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雪上魂》 04(盲人瓶x鬼魂邪 短篇 轻松甜 HE)

04
 
“扑通——”
 
我蒙着黑布在水里正准备扒拉上岸去,冷不防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忽然抖了抖,又想起那天他毫不犹豫跟着我一起跳下崖的画面。
 
这家伙是缺心眼吗,跳了一次又跳一次?你他妈还瞎着呢,能不能安分点等我自己游上去!我看着他完全沉在水里没动,似乎是有些犹豫该往哪个方向去找我的模样,心里莫名上了火,关键是这丫眼睛上缠的纱布被水还慢慢泡开了,我又不能大咧咧跑去找他。
 
我是不用呼吸的,这会儿虽然在水里,但是一点压力也没有,着急上火完全就是因为那个死心眼的闷油瓶子。
 
我最终还是决定在水下就把事情给解决掉,看他那不找到我就不打算上去的模样,只能在心里默默叹口气。
 
接近了他之后,我首先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身体绷了一下,意识到大概是我之后就转了个身过来摸我的手,我自然是不敢被他摸到的,布的材质和一般的衣服都很不一样,所以只能稍微退后一些。
 
他愣了一下,眼睛上的纱布这时候已经散得很开了,估计是嫌它碍事,闷油瓶索性直接把纱布给扯了下来,我这时候才得以看见他的眼睛,虽然没有神采,像蒙着一层雾一样失了焦,但通透的黑沉郁其中,我仿佛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片海。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闷油瓶的手已经抓住了我一边的肩膀,我心里一跳,完了完了,美色害死人,这闷油瓶子的眼睛虽然不像大姑娘那样勾人,但实在别有一番感觉,我一边默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边想挣脱闷油瓶的控制。结果这丫力气实在恐怖,我现在要有脸的话,表情肯定可以吓死人。
 
他明显也感觉到了触手的异样,但也只迟疑了一瞬间,就转而握住我的手腕带着我往上面游,我看他离岸上还隔着一段呢,就着被拉住的手往正确的方向拽了拽,闷油瓶对着我的方向点了一下头,游出水就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等我们俩上岸之后,闷油瓶浑身都已经湿透了,我知道这丫肯定很冷,他身上还微微有些发抖,就是一声都没吭,装成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做什么,我有些愧疚又有些心疼,心里骂他活该受罪。
 
“小哥,先回去吧。”我转而拉起闷油瓶,只想快点把他带回去,这可是大冬天,这丫竟然就这么跳下去了,要是放在我生前指定就冻死在水里了,一下都游不动,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被我拉的时候还有些怔然的神情,我直觉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心里忍不住打起鼓来,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冲我点了点头。
 
不过闷油瓶身体再好力气再大也终究是个人,我估计他也不会没事冬天跑去湖里游泳,被冷水这么一泡,第二天果然光荣地发烧了。
 
发现他发烧还是因为他没按时起床的关系,彼时我还没有寻找到钓鱼的工具,于是跑去按前一天的方法成功抓了三只麻雀,用遮阳布包回来,心里正高兴能给他加个餐,却看到他还微蜷在棉衣底下。我看着奇怪,试着喊了他两声,结果他倒好,理都没理我。
 
然后上手一摸,我心里一凉,完了。
 
“小哥你是不是傻的,哪有你这样看都看不见就跳河救人的啊,现在作病了吧,你先把泡面吃了,这些干草都垫上睡,下午我再把那件湿棉衣拿去晒,你现在给我把衣服捂严实了,出汗会好一点。”我把水提起来泡了泡面,然后递给闷油瓶手上拿着,看到他跟熊一样的圆滚滚造型,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闷油瓶乖乖摸着面碗接过去,但没立刻打开。他的脸上有些病态的红晕,配着稍微有些疑惑的表情,看起来竟然莫名有些萌。
 
呸,大男人萌个屁。
 
我看着他依旧毫无焦距的眼睛,自从昨天打那片湖爬起来之后,他的眼睛就不再用纱布缠住了。既然伤口已经结痂,又没有药敷,那些纱布给他捂眼睛还不如省下来以防后患,反正对此他没有任何异议。
反正最后都是给他用的。
 
“吴邪。”
 
“小哥,怎么了?”我一转头,却看到闷油瓶竟然挑了一筷子的面,凑到我面前。
 
我愣了好一会儿,哭笑不得连忙把闷油瓶的手给推了回去,一个鬼还用吃什么东西,这不是纯属浪费粮食:“小、小哥,我这……我我不吃……我在你睡觉的时候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快点吃!”
 
闷油瓶迟疑了一下,没动。
 
“我真的吃过了,小哥你快吃吧,免得泡面凉了不好。”
 
闷油瓶丫根本不理我,而是伸手从一边把装食物的背包给拿了过来,然后一件一件将我背包里的干粮往外摆,我盯着他这举动只觉得自己冷汗直冒,等他摆完以后下一秒判官就要把我这小鬼拉出去下油锅炒菜吃。
 
他的头稍微抬了抬,将脸对着我,我看着他的神情,只觉得凝重得不行。
 
“吴邪,你没有吃饭。”
 
完了完了,我心里一片灰暗,自己和他都待在这儿几天了,这闷油瓶子看着傻,谁知道心里还鬼精鬼精的,不,是比鬼还精,这家伙要是数着包里的食物过日子的话,现在肯定知道我有问题,而且这丫昨天摸到了我身上盖的遮阳布,这下更要觉得我不是个人了。
 
但是我该怎么解释,说我只是个小鬼没想来害你,还是骗骗他说自己是个妖精?
 
——不过无论是鬼还是妖精都一样,正常人谁会接受这种毁三观的现实版聊斋?要是我说自己是鬼的话,会不会吓到他?或者他表面上说没什么,但心里已经把我划在界限之外,从此疏远了?更可怕的是,万一他假装没事,把我骗出去以后找道士收了我炼丹怎么办!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一个鬼害人之心没有,鬼怪小说经验必须要有。
 
“小哥……我……”
 
我战战兢兢半天,犹豫来犹豫去,咬死了牙总算打定了主意。
 
说就说吧,说了我还能再死一次不成?大不了……等他出去之后就偷偷分开嘛,反正也没办法跟着他一起在别人面前露脸。
 
我觉得自己脸上要是能有表情,现在一定很悲壮很决绝,但起码要比上次冲过去推开他掉下来的时候要镇定有型,很好,要说得帅一点,人还怕鬼呢,他要是敢有一点歪脑筋我就先把他吓死。我在这里给自己鼓了半天劲,憋足了气,结果还没等能开口,这丫就忽然又蹦了一句出来。
 
“你不吃,我也不吃。”
 
说完之后他就认真地自顾自重新躺下,留我一个人在洞中凌乱,诧异这家伙竟然在闹脾气?
 
不对……我他妈都想老实交代了,这丫竟然只是闹个脾气?
 
等等,那岂不是说我想太多了?!
 

评论(8)

热度(101)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
    明天就要月考了得看篇文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