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4(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4
 
闷油瓶一晃就在我家住了半个月。
 
这是从他变成人之后算起的,这半个月里我偶尔会带他到西湖边上散散步,不过怕他看到别人惹出什么事,所以每次都专往人少的地方走。但今天我决定把他带去超市,好歹也熟悉一下真正人类社会的环境,毕竟这丫也长得人模狼样,放出去说不定还能当狼外婆勾引小姑娘呢。
 
然而真正等到了超市之后,我的想法就变了。刚进来那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不习惯人多,闷油瓶整只狼都是紧张的状态,待在门口死命地攥着我的手,愣是一步都不肯动,他丫不动就算了,关键是他站的位置刚好是中间。那门本来就不大,两边放着探测器过道就更小了,他这么一横着屁事不管自顾自紧张,其他人看见他抓着我,知道我俩认识,眼刀子就噌噌往我身上飞。
 
甚至还有的带着点同情:家里出了个傻子过得也是不容易啊。
 
我尴尬得要命,奈何这丫力气大的恐怖,怎么甩他都不撒手,苦口婆心开导了好久才让这丫挪了地方。结果一习惯就完蛋,进超市以后闷油瓶简直跟乡下狼进城似的,牵着跟他遛我似的,而且看到感兴趣的必然会凑过去先嗅一嗅,然后上手摸,要不是我拦得快,这丫下一秒就能把包装袋给拆了。
 
我好不容易把他连哄带骗到生鲜区,选完青菜排队等着打重算钱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不对劲。
 
“住手,敢扔地上你今天就别想喝牛奶了!”我看着闷油瓶刚准备把我放在台子上称重的青菜袋子往地上拍,迅速拦住他开口威胁。
 
闷油瓶看了看我的神色,乖乖把手收了回来。
 
然后我一转头,发现称菜的大妈带着些异样正在看我俩。我心里郁闷,面上只能装作看不见,把过了称的菜都丢到菜篮子里,快步离开称重台之后就自然而然地使唤我唯一的免费劳动力,“拎着,不准扔。”
 
菜已经买好,接下来就该买点肉了。想到这里我还是不自觉看了一眼跟在我旁边的闷油瓶,毕竟我自己也不是个完全的素食动物,这些天为了闷油瓶不见肉,我也跟着遭殃,想吃又不敢吃,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不行,忍不住了,该面对的还要面对。
 
我状若无事嘴里却暗暗咽着口水,带着闷油瓶来到肉食区选了几斤骨头,让剁肉师傅帮着剁开,闷油瓶照常凑近冰柜里的肉嗅了嗅,忽然皱起了眉。
 
我还从没见过闷油瓶这种严肃的样子,心里冷不丁有点打鼓,刚想说要不要问一句,结果就看见脑袋越凑越近,然后他竟然伸出舌头,在肉上轻轻舔了一口。
 
他妈的这不能生吃!我魂都快被他吓出窍了,莫名觉得他这一口舔下去就跟小说里那些奇怪的生物一样要回归本体,但事实是只有剁肉师傅拎着包好的肉,震惊地指着闷油瓶,嘴巴里“你你你”了半天,我见势不妙,迅速说了声“谢谢”,从师傅手里抄起肉就撤离了事故现场。
 
结果直到出来以后闷油瓶都惦记着我袋子里的那几块骨头,时不时往那边瞥一眼,我估摸着这是本性驱使,就打算趁这个机会跟他好好上一课。
 
“小哥,你为什么要舔肉?”
 
闷油瓶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袋子,没有回答。
 
我就不该指望从他嘴里能吐出象牙来,不说话就当他默认自己做错了,于是我继续教育他:“以后你不能吃生东西了,特别是生肉,知道吗,这里面脏东西特别多,乱吃说不定就会生病,很难受的,不仅吃不下睡不着,每天还只能躺在床上喝特别苦的药,所以你……我操,你在看什么?”
 
我唠叨着说了一堆,转头过去才发现闷油瓶这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溜到路边一大爷的摊子旁边去了,他蹲在人家面前低着头,手里的袋子丢在一边,目光紧紧盯着前面矮竹筐里的东西。
 
这还真奇怪了,我还从来没见过闷油瓶对除了牛奶的东西有这么大好奇心的,于是也跟着凑过去瞧。
 
“这可是正宗的土鸡仔,要五只算你们二十块,十只三十五块,我还送一只,怎么样?”
 
我满脸郁闷地看闷油瓶,伸手去拽他胳臂,他丫理都没理我,反而对卖鸡仔的开了口:“鸭。”
 
“我这儿只卖鸡仔,不卖鸭仔。”
 
“鸭。”闷油瓶又重复了一遍,神情认真,指着筐子里的一窝鸡仔一本正经地去纠正人家的错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这丫终于肯开金口了呢,结果就丢脸丢到鸡窝去了,于是二话不说拉住他就想走。妈的你看鸡就算了,还连鸡鸭都分不清,让浴室那只被你天天蹂躏的小黄鸭情何以堪?!
 
“小伙子城里的吧?”我拉了他半天没拉动,卖鸡的大爷倒也不急,乐呵呵地看着闷油瓶,捉起一只小鸡就给他指,“看,鸡仔的嘴巴是尖的,鸭仔是扁的,鸡仔爪子分得开,鸭仔连着好划水。”
 
闷油瓶有些疑惑,但没有再开口,而是从他手上拿过那只毛茸茸的黄色小鸡仔细端详,这时候大爷的摊子前又来了一个女的,带着小孩儿,看见这竹筐就拉着他妈非要买。
 
大爷见状就任闷油瓶自己看,他则去招呼那对母子。我实在对闷油瓶这种幼稚的行为忍无可忍,人家小孩儿才多大,你再看看自己多大了,即使是只小狼你丫也不能这么纵容自己那潇洒不羁的天性吧,学习学习伪装,顾及一下表面年龄装得高端深沉一点行不行?下次说什么也不带他出来晃了,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蹲在家里长蘑菇吧。
 
我一边正在这对闷油瓶脑补十大酷刑呢,忽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谁拽了一下。
 
“小哥?你不看了?”看见竟然自己站起来的闷油瓶,我有些诧异,按照平时他不喝到牛奶就跟我别扭的个性,会不拽着我给他买两只小鸡仔?结果还没等我想清楚,那边大爷的声音就传过来了:“诶这是十只鸡仔,一共收您三十五,您走好。”
 
当然,不买是最好的,我一看他们那边要卖完了,于是没等闷油瓶来得及表示出任何想要的态度,拽着他迅速就回了家。
 
……
 
“咕叽——”
 
“我操,小哥,你口袋里这只小黄鸡是哪里来的!”
 
“送的。”
 
“你丫还骗我,人家说买十只才送一只,这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能做知不知道!”
 
“他忘了送。”
 
“……送不送都是那大爷跟那大妈和小屁孩儿的事,你丫好意思把少送别人的拿回来自己养着?!”
 
-
现在小哥还是小狼阶段了,越到后来会越不一样,不过也说不定,因为小哥无论萌起来还是熊起来都还是让人小粉心噌噌的~
对了,小哥一只售价一个赞,快来抢购吧XD

评论(11)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