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五十三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五十三.
 
“不错啊,张起灵,看你干的好事。”
 
忽然有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下意识转身把枪对准了小白脸,他看着我冷下脸,一下又笑了起来,视线往闷油瓶那边转了一下,“你逃得出去,他呢?只要被那些玩意儿咬上一口就玩完了,现在离他们出现还有大约五分钟,你觉得你能带他跑出去?”
 
闷油瓶没有说话,双眸一直盯在着小白脸身上,用一手比着板寸头的脑袋,连头都没转一下,另一只手朝着出口旁边的人抬起就开了一枪,我看着那人胸前像是开了朵花一样,惨叫一声血顿时洒了一地,身体立刻软了下去。
 
这就是闷油瓶的回答。
 
我曾经看过很多次闷油瓶杀粽子的情景,而杀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他在秦岭腹地干过的事情,但是亲眼见到毕竟还是不一样。这么干脆利落的动作,人或者尸体,对他来说或许差别都不大。
 
我站在他旁边,这里的人太多了,如果要在这些人的包围下闯出去还是有些困难,更别说还有人拿着枪,要不是板寸头还在闷油瓶手里,他们一定不会轻易让我们站在这里。但这并不保险,我大概知道了小白脸的为人,如果他下命令的话,不知道这里有几个人会抱着抛弃板寸头的心思。
 
出口,出口。
 
余光不住地瞟向那扇还关着的门,旁边有一个亮起的键盘似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密码锁,他妈的还搞高科技,我在心里骂了两句,门都那么旧了还用得着这玩意儿吗。
 
等等,门,我扫了一圈屋子里的人,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下有了条险计。
 
刚刚小白脸说的时间是十分钟,我虽然不知道闷油瓶把什么放给放出来了,更无从得知小白脸从哪计算出了出现时间,不过听着倒像是猛兽一类的东西,而且看这些人的表现,一定是知道它们厉害的。
 
“你他妈的——”板寸头红着眼去瞪闷油瓶,刚挣扎着要动,闷油瓶立刻用枪托砸了一下他的脑袋,板寸头立刻吃痛安分下来,小白脸则是气极了闷油瓶赤裸裸的挑衅,一字一句开口,“很好,张起灵,你们——”
 
很好,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出不去了。”我打断了他的话,猛地抬枪往门旁边的密码锁上开了一枪,键盘上顿时火星四溅,“刺啦”着还爆了一声。
 
大厅里的人意料之中地沸腾了起来,连带着闷油瓶也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一下松开板寸头往我这边扑,枪声随之在他身后响起,闷油瓶的身体险险往旁边一侧,手托着我的脑袋,自己垫在了下面摔在地上,抑制不住地闷哼了一声。
 
“小哥……”我一下想到了小花说缩骨后人的痛感会被放大几倍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闷油瓶抱着我又是往一边一滚,我余光看到几个围上来的人脸上气得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的表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出闷油瓶的禁锢,把他护在身后,立刻大吼了一声:“还有两分钟,不想活着出去的你们他妈的有本事杀了我!”
 
拼命喊完这一句以后,我一下抬起枪往小白脸那边指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他已经怨愤到了极致的表情,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
 
我在赌,拿刀的人不足为惧,闷油瓶只要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开枪,他们就绝对近不了我和他的身,而只要里面最后一个拿枪的人不跟我泄愤用枪继续杀我,而是用他来射开门,或许我和闷油瓶就能够趁乱出去了。
 
剩下的小白脸——我只对付他一个就可以了,即使他开枪的话,在这个距离上,我有自信他也绝对逃不过我的反击。
 
人心也并不是不可测,如果用的得当,一样会产生意料不到的效果。
 
比如现在,我如愿以偿地听到了枪响,他在用子弹打门。
 
一发子弹是远远不够的,要想把门打开,最省事的方法也需要把一边的轮轴给打烂。看着大厅里的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已经溃不成军往出口冲的情景我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对小白脸笑了一下,“聪明人不会在这个时候再犯错误,不想离开的话,和我一起留在这里?”
 
还没来得及等小白脸说话,我却猛然被身后的闷油瓶再次抱紧转了个身,下一瞬我就再次听到了从耳边擦过爆起的枪响,心里顿时凉了一截,他妈的还真不想要命跟老子同归于尽了?
 
