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2(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2
 
我从超市拎着慢慢一袋子东西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擦黑,进门开了灯,我照例往前面看,结果却没发现小狼的踪影。
 
不对劲,我有些疑惑,这小东西平时就算睡觉都鸡贼得很,只要一听到门响就会跑过来迎接我,当时我心里还沾沾自喜,想着这狗这么小就这么警觉,长大了一定是看家小能手,这回给我妈挑对了,她老人家说不准一开心就推了我过年的相亲安排。
 
不过现在这丫成了只狼崽子。
 
就在我心里遗憾的时候,忽然听到从杂物间传来的一声响动。
 
是小狼?跑杂物间里去做什么?我揣着满肚子的疑惑,刚走到门口,却猛然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蜷在里头,一听到我进来就直直盯着我看,看那动作竟然还想往我这边扑。
 
我身上的冷汗“刷”就下来了,但好在反应很快,没等他能得逞就立马拉门了上锁,掏出手机按了警察叔叔的热线,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他妈的,竟然遭贼了!
 
但还没拨出电话,我就听见敲门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同时听到的还有类似兽类的含混声音。
 
我停下动作,一个莫名其妙的怪异想法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这里面的人,该不会就是那只狼崽子吧?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得魂都飞了一半,这是哪儿?这是现实世界,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魔幻大片,我们要相信科学,世界上是没有妖魔鬼怪的,科学是第一生产力,飞速发展的新技术给我们带来了物质的发展,于是我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
 
阿西吧,要死就死吧。我咬着牙,慢慢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那人好像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跟着门退了一下,腾出空间让我把门完全打开。
 
但他没有像刚才那样立刻过来,而是半跪在地上,静静地看着我。
 
我操要不要这么坦荡荡的,我瞧着他光着身子一点没害臊的样,心说你不嫌弃我看我还嫌弃看你呢,但是为了确认他到底是不是狼,我还是开始仔细打量起他来。或许是他也察觉出我的意图,想了想竟然直接躺在了地上,我一愣,心说这是什么脑回路,却在下一刻陡然联想到另一件事。
 
动物都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如果它躺下将肚皮露出来给对方看,就说明它想向对方展示自己是完全不设防的。
 
这丫还真是那只小狼?
 
我犹豫了一下,顺手拿起用来喂它的奶瓶,看着里面还剩了一些牛奶,就对他晃了晃,这一招果然有效,这丫看着是个大男人,估计心智也比一般的小狼水平高不到哪里去,看见奶瓶明显心动了,摇摇晃晃想往我这边走,结果他似乎是还不习惯用两条腿走路,刚站起来腿就一软,又跌了回去。
 
他显得有些茫然无措,只好抬眸望着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我心里郁闷得不行,脑子里三观跟被敲碎了重造一遍似的,猛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进错了门,丫这根本不是我家吧,还是说我穿越到了奇幻小说里?先开始说我养了只狼我勉强还能接受,现在告诉我这狼大变成活人?
 
我叹了口气,看着这家伙这次似乎想用四肢爬过来却总觉得别扭的样子,赶紧过去先把这丫捞起来抱在怀里,然后扔上沙发放着。
 
“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拿套衣服穿,别到处乱跑。”
 
他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我的话,迟疑半刻,还是安安静静地望向我。
 
由于这家伙变成人之后身材跟我差不多,所以衣服穿在身上倒是正好,但他明显不习惯身上套着的这层布料,于是我刚把衣服给他穿整齐了,一转身拿裤子,就发现他丫把袖子给脱了。
 
我耐着性子给他穿了第二遍,刚拿起裤子,结果他丫手一缩,袖子又掉在了旁边。
 
“……”很好,你逼我的。
 
我把袖子再次给他套了上去,这次不由分说将衬衫袖口的扣子也给他扣结实了,然后幸灾乐祸在旁边瞧着他拉着袖子往外蹭,却蹭不出来的模样。他有些迷惑地想了想,然后张嘴咬住袖口往外用力一扯——
 
他妈的老子给你穿个屁的衣服,你竟然敢把扣子给我拆了!
 
折腾了半天,我总算把衣服都给他穿上了身,然而这丫觉得不舒服了竟然还想伸爪挠我,怪不得说是白眼狼呢,而且他不仅是个白眼狼,变成人之后估计是没学会说话,现在还兼职成了个锯嘴葫芦闷油瓶。
 
“这个不能脱,”我拉着他的领子一字一句地告诉他,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表示咱们俩是应该一样的,但又觉得这样还不够有说服力,于是拿出了撒手锏奶瓶,放到他眼前晃荡里面的牛奶,“脱了衣服,就没有牛奶喝,知道吗?”他似懂非懂地对我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跟我拗,而是专注地看着奶瓶。
 
然而这幅场景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我脑补出一个大男人抱着奶瓶津津有味的样子,一下毛骨悚然,立刻扔了奶瓶,决定还是用碗给他冲牛奶好了,不过按理说这闷油瓶虽然心智还处于小狼的阶段,但就他成年人的身体来看,吃其他东西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然明天让他试试和我一起吃菜,肉就不要先试了,我想了一下从前书上看到的话,狼两个月大的时候就可以开始食肉了,但他要一不留神爱上这味道,先不说我那点积蓄够不够每天喂饱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是个大问题。
 
有些心不在焉地烧完热水冲泡了牛奶,我无意识想着他应该有半天没进食,这会儿也该饿了,于是顺手取下毛巾,包着碗把牛奶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的,看到热腾腾的牛奶之后乌黑的眸子明显亮了起来,伏低了身体凑到桌子旁边,首先用鼻子试探着嗅了嗅,我看着这样子心里一抖,不好的预感瞬间在心里放大,但是还没等我来得及拿勺子出来阻止他,闷油瓶就伸出舌头,在牛奶上舔了一下。
 
然后这丫似乎觉得这样还挺方便,干脆这么一口一口真就跟小狼似的喝了起来。
 
我郁闷地站在他面前,一手拎着热水壶,一手拿着勺,只觉得自己破碎的三观跟那碗牛奶一样,被这闷油瓶全喝了下去。
 

评论(15)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