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6(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6
 
“你不要离开我!”
 
“但是我不能负她……”
 
“那你就要弃我于不顾了吗,你说你喜欢我,你说呀!从前的那些事难道你都忘了么!”
 
我郁闷地把料酒倒在剁好的排骨上抹匀了,忍受着从客厅传来的贯耳魔音,一边默念我听不到我听不到。
 
自从前几天闷油瓶的狼耳朵长出来了以后,他每天晚上的饭后散步以及周末的逛超市活动就被取消了,但就算是只狗你也得时不时带它出去放放风,何况我家养的还是条野狼,于是为了让他不觉得无聊,我就提出他可以没事在家看看电视。毕竟我不能完全把铺子扔给小伙计王盟,那家伙扫雷的劲比卖东西可大多了。
 
但现在——谁能告诉我这只狼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烂俗的言情剧的?!
 
生活处处有惊喜,我只觉得自己从遇到闷油瓶之后,破碎的三观就没凑齐整过。
 
我又在排骨上一一抹了层蜂蜜,放在一边准备等腌入味了再拿进烤箱烤,结果刚才洗干净了手,就猛地感觉到身后有只饿狼的目光正盯着那碗排骨。
 
“小哥,我都说了不能吃生的,等烤好了再一起吃。”我连推带拽好不容易把这丫给弄出来了,心说这丫到底是觉得肉的吸引力胜过烂俗电视剧,总算是还有点正经追求,起码肉还能填饱肚子。结果下一秒头往电视那一瞥,得,原来是广告了。
 
这样下去不行,这丫还小着呢,不能这么早就被这些思想荼毒,要学点好的。思来想去这家伙已经能听懂我说的话,那不如教他认字写字吧。
 
说干就干,我把自己的计划通知了闷油瓶,他照例没有任何意见,任着我给他安排,我心里曾经猜想过,就算我虐待他估计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或许是因为他从有意识的那天起就只和我一个人相处过,说是我把他当成小孩儿养每天惯着他闹别扭,某种程度上说他也还是很惯着我的。
 
“小哥,会认字写字有很多好处的,以后你要是去找工作或者处对象,这些都是基本技能,学会了不容易被人骗。”我带着他到书房坐下,从书架上拿出了一个识字本,为了学习的效果着想,虽然他没反对,我还是把重要性首先科普了一遍,结果不说他还没屁放,说了这丫就变得有点不对劲了,一下抬眸直直地盯着我看,弄得我莫名其妙。
 
“我不处对象。”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平淡,虽然面上表情一点不变,但是狼耳朵轻轻动了动,我似乎从里面看出了些不情愿的感觉。
 
你丫竟然还不情愿找人处对象?难道是觉得母狼对你更有吸引力?
 
我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三个字:注孤生。
 
但我就算心里这么想面上也不会去跟一只狼计较什么,于是就此跳过了这个话题,随意翻了翻识字本,接着从笔筒里抽了两支笔,一支递到他手上,自己拿着笔在纸上做示范,“小哥,我们先从简单的学起,来,你先把笔捏好,今天学得好就奖励你多吃肉。”
 
抛出了食物诱惑之后,我举起手里的笔给他看,教他认字写字。然而这一试下来就轮到我诧异了,写是一时间写不好的,那几个幼稚的字根本进不了我的眼,但我指着识字本的时候发现很多字他竟然都会认, 忙不迭追问这家伙是从哪儿学来的,结果闷油瓶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呛死人。
 
“电视里有很多。”
 
我心里莫名郁闷得牙痒痒,脑子里不可抑制地浮现出先前看到的烂俗言情剧画面,一对对狗男女搂搂抱抱的肉麻场景深深伤害了我的心,于是狠狠瞪了一眼闷油瓶,想着今年的电视费我绝对再也不交了。
 
等我再游神回来的时候,闷油瓶已经自顾自地拿着笔在纸上写什么,这一看我心里总算有点欣慰,想着这家伙难得表现这么乖,今天可以破例给他加个餐,然后伸头凑过去瞧他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我操小哥……你写这做什么?不对,你干嘛把我名字写在后面?!”
 
我看着白纸上歪歪扭扭的“我喜欢吴邪”五个字,心里顿时觉得天打雷劈,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他妈的,明年的电视费老子都不会交了!
 
抱着这闷油瓶子估计是“什么都不懂就被言情剧荼毒了”的想法,我拉着椅子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刚准备好好跟这家伙谈个心,把每天的八点档言情剧换成历史和自然纪录片的时候,这丫的表情一下严肃起来,接着狼耳朵抖了抖。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闷油瓶就迅速起身出了书房。
 
这是怎么了?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跟出去看,结果还没到客厅呢,就听到了电视里正放着的言情剧片头曲。
 
“……”
 
于是三个小时之后,我坐在餐桌上吧唧吧唧啃着烤排骨,对面的闷油瓶若有所思低头看了看自己碗里的白饭和青菜,然后抬起眸继续盯着我(手里的肉)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地主压榨农民工吗?
 
我无视了这条狼貌似无辜委屈的眼神,说什么都不能再惯着这家伙了,不拿点脾气出来丫真当我是好欺负的,到底是学习重要还是看电视重要?感情他觉得我教他认字这项工作就只能在广告时间进行是吧,电视剧一开演人就跑了,我怎么没听到那片头曲呢?就你狼耳朵好使,还敢跟我振振有词说“电视上的字都会认”。
 
狼崽子欠管教,不拿白饭青菜吓唬吓唬你,就不知道这家到底谁是老大。
 
“吴邪……”
 
“今晚除了你碗里的,没有其他食物,不吃你就饿着吧。”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随手将啃干净的骨头扔在垃圾桶里,优哉游哉把自己的碗筷拿进了厨房。
 
不过说到底我也知道,管教归管教,虽然自己心里气不过,但是还没真丧心病狂到让一只狼去学吃素的地步。
 
饿几个小时还是可以的,我心里哼着小曲,一边把没拿出去的排骨从烤箱里拿出来用碗罩着。
 
等我出去的时候,闷油瓶照例还是没动碗里的饭菜,甚至这十几二十分钟连姿势都没变过,见我出来也只是抬眸多看了一眼。我冷不防被他这一眼盯得心里有些打鼓,他的眼神看上去似乎有些黯淡,但他丫再也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站起身,然后往书房走。
 
我看他这么反常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急了,也从没想过自己看着他不高兴心里竟然会揪的疼,一秒钟就把之前设想的什么狗屁管教计划都忘个干净,当即喊住了他,把厨房里剩下的烤排骨全拿了出来,生怕他真的饿着了肚子。
 
“小哥,我其实是开玩笑的,你别……”话还没说完,我却忽然觉得不对,这丫眼睛里隐约的黯淡一下不见了,眼里的光芒在看到烤排骨的同时噌噌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然后他丫仗着自己速度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手上连排骨带盘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操你个小崽子,感情你丫刚刚那委屈都是装出来骗我的?!”
 
-
来自小哥的反击~
小哥内心:比v

评论(8)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