铺子的门打开走出去,想着这也有几天了,看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就让王盟继续回来看铺子。
 
正想着就感觉自己手上一轻,转头一看,闷油瓶已经从我手里拿过了垃圾袋,精准地抛进了路边绿油油的垃圾桶。
 
“小哥,谢了。”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出意外地见人摇了摇头,然后过来牵我的手。
 
这丫还牵手牵上瘾了,我心里直乐,也不客气地捏了捏他的手,既然已经出来了就顺便带着闷油瓶到湖边散散步,反正傍晚湖边也凉快,我没忍住笑了笑,顺便体验一下生活,去去冷清沾点儿人气。
 
“小哥,咱们去西湖边逛逛吧。”
 
闷油瓶“嗯”了一声:“不等人了?”
 
我摆了摆手半真半假地说了两句:“算了吧,小哥就你这性格,估计知道了又得拦着我,还不如不知道。”
 
随即又补了一句:“你别问,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
 
闷油瓶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跟着我一起抄了条小路往湖边走。
 
我朝他比了个“v”的手势,一边走着忽然想起来口袋里还有两根棒棒糖,这种棒棒糖从前我被人骗着吃过,一口含进去差点没酸掉我的牙,从此以后对这玩意儿敬而远之。
 
不过捉弄一下闷油瓶还是可以的。
 
“小哥,吃糖吗?一人一根。”我转头笑着冲闷油瓶晃了晃手里的两根糖,往他手里塞了一个。
 
闷油瓶似乎迟疑了一下,不过也没拒绝,我跟没事人一样在他旁边把自己那根的糖纸撕开,就见他果然没防备,撕了纸就把糖吃进了嘴巴里。
 
然后下一秒我就看到闷油瓶的动作一停,五官一下变得微有些扭曲,无奈地又看了我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我跟个恶作剧成功了的小孩儿一样,弯着腰就大声笑了出来,难得见闷油瓶也有吃瘪的时候,随即又有些后悔之前怎么没把手机带出来给他留张照片做纪念。
 
我笑了半天,渐渐地觉得肚子有点抽得疼,停下来以后才发觉闷油瓶半晌都没动作,也不出声,心想难不成真生气了,连忙摆了摆手抬起头看着闷油瓶:“小哥,抱歉抱歉,我下次不开玩笑了,你……”
 
随即我就听见“咔嘣”一声响,还没反应过来这丫为什么把糖给咬了,就看见闷油瓶把剩下的半截糖从嘴里拿出来,一下子凑近了我的脸,啃上了我的嘴巴。
 
我一下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闷油瓶两条手臂给抱住了,这家伙身上的力气大得吓人,嘴巴这时候也一点不闲着,撬开我的牙齿之后舌头就进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就突然感觉到了从嘴巴直冲上头顶的酸味,酸得我一下子差点找不着北。
 
妈的,被这个蔫坏的闷瓶子给坑了。
 
足足有半分钟以后这丫才舍得放开我,连着糖一起用舌头卷走,我立刻推开他在一边拼命地喘着气,嘴巴里的酸味让我的口水直泛滥,脸上早就烧了起来,这里还他妈是外头,这家伙就算开玩笑也挑个好地点,万一要是被人看到……
 
我一转头,远处两个不明身影一下蹿着就溜进了拐角里。
 
我心里直接凉了半截下去,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闷油瓶,这下好了,嘴巴也啃了仇也报了,他丫顺便拉着我在外头还出了个糗。这西湖边上我还真是常客,要是被哪个熟人看到传进了左邻右舍的耳朵里,以后还真不太好做人。
 
或许是看到了我脸上不太好的表情,闷油瓶先开始似乎带着的浅淡笑意也收了回去,一下似乎变得带了些试探的意味。
 
“……吴邪?”
 
“没事,小哥,咱们继续往前走吧。”口里的酸味慢慢过去了,我看着闷油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委婉一点。我的顾及太多,但也知道闷油瓶他这样是喜欢我的表现,他的心思细,从前身上担子也重,就算心里觉得难过也不会告诉别人。
 
现在好不容易都学会和我开玩笑了,我又怎么会拒绝这个人,说你这样其实欠妥当。
 
闷油瓶估计也没信我没事的说法,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跟个塑像似的,这种沉默的状态倒像是在考虑什么。相处了这么久,我一看就知道这丫肯定是看出我像不是很乐意的样子,就在考虑不能再开这个玩笑,应该保持沉默。闷油瓶这家伙就在这种方面贼精,一点小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不过对比起其他人的想法来说,我最在意的还是这个闷瓶子的感受,所以我自然也不会让他失望。
 
故意转身朝闷油瓶挑衅着扬了扬眉,我抓着他的衣领就凑上去回啃了一口。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