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尾声(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尾声
 
我是被一连串的鞭炮声给吵醒的,这感觉就跟进了菜市场一样,连睡个觉都不让人安生。还有没有点素质了,不是禁鞭了吗,什么时候又准放的?
 
然后我才反应过来,今天好像还是除夕夜。
 
我动了动身体,刚一睁眼就觉得刺眼的灯光弄得难受,正要闭回去的时候,忽然觉得有只手轻轻地覆在了我的眼睛上,有些凉,但触感很软,很舒服。我已经猜到了是谁,嘴角弯了一下,嗓子刚发声准备叫他,却觉得嘶哑得厉害,整个喉咙管都要冒烟了似的,还带着些甜腥味儿,惹得我忍不住咳了好几声,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随即一杯温水就贴上了我的嘴巴,那只手的主人小心把我扶起来靠在床上,声音努力维持着平稳,但我还是听出了些细微的情绪波动,“慢点喝,一次性不要太多。”
 
操,谁能告诉我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我一时间没法说话,眼睛也被他捂着,只能听着声音的方向点了点头,然后就着他的手喝了半杯水,缓了一会儿,这才拍了一下他的手,故意漫不经心地开口:“没事了,不用捂着,小哥。”
 
这个称呼让覆在眼睛上的那只手意料之中地颤了一下,自己从前倒是从来都没这么喊过他。我笑了一声,将他的手给拉下来,结果视线刚落到面前人的身上时,却一下愣住了。
 
这家伙……怎么好像还在缩水?
 
但是闷油瓶浑然不在意这些,他乌黑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波澜不惊的眼底仿佛也掀起了涟漪,肩膀也在不住地微颤。我看得出他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无论高兴还是难过,就像从前一次次看到的那样。这个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仿佛时间跟他就不在一条路上走似的。
 
“……吴邪?”
 
他的声音里有些不确定的试探。
 
“你丫的张起灵,瞒着这么多事不跟我说,老子要是永远都想不起来你怎么办?!”我不由分说过去狠狠地将他瘦弱的身躯抱了满怀,笑着骂他,鼻下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让我恍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你是不是傻的你,抽个屁的疯。”
 
我抱着他不撒手,感觉到他的身体依旧很凉,他被我抱着的那一刹才仿佛陡然确定了什么似的,浑身都放松下来,而下一瞬又猛地用手紧紧抱住了我的背,身体颤抖得更厉害,像要将我融进他的身体里一样,声音微哑,却执拗地一遍一遍喊我的名字。
 
“吴邪……吴邪。”
 
“我在,小哥。”
 
什么话都不用说,拥抱就是等待最好的慰藉。
 
抱着抱着,我忍不住忽然大笑出了声,酣畅淋漓,仿佛新生了一样,我还是我自己,我什么都记得,他妈的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张起灵。
 
闷油瓶没有说什么,我知道他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而我看他的眸子清亮有神,竟然隐约也透着笑意。
 
发泄过了以后我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下来,这才想起往四周看了看,不出所料自己正在医院里躺着,旁边是一些滴滴答答响的仪器,整间房里只有我跟他两个人,也不知道这丫是不是没通知我爸妈。我顺手揉了把他的头发,这丫现在看起来已经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了,脸也嫩着,倒是比成年的闷油瓶要可爱那么一些,起码看上去比较好拐骗。
 
“小哥,你猜我是怎么想起来的?”
 
闷油瓶看着我很久,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你梦到过青铜门?”
 
“我觉得不是梦到的,你还记得那只死去的黑猫吗,就是你带进青铜门的。”
 
闷油瓶愣了一下,对我点了点头。
 
“那只猫好像又活了,反正我的意识又进到了它的身体里,然后弄开了盒子,走进一条黑色的河,”我一边讲着一边观察他的反应,他的眸子动了动,明显是知情的,但是没说话,“在那里我看到了从前有关你的所有经历,也记起来。”
 
没等他能说什么,我又迅速抢占了问问题的先机:“你身体缩水,以及我们忘记你,是不是跟你进青铜门有关系?”
 
闷油瓶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认真看着我:“我不想你死。”
 
这就算承认了?
 
“那你呢,你身体不停地缩水怎么办,被所有人都忘了怎么办,万一我没梦到那儿,没想起你来,你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你不是要寻找自己存在的证明吗,这么快就放弃梦想了?”
 
“吴邪……”
 
“别跟我叨叨那些大道理,你知道我晚上来找你是做什么的吗?我丫就算不记得你也稀罕你,所以想和你一起过年,不然谁会在这种时候千辛万苦到这鬼地方来,我可没那闲工夫。还有,你再说一次你要离开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墙给撞个对穿?”
 