老子才没这觉悟,要死你一个人去死,没人有闲工夫陪你鬼混。
 
闷油瓶眉头倏皱紧了一点,下意识抱紧了我,他没有再给小白脸开第二枪的机会,几乎是在抱着我躲过去的刹那就抬手一枪压了回去,小白脸没有闷油瓶的速度,即使拼命想躲过去,最终也被急速而来的子弹贯穿了胸腔,一下栽倒在地上。
 
死了?
 
我看着小白脸倒在血泊里,手中的枪掉出了很远,被小李突然看见捡了起来,他这才发现混乱中发生的事情,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们。
 
这时候已经陆续有人往这边看了过来,不过也只是看了两眼,门已经被打开,所有人都差不多已经跑了出去,大厅里一下变得空荡荡的。我很意外地看到板寸头还没离开,他的脸上写满了惊愕和不可思议,“扑通”一声跪在了小白脸的尸体前。
 
“啊啊——”
 
我看着他嘶吼着,想用双手抱起小白脸,却因为被闷油瓶卸了的缘故,只能不停地用头去靠近他,如同一只兽类一般,努力用头去蹭已经死去的同伴的尸体,守在他旁边,不肯离开。
 
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厅里一时间只剩下板寸头绝望的嘶吼声音,闷油瓶微别开视线带着我站起身,我顺手扶了一下他的肩膀,却陡然一怔——我摸到了满手温热的液体。
 
“张起灵!你中枪了?!”我一下反应过来,掰过闷油瓶的肩膀就要去看他的背,闷油瓶按着我的手没有回答,反而对着小李和板寸头喊了一句:“快离开,它们要来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还有这一茬,闷油瓶再不迟疑,带着我就跑出了门,小李原本就是等我们的,听见闷油瓶的声音也立刻跟了上来,跑在后面。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过头,看到板寸头一动不动地跪在小白脸的尸体旁边,直到拐过一个长廊看不见以后才收回目光,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没有人是孤独的,我想,在这个世上,总有另一个人会奋不顾身地想去爱你。无论你知不知道。
 
跟着闷油瓶一路弯弯绕绕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在他身后我才真正看清了他背上的伤口,子弹看样子是贴着擦过去的,还好没有中弹,只不过他的血却由于剧烈的跑动一直在不停地流,沿路一直洒在地上,我只能勉强帮他伸手压住,却几乎无济于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按照闷油瓶之前说的出口看,这点路程应该早就跑完了才对,况且这路上一个追过来的东西都没有,整个底下实验室都安静得可怕。我气喘吁吁地跟着他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停下来,一边喘气一边开口:“呼……呼,我们要去、去哪?”
 
闷油瓶稍微拍了拍我的背帮我缓气,小李叹了一声:“去实验室的控制室。”
 
我一愣,刚想问为什么,忽然反应过来:“要把那些放出来的东西困在实验室里?”
 
闷油瓶看着我,慢慢摇了摇头。
 
“是毁掉。”
 
我一下睁大了眼,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也马上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这种地方是不能被人找到的,他们口里的东西也不可能就一直被困在实验室的某个地方,唯有把这里炸掉,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否则等那些玩意儿万一哪天跑出去,后果才是不堪设想的。
 
小李说在这个实验室的核心控制室内装有一个自爆的装置,这玩意儿的作用说白了就是怕哪一天事情败露,好把这里的痕迹统统掩盖掉,他说他之前试着去过实验室,不过还没等能靠近就被人赶了出来,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道道。
 
之后我又问了闷油瓶为什么没见着闷油瓶放出来的东西,小李说其实先开始放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故意赌死了一些路,闷油瓶这几天已经把这里的机关暗道摸得很熟悉,所以按理说我们是不会碰到它们的。
 
我想了想这其中要花费的时间,还是不容分说把闷油瓶拽过来,扯下自己的衣服结成条,解开他的上衣露出伤口,一圈一圈给闷油瓶简单包扎了一下,看着血被压住明显不怎么流了,这才对闷油瓶和小李一点头,正准备继续往前赶的时候,闷油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一句:“我背你?”
 
