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五十四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我的锅,这一章没发完就放上来了,这才是完整版本,先前的一个我删了,鞠躬

五十四.
 
这是认亲了?想起之前小李倒是也跟我说过负了谁什么什么情,难不成还跟这只猫有关系?
 
我又注意观察了一下小灰的动作,它还真不抗拒小李的接近,喵着就往他身上蹭,大有摇身一变宠物猫的感觉,想着上次遇见这个小家伙的时候,它丫还贼精贼精的,抢我东西还生怕我给他怎么着了。
 
等会儿,正事他妈的还没解决完呢。
 
我这才想起来这一茬还没解决,不去打扰小李跟他的猫亲热,过去绕到闷油瓶旁边,看着他又问了一遍:“‘它们’到底是什么,现在你又为什么让我离开?”
 
闷油瓶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开口道:“是蛊,传染上会逐渐导致死亡。它们是从前实验的失败品,被完全封锁在这里。”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现在不能确定他身上还有没有存活的。”
 
我愣了一下,这个答案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还真没想到他让我走是这个缘故,但是反过来,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不也是一样危险的?我皱眉盯着他不放,仔仔细细观察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一字一句继续问:“你没事?”
 
闷油瓶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的神情依旧如古井无波,但我的余光注意到他的手不自觉握住了爆破仪器的操纵杆,不过这也就是一瞬的事,然后就听见他淡淡开口:“没事。”
 
“他妈的你再骗我?”
 
“吴邪,我不会有事,”闷油瓶伸手过来握紧了我的手,认真看着我,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觉得他乌黑的眸底恍惚间像是有些异样的神情闪过,却辨认不出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我的血可以驱虫。”
 
这下轮到我彻底傻眼了,我这都是在担心什么,这家伙不是有宝血吗,蛊虫都是差不多的玩意儿他肯定不怕,结果我这还傻了吧唧的跟着往上贴,难道到时候闷油瓶还要放血来保护我?
 
还真是天真到家了,我竟然会忘记这一点。
 
“行行,算是我担心过了,但是……你们口里的‘它们’虽然说被赌在其他地方了,万一要是跑过来……”
 
“吴先生,乌鸦嘴一般很灵的。”小李这会儿跟小灰是久别重逢亲热完了,抱着它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他的脸整个比之前要松上不少,看来这只猫对他还真的挺重要的。
 
“算了吧,乌鸦嘴还不如我开棺就见粽子这条灵。”
 
闷油瓶像是有些无奈我们的对话,摆手对我们示意了一下打断早就跑得没边的话题,小李忍不住笑了笑,看到闷油瓶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点点头,我明白闷油瓶的意思,虽然明知自己现在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会忍不住去担心这个人,想和他一起去面对所有可能的危险。
 
我想让他知道,从此以后他都不会再是一个人。
 
“小哥,待会儿快点离开,我在外头等你。”我狠狠抱了抱他,嘴巴凑近贴住他的嘴唇舔了一下,虽然总觉得他不变回来亲着这个陌生的脸有点别扭,但还是很满意这个闷油瓶子当机似的表情,一下笑出声,是这个人就行了,反正不会亲错。
 
小李则在一边诧异地目睹了全过程,我招手跟他一起离开的时候,他还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终究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也就没有再提。我则在心里笑了一下,不理解终归才是常态,要想和闷油瓶一辈子走下去,还得段时间来慢慢打算。
 
不过前提是这丫得愿意跟我回去,这次……一定要问清楚,然后把他留下来。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跑了一段时间后我已经是气喘吁吁的状态。我和小李的体力都不算太好,不过原以为再怎么样也不会差到有跑不动的状况发生,结果到后来发现就我这饿了几天的竟然比他还能撑。
 
——这丫跑不动了。
 
小灰从小李的怀抱里跳下来,轻轻咬着他的裤腿,像是要把他往前带的样子,我看着好笑,这小猫都能当小狗用了,然后看了一下他手上的表,喘匀了点气去拍他的肩膀:“快点走吧,他留的时间不多,这也快到门口了,一鼓作气出去再休息。”
 
小李的脸色发白,勉强答应了抬腿往前走,我知道这有些难为他,或许他从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这些地方度过的,所以体力比起一般人要差上不少。
 
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太方便,索性替他把小灰抱了起来,小灰这次意外地安静,让我有点惊讶。
 