闷油瓶有些无奈地看着我一脸气势汹汹,伸手握住我的手:“我不会离开了,吴邪。”
 
“……你说真的?!”我顿了一下,一股狂喜差点淹没了我,我生怕自己听错了,不停晃着他的手,“你真的不走……”不对,我话刚说到一半,却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问题有点诡异,但我必须要确定。
 
“你要是通过青铜门走到这里来的,那……原本在这个时间轴上的小哥呢?”
 
闷油瓶或许比我想得更多,在我话刚刚问完时,他就对我摇头:“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改变,我没有看到他。”
 
没有看到?
 
我在心里自己琢磨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他说的“发生改变”指的应该不是门,而是整个时间轴的变化,这有点类似平行世界的界定,我们所处的个世界的每种可能都由一个选择开始,通过一个节点衍生出无数种的结果,而为了平衡,每个世界里是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的。
 
在理论上说就是他被时间赶到另一个节点上了,但现实中一定会加诸其他合理的原因,或许看起来会很高深莫测,但原理还是共通的。
 
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不来,我在这儿就会活蹦乱跳地过下去,如果没有他“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一层,无论这个时间段重复多少次,我最终的结局也还是一样的。
 
是闷油瓶以自己为代价,换来了我能平安活下去的结局。
 
跟打怪升级似的,或者养成,我脑补出了不少游戏的画面,忍不住笑了一下,把话题拉回正道上来:“就你这脑子,怎么想通不走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又开始响起了礼炮的声音,闷油瓶刚动了动嘴唇我就摆手说听不清,他停了一下,这回他主动凑近抱住我,如果在从前倒是能把我轻松圈到他怀里去,但现在由于他的身材偏小,这个拥抱显得就有些勉强:“吴邪,待在你旁边,我的身体才会慢慢恢复。”
 
“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
 
“黑猫,”闷油瓶的声音停了一会儿,似乎在想该怎么跟我解释这个问题,“青铜门后面是另一个世界,与这里不一样,在那里,时间变成能被看见的东西,所以我能从未来回到这里。但是改变是不可逆的,我不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人,进入青铜门后只是在趋近静止的时间灰带里充当平衡两边世界的纽带,所以一旦进去,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黑猫呢?我记得它早就已经死了,是你把它带进青铜门,让它复活的?”
 
闷油瓶摇了摇头:“我把从青铜树底拿回来的东西放在了盒子里。”
 
“就是有人说过能起死回生的……”我话还没说完却一愣,突然想起来另一件事——在我第一次从骨灰盒里醒过来的时候,确实好像吃了一个什么东西,当时意识迷迷糊糊没在意,这么说来,这玩意儿就是闷油瓶冒着性命危险想给我弄的东西?可惜当时没能等到他回来我就先挂了,所以这家伙把东西放在了猫的骨灰盒里。
 
结果阴差阳错把猫给弄活了。
 
“这玩意儿还真能起死回生?但是我为什么还会跟那只猫有联系?”
 
“你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变数,也是唯一和它大脑契合的意识。所以它在活过来的时候,就找到了你。”
 
闷油瓶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青铜门后面的世界按照通俗一点的说法看就是类似四维世界的存在,两边世界因为找不到平衡,所以必须有一个人进去在中间管着,也就是那个所谓时间静止的地方。存活于里面的原生物能随意穿梭时间,但我们原本又不是四维的动物,进去的话就会受到影响,是消失或者异变都有可能,或许运气好了还会被丢进小黑屋里关上几百年?
 
而闷油瓶过来以后改变了我的命运,所以我成了他口中所谓的“唯一变数”,再加上我的意识在之前就已经进入过猫的身体,所以这时候再跑进去也就很正常了。
 
怪不得闷油瓶会这样,不过那只猫怎么能管着青铜门,它万一哪天不受我控制溜出去了,我得上哪哭去?
 
闷油瓶似乎猜出了我的想法,还没等我开口问,他就将我的手指一根根分开,然后扣住。脑袋也跟着凑过来蹭了蹭我的脸:“吴邪,它受你控制,也会影响你。”
 
我看着他极其自然的动作,心想这才多会儿就把我当成他的抱枕了,于是故意伸手把这颗蹭了脸又蹭胸口的黑毛儿脑袋往外推,“这是什么意思?”
 
闷油瓶没阻止我的动作,但对被推开这个举动看上去似乎有点不情不愿,“猫的意识和你连在一起,它在青铜门后,时间静止,你的身体也会受到影响,所以蛊对你没有作用,而你的寿命至少会延长一倍。”他的语气淡然平常,跟说今晚吃什么没两样,但是我听到最后那句话差点没把三观给毁完了,瞧着他估计眼睛瞪得能有俩铜铃大,这叫什么话,我现在寿命翻番了?
 
