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5(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5
 
“嘭——”
 
我睡得迷迷糊糊,冷不防却听到外面传来的响声,一下睁眼清醒了过来。
 
然后下意识往旁边一看,睡着闷油瓶的地方空了。
 
这丫半夜起来干什么,还弄出这么大动静,难道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掉坑里了?
 
我心里奇怪,套了件外套穿上鞋循着声音的来源往外走,半路才发现声音不是从厕所传出来的,而是厨房。
 
意识到这一点我心里咯噔一下就感觉不妙,他妈的厨房里可放着今天买的肉呢,这挨千刀的闷油瓶该不会大晚上跑去偷肉吃吧?!
 
我急急忙忙往厨房赶,却看到厨房的门竟然被关上了,不仅是关上,这丫还把门还给反锁了。我心里郁闷得不行,自己教过他这玩意儿吗?谁能告诉我这只狼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技能?
 
“小哥,你把门打开!”我话音刚落,里面忽然没了动静。
 
造反,这只狼绝对是造反了,现在我心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怪不得都说狼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天天好吃好喝的给这闷大爷养着,到了这家伙竟然一点旧情都不念,他要吃肉我能不给他吃吗,我是这种小气巴拉的人吗,这丫何必大晚上偷偷摸摸跑过来吃肉?!
 
“你他妈再不开门我就砸了!等我砸开你就等着被赶出去吧!”我越想越来气,直接吼了出来。这一吼还真有效果,我听到门锁转动了一下,闷油瓶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在里面轻轻地喊了一声,“吴邪。”
 
我气势汹汹地推门进去,结果一眼还没看见闷油瓶的身影,索性把灯给打开了,这才发现这丫感情在门后面躲着呢。
 
“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大晚上跑起来偷吃……你、你这是怎么了?!”我一看到闷油瓶现在的模样,差点没吓出毛病来,这丫的脑袋上什么时候冒出了一对狼耳朵?
 
闷油瓶显然也对自己的这种变化有些不知所措,自从我来了就一直盯着我看,这会儿见我表情不好,紧紧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再次试探着喊了一声。
 
“……吴邪?”
 
“小哥……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愣了好半晌总算缓过了点劲来,看着这丫的模样,赶紧先把他从门后拉出来,他起先还有些不乐意,一直抗拒着我的接近,我心里叹了口气,还摸不准这小狼究竟是什么心思,只能跟着蹲下去试着一边用哄小孩儿的语气安慰,一边靠近他:“不怕不怕,外面的妖怪都被我打跑了。”
 
然后瞥了一眼他毛茸茸的狼耳朵心想,最大的妖怪在这儿呢。
 
或许是安慰的话确实起到了效果,闷油瓶抗拒的情绪逐渐消退下去,我看着差不多了,就问道:“小哥,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部分变回原形了?”
 
闷油瓶似乎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有些困惑地看着我。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原形不是狗吗,怎么今晚耳朵突然变回去了?”这句话大概提示了闷油瓶问题的症结究竟出在哪,他现在基本能听懂我说的每一句话了,于是这丫认真想了想,然后问我:“狗?”
 
我一愣,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原本不是人?”
 
这天晚上我和闷油瓶折腾了一宿,据闷油瓶说他并不记得自己变成人之前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丫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所以才会对自己脑袋上变耳朵这件事表露出抵触,我就趁机问他那先开始为什么不让我接近。
 
闷油瓶竟然说他不想和我不一样。
 
得了吧,我心里腹诽,你丫何止是跟我不一样,你跟正常人就没一样过。
 
于是我就这一点专门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思想教育,抱着笔电从网上找狼狗的图片给他看,仗着他不认字的弱点,严肃地忽略了“狼”字,告诉他他其实是只狗,顺便把狗的一系列优良品德诸如忠诚听话为主人分忧等等全部给这丫灌输了一遍,听得他那对狼耳朵不时还跟着一动一动的。
 
然后我作出总结性的发言:“这几天我就不带你出去了。”
 
闷油瓶一听到这话,手自然而然地就往青菜那边摸。
 
“你给我停!不要随便一言不合就把青菜拍地上,我告诉你狗都是杂食动物,被喂剩饭剩菜都是家常便饭,你不吃青菜每天喝那贵的要命的牛奶也就算了,再这么胡闹信不信我真把你赶出去?!”
 
这句话出乎意料地好用,我一说他就立刻停了手,偷偷用余光看着我不说话,那样子似乎还真怕我把他给扔了似的。
 
我叹了口气,把菜收拾起来放进冰箱里,这才坐下来和他解释:“小哥,你听我说,我现在还不清楚你为什么会这样,也就是说,你身上的这种变化是不确定的,说不定你明天耳朵就不见了,也有可能完全变成狗,所以这几天乖乖待在家里,我们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变化,好吗?”
 
闷油瓶半天没回答我的话,我看出他在犹豫也不催他,说实话,面前的闷油瓶在这些天里的变化我是一点一点都看在眼里的,最先开始他连路都走不好,心智只是幼狼的水平,所以眼睛里都是空茫无措的。而慢慢地,这家伙跑得比我快力气也比我大了,现在我的话他都能理解,即使还是不爱开口,但我发现他也逐渐开始思考了。
 
就像之前他拿走那大爷的一只小鸡,这个结果是建立在“买十只送一只”到“他没送”的基础上的,他虽然不知道别人的和自己的东西不一样,不能拿,但他确乎已经知道,那个大爷说的和做的并不相符。因为闷油瓶思考过,判断过,所以才会做出相应的行为。
 
他一直在成长。
 
“吴邪。”
 
“嗯?小哥,想清楚了?”我听到他叫我,一下回过神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还顺手捏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耳朵。他这次没有抗拒,也没有躲开,而是和平常一样伸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现在没牛奶也就没拿吸管这回事,但他竟然做出了类似于亲昵讨好的行为。我正觉得奇怪,就看见他丫的脑袋已经凑上了我的胸口,在我怀里蹭了两下,然后抬眸看着我。
 
“我会留在家里,不要赶我离开。”
 

评论(12)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