“我们要往哪条路走?”两个人稍微走了一下来到一个走廊的分叉口,灯光还在头顶上亮着,我想了一下,之前进入控制室的时候下了三层楼,而现在我和他已经上了两层,出口按理来说应该在最上面,只不过我对这里的构造并不清楚,所以一路上都是靠他带路的。
 
小李指向右边的这条路:“这边。”
 
我点了点头,抱着猫刚要往前走,却猛地听到了从走廊一侧的房间里传出了细小的声响。
 
小灰一下也有了反应,撑着我的肩膀一下盯向前面,如临大敌,喉咙里持续发出不明意义地低吼声。
 
这是怎么了?我心里有些疑惑,还没来得及开口,小李脸色就刷地白了,牟足了劲大喊一声“是变异体”,拉起我迅速往左侧的房间跑,我一下警惕起来,往后只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从那间房里窜了出来,立刻抽出刀握在手上,跟着他迅速进入房里关上门,心里还忍不住侃了句原来你丫还能跑啊。
 
“你确定刚刚的动静是它们?”我毕竟还没见到那些东西,也不知道这些人口里一直惧怕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随口问了小李以后想着估计要在里面待一会儿了,视线就在这间房里打转,这里连个灯也没有,里面完全是一片漆黑,反而让我觉得不舒服。
 
“就、就是它们,那个动静……我、我见过很多次,不会听错。”
 
“那我们……他怎么还龇着牙?”我往前走了两步,却突然发觉小灰还是那副样子,盯着前方的黑暗,陡然间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小李……这个地方不对劲,我们快离开这里。”我反头去拉他的衣服,却看见他的眼睛还望着另一边。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心里咯噔一下。
 
黑暗里站着的是一个人的轮廓,因为光线的原因压根就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是他无声无息的,要不是小李看着这边,我晃眼过去还真看不见这个家伙。
 
但是谁没事会站在这种地方?这整个实验室的人除了死的和板寸头,应该都跑光了才对。
 
等等,这个人的身材……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忽然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脊椎窜上了头顶,顿时毛骨悚然起来。
 
这他妈的这人肯定是板寸头,老子见过他那么多次,不可能连这都认错!
 
“他……他是怎么了?怎么在这里?”我轻手轻脚挪到小李旁边,压低了声音问出口。
 
还没等小李回答,板寸头忽然动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看见他是怎么行动的,他的手就已经朝我伸了过来,我下意识抬刀狠狠朝他的手臂砍过去,却跟砍上了钢管似的,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震得我虎口发麻。
  
这他妈一下不见就变成钢铁侠了?
  
不过趁着这一会儿我已经摸出了枪,原本想着子弹不多还要省着点用,现在看来再省一下直接就能把我的命也给一块省过去了。
  
距离近就是爽快,我连瞄准的力气都不用费,对着他就是两枪,也没时间管那跟打上了铁板差不多的声音,然后迅速打开门拉着小路跑了出去,结果还听见小李有些疑惑的声音:“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没用?”
  
我心说我还没说没用呢这家伙倒愤愤然上了,看着身后果然追出来的板寸头,心里却猛地一跳。
  
没用还真是对的,借着实验室的灯光,我一下就看到了他皮肤底下不知道为什么凸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小点,青黑色,跟蛇一样在慢慢蠕动,而被我用枪打中的地方往外不停地渗着黑色的液体。他的眼眶早已经成了两个漆黑的洞,嘴巴里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都塞了些什么东西,看着让人有点反胃。
  
“艹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这东西的速度快得吓人,刚刚在里面我还能勉强躲过去,结果出来以后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风,一下就追上了我们,我咬着牙又放了两枪,顿时他的皮肤又多了两个洞,黑色的液体腥臭,溅得到处都是。
  
不过似乎还是有些效果的,我看着他的速度被枪的力道打地慢下来了一点,身体歪歪扭扭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来跳个舞。
  
“吴邪!不能打他!”第三次抬起枪,我对准了他的喉咙刚准备开枪却被小李的手直接给挡住了,他一边带着我往前跑一边急急地跟我解释了几句:“他的身体里面已经被石蛊塞满了,那些液体一旦碰到伤口或者溅到眼睛里,就会被感染寄生!”
  