闷油瓶看我这样,停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所以在你旁边,我会回到从前的样子。”
 
我顺着他的话想了想他变小的经过,似乎不是连续不断的过程,而是隔一段时间就会触及到一个临界点,然后爆发一次。
 
“那你的身体怎么也没有受到蛊的影响?我记得你麒麟血对它可是屁用不管的。”
 
“青铜树的东西,对它已经产生了抗力。”
 
原来是这样,我瞬间恍然。
 
“等一下,小哥,你每次变小之前有什么征兆吗?”我忽然又想起了这么一茬,心里下意识作了个架设。我前几次见到他的时候,除了一回是因为他喂猫牛奶,其余两次都跟受伤脱不了干系,甚至还被人家绑到工厂小黑屋关着去了,照他这本事,不像是这么容易就被抓住的人,所以肯定跟变小的副作用有关。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问出口,丫瓶盖就盖上了。
 
这不是变相承认吗?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闷油瓶这次犹豫的时间不长,还是简洁地回答了我的问题,“体力降到最低,身体发冷,持续三到五天,最后一天会睡过去……醒来以后就会恢复正常。”
 
屁,还恢复正常,是醒过来就发现身体变小了吧?我心里忽然被揪得一疼,怪不得这家伙会被人轻而易举抓走,怪不得那天老外会在大街上发现昏迷的他,就这样了这个人还时刻惦记着要走,在我为难的时候说没关系,因为他老早就知道我会忘了他,而他则从没想过要我再记起来。
 
他知道这条路不好走,所以宁愿自己一个人带着回忆,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只为我能一辈子安安稳稳。
 
但是他呢,他面对的是随时可能产生的痛苦,或许下一秒就是死亡,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记得他,他的想法和坚持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们从始至终都不曾给他带来过希望。
 
我想对他发火,但终究没舍得,反而心疼地回抱住他,“那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闷油瓶莫名迟疑了一下,我看在眼里还奇怪,结果就听见他耳朵尖似乎红了一点,然后才开口:“身上会暖和。”
 
暖和?我一愣,忽然想通这丫最近晚上为什么喜欢偷摸抱着我睡觉了,顿时有点哭笑不得,看来我在闷油瓶的眼里已经成了暖和的大药炉,里面的药还是特效的,包治百病。转念这么一想我又有些窃喜,这算是一石二鸟了吧,既解决了闷油瓶身体上的负面症状,又让这丫以后别想离开我了。
 
不过考虑到这层的话,里面还有另一个问题。
 
 “恢复之后青铜门就不会对你产生影响了吧?”
 
 “不知道。”出乎意料地,他想了一下,竟然对我摇了摇头。
 
“喂,张起灵,你……”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会怎么样,”闷油瓶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他隔近了一些对上我的眼睛,手也用力握了握我的,“从青铜门出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无论做什么,这里的一切都不会和我有任何关系,你们会逐渐忘记我,就好像我没有存在过。所以这一切结束之后,我就该离开了。”
 
“你这家伙……”我瞧着这闷油瓶子坐在椅子上一脸认真的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好好掰一掰他的三观和个人英雄情结,结果就听见他又继续道,“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离开过,我想回来找你,吴邪,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不是一个不存在的幻影。”
 
“小哥……”
 
 “在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你还在这里,所以‘意义’这个词,现在已经有了意义,”这次他说的很慢,一字一句,仿佛将他最珍贵的东西捧在了我的面前,小心翼翼地等我收下来,“你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
 
“我爱你,吴邪。”
 
-完-
 
后记:
 
写完三十万字的大长篇的时候感觉跟做梦一样,等放下很久之后某焰才真正感觉到,这个故事是真的完结了。
真正动笔写的原因是从前和abyss讨论时候产生的脑洞,想到吴邪如果变成只猫会不会很有趣?甚至动笔后在路上碰到一只黑猫,会偷偷去想它会是吴邪吗?因为这样那样的奇妙原因,到了我们这个世界里,在某个时间某个角落,与我们擦肩而过。
这是第一次写瓶邪文,我深知自己的文章还有不足,包括逻辑上的和词句上的,在期间也有人询问过交流过,我也在校对的时候尽力改了好几遍,于是有了你们现在看到的《猫》。虽然它依旧不完美,但一字一句都出于我手,都经过我的反复修改,每次看着文本一天天增加,还是会有欣慰感。
这是属于我的,亦是送给你们的,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礼物。
十一年已过,时间还在往前走,他们的生活还在路上,而我所能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
故事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但终章亦是开始,只要我还有余力,还能触摸到笔和键盘,只要还有你们一直陪伴,故事就不会真正落幕。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不见不散。
-
重焰
2016.12.02
 
 

评论(1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