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3(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3
 
“来,小哥,昨天告诉你的这个还记不记得叫什么?”我手里拿着装牛奶的碗,跟骗小孩儿一样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闷油瓶,“说对了奖励喝牛奶。”
 
闷油瓶看了看我手里的碗,又转头来看我,“吴邪。”
 
我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真不知道是该为这家伙的不忘主欣慰,还是为他只念“吴邪”这俩字抄棍子把这不成钢的揍一顿。
 
自从那天晚上闷油瓶变成人开始,我就把自己铺子的生意全部丢给了一小伙计,自己则当起全职大妈。
 
这家伙毕竟现在是个人,还是身材容貌都很不错的男人,丫站起来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但只要和他多待上一会儿就不难发现这家伙脑子很不正常,拉到外面去压根就没办法和人交流。
 
我首先花了好几天才让他完全学会走路和跑步,这一项他学会以后倒是运用的很熟练,尤其是有一天带他出去遛弯的时候,我心里琢磨跑和跳都会了,虽然狼好像没有上树的基因,但这家伙现在成了人,要不再试试看他能不能爬树?
 
结果我站在树下还没说出口呢,这丫看我没动静自己估计是无聊了,左右观察了一下,找到合适的借力点,手抓着树干“嗖嗖”两下就爬上了树,那速度就像我放的是窜天猴似的,只留我一个在下头迎风长叹。
 
接下来就是说话。
 
但很不凑巧,这一项他的学习速度和走路简直天差地别,我教了他一个星期,闷油瓶除了会说我的名字以外,就是“牛奶”和“睡觉”,这还是第一天掌握的词语。等到我问他问题的时候就一律用点头和摇头回答,有心说复杂一点他丫直接嗝屁不吭气儿了,也不知道是脑子不好使还是纯属懒得学。
 
于是他现在回答完我的话以后,估计是觉得任务完成了,就开始看放在柜子上的那罐牛奶。
 
屁,还想喝牛奶,我有没有说问题答错了就一天吃白饭青菜?!
 
最终牛奶还是被我端上了桌,他虽然表面上看是人,但毕竟真实年龄就摆在那儿,小狼的本性也影响着他,所以闷油瓶对牛奶还是抱着近乎偏执的喜爱,至于青菜和米饭就成了他的头号打击对象,只要我告诉他今天要吃米饭和青菜,这丫一定跟我闹一天的别扭,要是我胆敢把饭菜端上桌逼他吃,这货就能把碗给我拍到地上去。
 
这哪儿是养了个宠物,这完全就是供了个大爷。
 
不过闷油瓶还有一个习惯,就像现在,他看到牛奶之后不会立刻去喝,而是先过来顺着用脑袋蹭蹭我的手,把舌头伸到我的手心舔几下,这是示意我给他拿吸管,他并不喜欢用手,又嫌舔着喝太麻烦,所以有一次偶然看到我用吸管喝饮料之后,丫就把那袋吸管占为已有了。
 
我把吸管放到碗里,他则安安静静凑过去吸。
 
碗里的牛奶一点点见了底,我看着他的表情淡淡,眸子清亮,比刚变成人那会儿倒是少了很多无措的神色,取而代之就是现在这幅嘴脸,不爱说话也几乎没有表情,我怀疑是不是狼的面部神经有问题,导致他变成人之后脸也跟瘫了似的。
 
不过他那点小心思都瞒不过我,就算没表情我也能看出来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在耍脾气。
 
“小哥,”我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要尝试一下,于是等他喝完了以后就抱着通知的态度和他解释,“你看,你现在是个人,人都是要洗澡的,太久不洗身上就会变脏,变脏了你今天晚上就不能睡在床上,知道吗?”
 
他显然逻辑还有点没理清,不知道变脏和上床睡觉有什么关系,于是抬起头有些困惑地看向我。
 
“床是干净的,”我拉起衣袖指着白的地方一字一句和他解释,“不洗澡就脏,变脏了就不能在床上睡。”
 
他迟疑了半刻,点了点头,我看教育还是有成效的,心里比较欣慰,于是为了坚定他待会儿看到水要鼓起洗澡的决心,决定让他再深入学习一下不洗澡的恶劣后果:“你要是脏了,我就不喜欢你了,你就要离开我家,没有牛奶,也没有暖气,每天连米饭和青菜都吃不上,知道吗?”
 
他一听到这些话果然如临大敌,立刻再次点了头。小狼崽子,跟我斗,我心里直乐,面上还摆着严肃的表情摸了摸他的脑袋:“乖,听我的话就有牛奶喝。”
 
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闷油瓶过来的时候,看到浴池里热气蒸腾的水,天性一下就爆发了,任我怎么拉他丫愣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脸上表现出了些明显的抗拒神情。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丫的力气恐怖到了一个境界,即使他披着一张人皮,人和狼是真有不一样的。
 
但好在一切还能沟通嘛,和谐才是美德不是。
 
“小哥,刚刚我们怎么说的来着,不想喝牛奶了?不想上床盖被子睡觉了?”事实证明闷油瓶还是只讲道理的好狼,我在提醒他之后这家伙很诚实地没有装作没听见,脸上的抗拒变成了犹豫,我一看有戏,立刻趁热打铁:“你要听话洗了澡,奖励双倍的牛奶,加你没吃过的葡萄干和坚果粒,还给你买其他颜色的吸管,可折叠可伸缩!”
 
打一巴掌给颗糖的办法果然奏效,闷油瓶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总算是进了浴室,折腾了一番把衣服脱干净之后,就慢吞吞坐在了浴池里。但他依旧很紧张,身体下意识绷着,蜷起来尽量贴在水池的一角。或许是狼的天性让他对满是水的地方并没有任何好感,我心里叹了口气,都做到这样了也不能再强求这只半大的小狼更多,所以想了想,把上次朋友小孩儿在这洗澡忘掉的塑料小黄鸭给他放了进去。
 
这东西果然吸引了闷油瓶的注意,他虽然还是维持着进来的姿势没动,但好歹眼睛开始跟着漂浮在水面上的鹅黄小鸭一起转了。
 
然后他从水里伸出手,捏了一下这只小黄鸭。
 
“嘎吱——”
 
他眨了眨眼,听到声音似乎觉得很有趣,泡在水里开始认真地捏小黄鸭玩儿。
 
而我则松了口气,趁着这个机会拿着毛巾把他浑身上下彻底洗了个干净。
 
……
 
“嘎吱嘎吱——”
 
“好了好了小哥,都洗完澡了,你把它放下来认真穿衣服行不行!”
 

评论(8)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