小李憋得一副想笑又不好笑的样子。
 
他妈的你们饿个两三天试试!老子是没力气又不是腿废了,我没好气瞥了两眼闷油瓶,干脆自己先往前跑了。
 
随着我们逐渐接近这里的核心,我就越发感觉到了不一样,不像外部的规整,里面反而像被贼偷过了一样,随处可见都是破碎的玻璃渣,或者是桌椅板凳的几条腿,零散地堆在地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有些地方还结了蜘蛛网,像是很久都没人来过了一样。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心里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里的门应该是关得死死的,要好半天才能撬开,结果现在看门的样子……
 
难道,里面有人?
  
我把手里的枪攥紧了一点,后面跟上来的闷油瓶看到这个场景一下却把我拦在了后面,我猝不及防往后跳了一下,还没说出个“不”字,就看着他一脚踹开了门,单手举着枪已经对准了里面。
 
行吧,你牛你先上。
 
心里不满地腹诽了一下这家伙的个人英雄情结,我跟着往里头看了看,一下就瞟到了里头的不对。
 
是一个人的尸体。
 
拿着枪慢慢走进去,离得近了我才发现这具尸体的异常,他的尸身腐烂也有一定的时间了,我勉强看了一下,身体外部没有致命伤,也没有血液干涸留下的痕迹,而且眼睛嘴巴都快烂没了还睁得老大,这不是被毒死的八成就是被吓死的。
 
我接着又在里面扫视了两眼,东西还都很齐全,大型的仪器电脑都摆放齐整,有部分损坏的痕迹,不过整体来说都还是完好的,估计只要通了电就应该可以用。
 
“小哥,你说这里面……”我转过头,忽然发现闷油瓶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还没等能问出口,闷油瓶一下抬头瞥了小李一眼,然后看着我,口气不容置疑:“吴邪,你离开这里。”
 
我一下摸不准又是怎么了,但看着闷油瓶脸色变得有些严肃,弄得我甚至有点怀疑要是自己不走这丫说不定会直接用暴力解决问题。小李则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走过来就要把我往外拉。
 
“等会儿,你们说清楚,这里到底怎么了?”我一下把小李的手给甩开,特意站得离闷油瓶远了一点,目光迅速在周围扫视,希望能发现点危险的踪迹。他妈的,这种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感受实在太差了,我压根就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但这一个两个都无条件达成默契,尤其是闷油瓶又要一个人单干,让我很不爽。
 
他每次这样的行动都预示着危险,表明他没有把握照顾得过来其他人。
 
艹,我忽然有种无力感,怎么来来去去感情自己还是个拖油瓶?
 
“张起灵,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就离开。”毕竟已经过了几年,我也不是从前那个鲁莽的愣头青。站在一边缓和了一下语气,我用打商量的姿态看向闷油瓶。以我现在的能力肯定是没办法帮闷油瓶打什么放出来的小怪兽的,但如果他指的不是这个危险,在其他方面我则需要自己判断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我实在无法放心让他一个人,我相信闷油瓶的能力,但更担心他的性命,这就是最后的底线。
 
闷油瓶微动了动嘴巴,却在下一刻倏皱了眉,手中刀抬了起来,视线直直地盯向我右边的一个角落。
 
我一愣,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结果首先就听到了清脆的一声猫叫。
 
“喵——”
 
一只白灰的猫从一堆破铜烂铁堆里钻了出来,我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只猫,心里有些讶异,这小东西是怎么能误打误撞跑到这里来的?
 
“小哥……这是,这是那天我们在卖包子的铺子下面看到的……”
 
闷油瓶点了点头,我却顿时感觉到身边小李似乎有些不对劲,他的表情惊讶,目光灼灼盯着小灰,忽然一下冲过去,吓得我以为他是从饿牢里给放出来的,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活的非人类,当场就要把这只猫给炖着吃了。
 
不过看着他的样子,这家伙是认识这只猫?
 
我看着小李一向沉稳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激动的神色,像一个灰色世界的人猛然间见到了斑斓的色彩,他紧紧把小灰抱在怀里,仿佛抓住了世界上最耀眼的光芒。
 
“你果然还活着……”
 
“我终于找到你了!”
 
-
这边有点虐,来发个小段子轻松一下

话说吴邪最近养了一只鸟,某天起床以后却发觉鸟不见了。
邪:咦,笼子怎么是空的?
瓶:…
邪:我的鸟呢,我的鸟呢!
瓶:听着他的话视线往他身下看…)
邪:瞅了他半天忽然反应过来,迅速捂裤裆)卧槽有流氓!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