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雪上魂》 01(盲人瓶x鬼魂邪 短篇 轻松甜 HE)

01
 
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死了,我的尸体就摆在旁边,虽然我看不到,因为大雪已经把它给埋进去了。
 
我是为了救旅游队里一个不太熟的小哥,才从旁边的山崖上面掉下来的,其实我的本意是提醒他一下哥儿们不好意思啊,要雪崩了,你挪个地儿发呆行不。结果看到他丫刚好站在当中心里就急了,想都没想直接跑过去推他。
 
按理说我推了丫一把,我掉下来,他就该安全才对。谁想到这闷油瓶小哥刚好是个死心眼,看见我掉下来心里决定不能独活,仗着自己有个好身手,跟我玩“you jump, I jump”的戏码,也一起跳下来了。
 
其实在空中的时候我抽空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后悔,为一个三棍子打不出来的闷油瓶,我竟然付出了这么多。
 
但我后来琢磨出可能是自己本身太倒霉了一点,这家伙就很走运,比我砸上的树要多,虽然摔个七荤八素,好歹把命保住了。不像我,现在连瞧都不敢多瞧一眼自己埋在雪底下的尸体,肯定很恐怖,我不要看不要看。
 
于是在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成传说中的“小鬼”了,还是孤魂野鬼,守在这个昏迷的小哥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被黑白无常把魂收去。
 
不能怪我不救这个闷油瓶,我在活着的时候连命都为他丢掉了,死了之后就剩下个魂,摸什么都能直接透过去,虽然我惊奇地发觉自己还能说话,但这荒山野岭的,把嗓子嚎破了都没用,何况上头那峭壁的雪还没掉完呢,颤颤巍巍的,万一嚎成了第二次雪崩,这家伙不得被雪压得直接咽掉最后一口气?
 
但这闷油瓶还真是福大命大,就在我觉得他肯定活不下去的时候,他竟然醒了过来。
 
我在一旁没忍住激动地喊了一声:“呀,小哥你醒了!”
 
喊完才发现他丫是看不到我的,心里不禁一阵后悔,万一把这闷油瓶吓死怎么办?他丫变成鬼第一件事不就得找我报仇?
 
但事实证明我是想多了,闷油瓶虽然眼睛睁开了,但意识还没完全清醒,我看着他在雪地里下意识捂着血呼啦的脑袋,身体不停地发颤,心里着急得不行,只能不停地喊他:“小哥!小哥!醒醒!”
 
喊了半天之后,他忽然开始大口喘气,大概是终于感觉到了冷,整个人缩了起来,蜷成一团坐在雪地里,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我又喊了他一声,他这回倒听见了,警惕地朝声源处看过来,我发现他的瞳孔根本不能对焦,这才知道他是伤到了眼睛,脸上的血原来就是从眼眶里流出来的,一时间不禁打了个哆嗦,我的妈这该有多疼,还好我一下就摔死了,什么感觉也没有,现在还能当个快乐的小鬼。
 
只是他还是不停地喘着气,极力忍耐着身上剧烈的疼痛,看那样子竟然还在下意识远离我发出声音的地方。
 
不对,他丫是脑子摔坏了吧?好歹也是和他一起进山的人了,整个队就我跟他搭过茬,待在一起没一个星期也有四五天,现在听到声音竟然没有信任反而想跑?
 
我看他身上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淌,心里着急得不行,这些小问题也顾不上了,只当他是脑子不清醒。但怎么说也还活着,不能就这样死了,所以没时间解释,只能催促道:“在你左前方大约五米的地方有个包,背在一个死人背上,里面有药箱,但是被雪压下去了,不知道有多深,你试试看能不能挖出来用。”
 
他浑噩了好半天,似乎才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什么,迟疑了一下,估计是搞不清楚为什么我要帮他,或者帮还不帮到底,跟在旁边看热闹似的还让他动手。
 
怎么的了,我就这样,不服气你憋着啊。
 
最终他还是勉勉强强把那个背包从我背上扒拉了下来,我捂着眼睛没忍心看自己的尸体,催他赶紧把人埋了,然后转身背对着去认药箱里的药。
 
“这个是擦伤口的,纱布在右边,包里还有两件棉衣、水和干粮……对讲机有是有,但现在肯定没用。”我看了看他的两只脚好像没事,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太冷了,我是不怕的,但他的嘴唇都已经冻得发紫了,再不找个地方生火取暖,他或许会冻死在这大雪里。
 
“小哥,你在这里把伤口包扎好,我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可以避寒的地方。”
 
他依旧没有回应,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迷糊,我觉得他的反应似乎比前几天慢上不少,索性懒得再等,直接沿着崖边走。
 
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活人不急死人急。
 
我叹了口气,打算好人做到底。反正自己也感觉不到累,于是一直用从前跑一百米的速度在雪地里穿行,别说我这魂儿用着还真的很方便,绝冷绝热绝吃喝,就是现在天黑了点,要不然能看得更远。
 
等会儿,说到这个,我忽然想到还有另一个问题——都说鬼是怕阳光的,那我岂不是不能在太阳底下待着了?
 
有点痛苦,我郁闷地望了望还在下雪的天,想仰天长叹一声为什么做个鬼要如此艰难。
 
抱怨归抱怨,我的动作还是没停,大概找了有半个多小时,我总算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被枯草和雪遮掩住了一大半洞口,不过对我来说阻碍物都不算什么,我可以直接从石头那边穿进去。
 
进了洞后,借着外头的光线我还能勉强辨认出里面的轮廓,这个洞不深也不大,可能有十来平米,住一两个人倒是刚刚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里面巡视了一圈,看不出什么道道来,也没听见什么奇异的声响,判断出总体还算安全后,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这就行了,我急急忙忙又往外头跑,心里还惦记着在雪地里挨冻的闷油瓶,希望这丫福大命大,不要白费我一个小鬼的辛苦劳动。结果还没能出洞口呢,我就忽然感觉踩上了一个什么东西,脚下“刺溜”滑出去,重心一下没稳住,“啊”了一声闭上眼睛,脸就直接扑到了地上去,那一刻,我却竟然有点窃喜。
 
——万幸现在我是个鬼,没有伤痛,不会毁容。
 
但是是哪个挨千刀的在这地方放东西了?专门吓鬼啊!
 
等等……
 
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什么东西还能滑到鬼?
 

评论(9)

热度(110)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