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7(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07
 
今天我打算去店里转转,原本没想带上闷油瓶的,结果这丫看到我换衣服就放下了笔,把他桌上几张五颜六色的纸收好之后就从书房出来了,自觉跟在我身后。
 
我瞧了瞧闷油瓶早就恢复了原样的脑袋,心里还有点想念他那对狼耳朵起来。
 
自从那天烤排骨被闷油瓶骗过去大快朵颐之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发现他的耳朵不见了,先开始还有些惊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过了几天等家里没肉之后这丫的耳朵又冒了出来,在试探着又加了餐肉给他之后这才恍然,原来治闷油瓶狼耳朵的方法是定期要给肉吃。
 
这逻辑我先开始怎么都绕不过来,最后跟闷油瓶费劲沟通交流之后终于明白,每天只喝牛奶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现在回过头想想还真觉得自己当时脑袋一定是抽了,他虽然原形是只小狼,怎么说现在还披着人皮呢,对一个正常成年男性来说,天天喝牛奶跟虐待差别估计也不大。所以当补充的能量不够维持人形的时候,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回归本体状态。
 
但是这不能怪我,他一点素食都不沾,而且从来都没抱怨过饿,所以我也就 把这种事抛在了脑后,觉得这丫完全不能按常理判断,一心只想着他万一吃了肉本性爆发,哪天不开心把我给吞了怎么办。
 
现在看来这丫在饿着的时候还没吃了我,一定是我给他灌输的小奶狗思想起了作用,这忽悠还要继续下去。
 
“老板,你不是说养了只宠物狗可以帮忙看店的吗?”我带着闷油瓶走到古董铺子前,还没进门呢,就看见王盟屁颠颠迎了上来,围着我转了一圈却只发现了跟在后面的闷油瓶,脸上一下就充满了失落。
 
“我哪天说过要狗看店了?”猝不及防听到他这么说我还有点尴尬,为了忽悠闷油瓶从而保障人身安全,我只告诉过闷油瓶他是狗的事情,但鉴于他是人形状态,就没太好意思说狗还应该去看大门。
 
“老板,养了狗不看店看家还能用来做啥啊,难道老板想每天跟小狗搂搂抱抱,当儿子养?”
 
“去去去,谁当儿子养……不对,谁搂搂抱抱了!”我一听这话脸上莫名就有点挂不住,照着王盟的脑袋就拍了一下。要说的话我跟闷油瓶搂搂抱抱的时候还真不少,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主动蹭过来的,我抱他一般都是觉得睡觉的时候这丫身上暖和得不行,就跟热水袋一样好用,于是顺手就省下了这笔钱。
 
但我发誓,我和他抱归抱,绝对没把这丫当成正经的大男人想。
 
而闷油瓶这时候听到了王盟的话,视线转过来正看着我呢,我心里腹诽这哪能是养儿子,这分明是养大爷,于是转移了话题,“今天你继续看店,看得好涨工资,我就带这小哥到西湖边上遛两……”
 
“天真,天真!他娘的胖爷为了来给你赔不是,整整坐了七个小时的火车,这身神膘都要被晃散了,总算是顺利和你会师,这回你不能再……哎哟,天真,你店里这门槛儿也忒高了点吧?”
 
还没等我话说完呢就从外面跑进来个背着大包的胖子,看见我直兴奋地嚷嚷,结果进门的时候没注意,肥硕的身子一歪,差点给我行了个大礼。我愣了一下心里就郁闷起来,一瞧这胖子不靠谱的模样就来气,忍不住要抱怨他几句。
 
“胖子,你这丫还好意思跑我这来,我可跟你说啊,你再也别想从我这里多拿一分钱走,除非你把上次忽悠我买了……”我话说了大半猛然发觉这场合不对,闷油瓶还杵在旁边呢,于是嘴巴里剩下的几个字哽了半天,硬是给重新咽了回去。
 
“嗨,天真,那哪儿能呢,”胖子脑子还算活泛,一下听懂了我的意思,摆了摆手就从身上把那塞得鼓鼓囊囊的背包给取下来,我看着那东西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里面装的是什么,胖子一下就把小东西给拎了出来,一边还跟邀功似的跟我夸,“看,纯种小奶狗,全白的,顶上那点黑的可珍贵了,人家说这叫一点梅,胖爷这回不要你的钱,就当是赔罪,这玩意儿就送给你了!”
 
我一看那只睁着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四处望的小奶狗,顿时觉得背后发冷,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丫的,从前怎么就没见过这胖子这么实诚?!
 
“诶老板,说什么来什么啊,那只锦鲤真灵!老板你们先聊,我马上去还愿!”
 
“天真,还愣着干什么呀,你丫赶紧把这玩意儿抱回去喂牛奶,这路上好几个小时我都不敢拿出来,估计这会儿得饿坏了,”胖子拍了我一下就把小狗往我怀里放,然后看了看一边的闷油瓶,搞不清是敌是友,就凑过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问,“先前给你的那东西你怎么处理了?”
 
我的动作僵了一下,转头去看闷油瓶,结果发现他丫看了一眼我怀里的小狗之后就凑到了柜子旁边去嗅积灰的瓷器了,估计压根就没听胖子说话。
 
“还能怎么样……”
 
“送动物园了?”
 
“送……那肯定啊,不然我难道还要自己养着?”
 
胖子听我这么说松了口气,上来就勾 我的肩膀又叮嘱了一遍:“那就好那就好,我还生怕你会想不开就自己养着呢,我可跟你说啊,狗是没问题,这么些年早就训实了,再长得壮实也不会伤自家人,但是那东西就不一样了,天性是个野的,就算小时候很温顺,长大了万一哪天一搞不好,出事故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嗯”了几声点头已经把包票打出去了,说绝对不会做傻事,心里却直在叫苦,这些话我能不知道吗,闷油瓶之前说不记得自己是狼,我心里也打鼓。但现在就算想送也不可能了,这要弄出去就不是动物园这么简单的问题,保不准直接进研究所实验室,到时候就是我也没办法再见到他了。
 
我虽然怕他在身边会威胁我的安全,但对比起他可能在实验室受到的待遇来讲,更宁愿自己就这么糊涂着留他一辈子。
 
闷油瓶到现在为止都只和我相处过,我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深入接触和认识的人,说什么也要保护好他——至于这只小奶狗,我揉了揉怀里小家伙圆乎乎的脑袋,打算过年就给我妈送过去。
 
……
 
“啪——”
 
“小哥……你丫现在拍青菜还不过瘾了是吧?!那他妈可是个明代的罐子!”
 

评论(11)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