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 08(小老板邪x狼崽瓶 短篇 轻松甜 HE)

上章第一段的“秘密小本本”修正为“五颜六色的纸”,原本改过来了,结果发的时候脑抽用了原来的文本,抹泪。
 
08
 
“小哥,该喂牛奶了。”
 
我把肉洗好,喊了在书房的闷油瓶的一声。照例没有收到任何回应,闷油瓶那屁股就跟黏在了书房凳子上一样,现在对我的话爱答不理,甚至还会恶意使坏,尤其是在我派他去照顾小白狗饮食的时候。
 
我回想起他趁着我没注意霸占小白狗牛奶的场景,心想这狼真是越来越难管了,最近几天闷油瓶总喜欢惹我生气不说,原本我喊他做什么他虽然不回答,至少还默默执行,自从小白狗来到我们家之后,这丫就更闷了,连每天准点蹲守的言情剧抛出天际,整天就坐在书房里,我进去的时候他要么在发呆,要么就枕着桌子在睡觉。
 
我伸手到柜子里去拿奶瓶,结果摸了个空,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没找到,心里郁闷得不行,一下就联想到闷油瓶身上去了。你丫不就是因为这小狗抢了你一半的“关爱”吗,小气巴拉的,吃醋吃到砸我古董不说,现在竟然还敢藏奶瓶?
 
你以为我少了奶瓶就没办法给那只小狗喂牛奶了?
 
于是在十分钟之后,小白狗从牛奶碗里抬起头来,糊了一脸的奶渍。然而这丫显得还很兴奋,没来得及等我把它擦干净就挣扎着从我怀里跑出去了,在地上蹦跶了半天,对我奶声奶气“汪”了两声,就过来又扒我裤腿,结果一脸的牛奶全蹭我裤子上了。
 
“……”
 
我看着小白狗却又想起了在书房里一个人发呆的闷油瓶,莫名觉得那幅场景孤单得不行,想不过还是悄悄摸进了书房,小白狗跟着我屁颠颠也跑过来玩。我进去的时候闷油瓶还趴在桌边像是在睡觉,哪知道还没等能再靠近一点,这丫立刻就醒了,抬眸看着我不说话。
 
“你没睡?”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观察了一下他的状态觉得有些奇怪,但又没法完全说清,只好再次理了理思路,打算告诉他这只小奶狗不会在家里待多久,结果眼睛一扫,忽然看到了桌上地下散着一堆颜色鲜艳形状奇怪的废纸,不知道之前经受过什么摧残,不过写字的部分都已经被撕下来了。
 
这丫到底每天在书房都干了什么?
 
我还在深深地为自己书房的未来感到担忧,小白狗倒在我腿下转来转去玩得欢,这会儿忽然看见了一团五颜六色的东西,跑过去就撅起屁股把头埋进去,爪子嘴巴一起上,只顾着咬纸片了。
 
一边咬喉咙里还一边不知道呼噜着什么,看上去可比闷油瓶这狼崽子这么大的时候要傻多了。
 
闷油瓶盯着它不动,有些虎视眈眈的意味。小白狗在被注视好几分钟以后这才意识到有人在盯着似的,转头迎上他的目光,喉咙里又开始呼噜,这回听着不太友好,我有点哭笑不得,而闷油瓶自然一点压力没有,一人一狗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上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实际意义。
 
我在一旁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这都叫什么事,刚准备喊闷油瓶快停的时候,却猛地发现小白狗忽然发起抖来,嘴巴里呜咽一声,反身就往我后面躲。
 
嘿这狼崽子,本事不小,对个眼就把狗吓跑了?
 
而闷油瓶对这件事没有一点愧疚,抬起头又盯着我看,我来不及数落他,想着先把小狗安抚一下再说,这可是要给我妈送去的,说不准还有看门的功用,要这么小就被狼崽子吓破了胆,以后养着还真就只剩搂搂抱抱一条了。
 
结果我的手还没够到小白狗呢,闷油瓶这丫手长的就把小白狗给往桌上扔,小家伙猝不及防拼命挣扎,但一点用没有,一下被丢到这么高的地方它显然很不适应,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只能自己挤在一堆废纸里瑟瑟发抖,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我被他丫这恶劣的行为给震惊了,这还是当初那只好欺负的狼崽子吗,都哪儿学的这些招?
 
“我操你不能这么欺负它啊,它才多大,小哥你这么点儿的时候我可都没欺负过你,哪天不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我告诉你,就你这一点同情心没有的,今晚那顿肉要没……啊喂,你在做什么?!”
 
我正起身打算拯救小狗,结果后腰猛地被一只手臂一箍,脚下还没站稳,“刺溜”一下就滑进了一个怀抱里。
 
我大脑一下当了机,这是什么情况,我被闷油瓶给抱了?!
 
“吴邪,”闷油瓶的动作有些迟疑,我反应过来立马就想挣扎,但这明显坚定了闷油瓶不能放开我的想法,他立刻双手抱住我,把我牢牢圈在他的怀里,脑袋顺着贴过来蹭了蹭我的颈窝,我猛地意识到了这家伙接下来的动作,一个“别”字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自己的耳朵根被一条条湿湿热热的东西给舔了两口。
 
“操,他妈的你快把我松开!”我身上一抖,脸立马就烧得通红,心扑通扑通直跳,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一团乱,捂着被舔的地方朝他吼。估计是这声吓到他了,这丫总算是乖乖放开了我,但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都不是脚了,就跟踩在一团棉花上一样不会使力。
 
“吴邪……”闷油瓶看我这样似乎还想伸手扶我,被我一下挡开了。
 
“以后不准做这种事了知不知道!”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我立马就有底气了,故意把小奶狗抱起来以示警告,闷油瓶一下有些无措,坐在原地就看着我抱小狗,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犹豫半天,又低低地开口喊我的名字,“吴邪……”
 
“装可怜这招不好使了,今晚开始你就打地铺吧,”我心想这要再让他在旁边睡下去,到以后就不是心碎了,搞不好还得连着蛋一起跟着碎。没等他说完,我又补了一句,“对了,之前你藏的奶瓶也给我拿出来。”
 
闷油瓶一听这话忽然愣了一下,然后我看着他对我摇了摇头。
 
“明天别吃肉。”
 
“……”
 
“下星期都没肉吃。”
 
“……”
 
“……信不信我把你送走?!”
 
闷油瓶一听到这句话身体就微颤了颤,我见他这样心一下就软了,后悔得要命,呸呸呸,瞧你这嘴,说什么不好非拿这话吓他。这家伙别的什么都没害怕过,偏偏就怕我把他丢了。
 
我刚想开口解释,结果他已经照我的要求默默从抽屉里拿出了奶瓶,交到我手上。我一看,里面竟然花花绿绿装着半瓶的纸星星,一下有点懵,不知道这丫折这些玩意儿做什么,只好动作僵硬地把盖子打开,伸手摸了几颗星星出来问他:“小哥,你这……”
 
闷油瓶一向清亮的眸子变得有些黯淡,仿佛笃定了什么一样,微垂着头,从我手上拿出一颗星星,拆开,然后还给了我。
 
那张细细的小纸条上,工工整整地写着“我喜欢吴邪”几个字。
 
-
求个评论:D

评论(2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