“你说得跟感染就治不好了一样。”我往后退了两步,看见越逼越近的升级版板寸头,只敢拿枪装模作样地比划,一边不停地往旁边看,期望能有个躲藏的地方,最起码也来个趁手的棍子。
“……治不好的,而且它是慢性感染,患者一般生命最长只会有三个月,感染的时候如果已经受重伤还有很大的几率会立即变异。”
  
我艹,不带这么开外挂的!
  
我往身后斜了一眼,倒也不是没路,只不过这条路不能出去,或许会越走越深,要是在这里再往里面跑的话,恐怕时间会赶不及。而且小李虽然也在往后面退,不过速度也不快。
  
他妈的,这玩意儿不能打不能动,还得防着狗屁黑色液体溅到身上寄生,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就算闷油瓶站在这里也一样会束手无策吧。如果我拿着刀能把他的四肢给卸下来,这东西就不可能再动弹了,但是我却还担心另外一点,这东西不能动弹,那里面的蛊虫呢?它们要是跑出来,后果就只能是我们两个躺倒任艹了。
  
我咬了咬牙,喊了一声让小李把枪拿出来防身,刚抱起小灰想往后扔和面前的玩意儿赌一把的时候,小灰却忽然拼命挣扎起身体,我一愣不知道它是怎么了,下意识松了手,结果它扭身一下反跳到了那东西身上。
  
我艹!”我骂了一句上前就要去把小灰抓回来,结果手还没碰到,后面的小李一下就撞开了我,我眼疾手快反撑住了身后的柜子这才没被撞倒,下一秒却又接连听见了好几声枪响,脑子里忽然就有些发懵,眼睁睁看着他们扭在一起,那东西身上的黑色液体跟不要钱似的洒了小李和小灰一身。
  
“他妈的你不要命了!”我吼了一声也懒得管那么多,上前就想把小李先救下来,结果才刚刚动弹就感觉肩膀被人按住,我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张冷面马仔的脸。
  
“不要过去。”闷油瓶在我耳边低低开口,我一句“你想得美”还没说出口,就被骤然往后一推,这回是结结实实摔了个七荤八素,我只感觉屁股都被碾出了四瓣,龇牙咧嘴忍着痛迅速站起身,闷油瓶已经把小李和猫推开,一刀斩进了板寸头的肩膀,却没有完全将它卸下来,而是如法炮制,将他的四肢都斩断一半以后,确认他没有行动能力了,才微喘着气后退了两步。
  
我看着闷油瓶身上也是一身的黑水,心里有点发紧,虽然说他之前已经表明过他身上的麒麟血不怕这种蛊虫,但就是莫名地,我在这一刻却觉得,或许他说的也并非那么可靠。
  
“小哥,那玩意儿就那样,里面的东西不会出来?”我有些疑惑,上前一步却被闷油瓶摆手拦了下来,他没回答我的话,只是示意我不要靠得离他和小李太近,我叹口气点了点头,以我的武力值,估计也过不了闷油瓶那一关,喊着他先去看看小李怎么样了,从被推开以后他就一直蜷在地上,浑身不停地发抖,也不知道意识是不是还清醒着。
  
而小灰被他抱在怀里,微弱的猫叫从底下传出来。
  
“时间不多了,先离开这里。”闷油瓶看着我道,我应了一声跟上他,他背起小李就往先开始的路回去,小灰似乎还没什么大事,从小李的怀里出来以后就趴进了他颈侧的衣服里,露出一个脑袋贴在他的脸颊旁边不停地蹭,然后一声一声地叫唤着。
  
接下来的路所幸没有再遇见其他的东西,从地下实验室里出来的时候我差点被太阳给晃了眼睛,这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了,而这里正是新闻上说的空地,样板房已经拆成了板子堆在地上,旁边被挖出了一个大坑,里面现在空荡荡的,不过我记得这就是那天说挖出了尸体的地方,离地底实验室的距离不超过一百米。
  
不过还好,这片空地的外围早就被警戒线拦了个整,闷油瓶把小李先放在了地上,然后把手伸进我们上来的洞口,在里面摸索到了机关,地面轻微地开始震动,洞口随即消失不见。
  
闷油瓶再次抱起小李,我跟着他也迅速离开了这片空地,而不久之后就有剧烈的爆炸声从那边传过来,警车,消防车跟着从耳边呼啸过去,人群惊惶地往反方向涌动。
  
我深吸了一口气,仰头望向了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这,就算是结束了吧。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