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1(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1
 
“胖子,你必须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拿起电话就冲着胖子不客气开了口,“我跟你说要的是小狗崽,他妈的你竟然给我弄了只狼崽子来?!”
 
对面的胖子像是正在吃东西,听到我的话噎了一下,猛地咳嗽起来,过了几秒钟跟要他生孩子似的开始嚷嚷:“什么!狼崽子!呸他娘的,胖爷我就知道那些人不靠谱,是说拿货的时候怎么答应那么痛快,还只收了一半的货钱,感情他们老早就……”
 
说到一半他忽然发觉哪里不对,立马又给我改了口:“等等天真……我什么都没说,你刚刚也什么都没听到,我……”我听到他暗自嘀咕的那些话火气噌噌地冒了上来,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你要不把这事儿给我解决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牙齿咬得痒痒,要不是跟他隔了两个城市,恨不得能立刻冲过去把那家伙的脑子掰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已经被钱的铜臭味儿给腐蚀光了。
 
气死我了这死胖子。我暗自在心里又对那胖子抽了几十下小皮鞭,想着他一贯没饭吃时候的痛苦表情才觉得平衡了一点,转身刚出书房,没意外地看到一只小黑毛团儿就凑了过来,在我的裤腿上来回蹭,一副很是亲昵的样子。这动作要放在从前我也就被他的讨好给萌的缴械投降了,但今天说什么我也不能上这小东西的当。
 
它可是只狼崽子。
 
我叹了口气,这狼崽还是上个月我心血来潮让鼓捣宠物生意的胖子给我捎的,原本是我妈说觉得年纪大了,我又不在身边,电话里提了一句就想养点什么小动物,我就一下想到了还有胖子这号人,连忙跟我妈说让她先别买,我有熟人做这行的,等选个好的种便宜买了过节一路带回去给我妈。
 
当天我就联系了胖子,让他给我挑只小狗崽,当时我琢磨着自己还得两个月才回家过年,所以说越小越好。结果相信胖子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胖子那丫虽然自己鼓捣宠物生意,但从不乏看走眼的时候,还特贪便宜,现在贪起来连带我能一起坑。
 
所以这一小就小出了问题。狼和狗好分,狼崽子和狗崽子难度就大得多,以至于我糊里糊涂把这只抱回来的小黑团儿好吃好喝招待了一个月,到今天才发现这丫竟然是条狼。
 
我倒不担心我妈那儿说什么,大不了到时候再买只狗带回去就行了。
 
关键是这条狼要怎么处置?
 
我正想着事情呢,脚边的狼崽子蹭了我半天却等不到回应,一下似乎有些不甘心,就开始用牙咬我的裤腿,往一边拉扯,以期能引起我的注意。
 
我有些无奈地瞧着脚边这只还无害的小狼,终究没能狠下心不理它,还是伸手把它抱进怀里,坐到沙发上顺手给他捋了捋毛。这事毕竟不是它的错,在杭州狼肯定是不准养的,它能被卖到我们家来估计是有人上山捣了狼窝,或者干脆就是它自己跑出来被人在路边捡到,当成小狗就糊里糊涂给卖出去了。
 
或许狼也有那么些雏鸟情节,刚拿回来的时候这小东西才睁眼不久,就看着了我一个人,再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投喂,这家伙现在跟我特别亲,跟家养的小狗简直没什么区别,看到我回家了就过来蹭我的裤腿,甚至还喜欢赖在我腿上睡觉,除了不会摆尾巴和汪汪叫之外,十成十的黏乎人。
 
但就是这样我也有隐忧,毕竟是条狼,长大了以后不说我不能光明正大把它带出去遛,就算养在家里我自己还害怕呢,万一误伤了我怎么办?
 
感觉到怀里的小狼崽子好像又有什么动静,我低头去看,就瞧见它闭着眼睛,嘴巴无意识地动了动,正好我的手放在旁边,他粉色的舌头从嘴巴里伸出来舔了舔,然后自然而然地含了进去。
 
感情这是把我当成他妈了?
 
估计是含着手指比较安心,虽然我也绕不过来这到底是个什么逻辑,但怀里的小东西明显安稳了许多,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凑近了去看它,要说这只狼长得是真挺漂亮,我观察过它的眼睛,漆黑清澈,像一潭沉静的水一样。而且一般的狼多是灰色或土黄色,但这只偏偏浑身的毛都是纯黑的,只有四只爪子那里抹着一点白,胖子当时还很文艺地跟我说这玩意儿稀罕着,叫踏雪,也不知道是听谁忽悠的。
 
算了,管他谁忽悠的,反正狼崽子已经进家门了,实在不行我就自己养着,等它长大一点就专门把底下的仓库腾出来给他,再做个笼子,弄条狗链子拴上,是狼也是独一只,只要我做好防护措施,再把它当狗训几个月,就不信这丫能发现自己属狼。
 
打定了主意,我看小狼睡得还挺熟,就慢慢挪动身子,把它往自己的窝里放。
 
哪知道我刚把它抱起来,这丫立马睁开了眼睛,嘴巴里还咬着我的手呢,就顶着一个黑不溜秋的脑袋看我。
 
看什么看,看我也不能抱着你一直睡下去,该回哪睡回哪睡,还把你丫惯出毛病来了。狗崽子我可能还多疼点,狼崽子对你太好了万一哪天蹬鼻子上脸一不高兴咬我一口,我上哪儿哭去?
 
于是在它不情不愿的模样下,我还是成功把它放进了靠近暖气片的窝里,它或许是真困了,就蹭了蹭我的手,蜷起身体挨着里面继续睡。而我则看见家里那罐奶粉不多了,打算去超市再买些回来,顺便也买些菜,给自己加个餐,告慰一下自己受到惊吓的心灵。
 
不过说起来,我发现这丫是狼不是狗,还和它最近嗜睡脱不了干系。
 
我因为是第一次养狗,生怕出了什么差错,所以网上的资料查了一堆,生活习性什么的全部摸了个底朝天,按理说像两个月大的小狗就应该不那么喜欢睡觉了(其实狼也不喜欢睡),所以自己还生怕它会出什么问题,就急吼吼地带着它跑了一趟宠物医院。结果在排队候诊的时候我抱着这丫没事干,就看宠物医院上挂着的饲养知识玩儿,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出毛病来,我才发现自己怀里的这只跟其他的狗真有不一样,除了粘人,叫唤摆尾巴一点儿都没有。
 
于是我偷摸找到了旁边一个工作的小姑娘,她一看我抱着的“狗”,当时脸就绿了。
 
还好我溜得快,不然要是她再一着急,把其他人都喊过来,我这养狼的消息得传遍十里八乡去。
 
-
一言不合挖新坑,我觉得最近搞复杂的文不适合我,还是小甜文比较轻松~坑会填上的,不能把自己埋了!

评论(13)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