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雪上魂》 05(盲人瓶x鬼魂邪 短篇 轻松甜 HE)

05
 
最终,那碗泡面还是没能逃过被扔掉的命运。
 
闷油瓶这一觉睡了很久,我从上午守到了半夜,一根简易的钓鱼竿都被我做好了,人却一直不敢走太远。他还是浑身发烫,烧着不退,神情压抑又有些不安。我心里急却没办法,中途喊他起来吃了回退烧药睡得倒是沉了很多,但也还是不管用,只能烦躁地把洞口草笼子里那三只麻雀捉出来又放回去,搞得肥麻雀比闷油瓶还颓废,看到黑布底下伸出的手就会装死。
 
到后半夜的时候,好了没多久的天气又变得恶劣起来,雪花不停地飘,我坐在闷油瓶身前正挡着吹进来的雪片呢,就忽然听见从外边传来的窸窣响动。
 
我一惊,警觉地朝外面看,结果一下又没声了。
 
还耍小聪明,我心里冷笑,八成就是个怕冷的动物,看着里面亮着光呢,又暖和,忍不住想偷跑进来。不过这东西既然在我发现它之后安静了,就应该不会对我和闷油瓶有太大威胁。
 
我的算盘打好了,于是忽然打了个哈欠,躺在闷油瓶旁边装睡。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闷油瓶身边躺下。闷油瓶是正对着我的,身体微蜷着,他虽然睡着了,但神情并不安稳。脸颊上还是有些红,过长的碎发半遮住了眼睫——事实上,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在这个旅游队注意到他,就是因为他的眼睛,这家伙性子就像一个闷油瓶,根本没什么存在感,但偏偏他的眼睛,清清淡淡的,不沾一点烟尘,好像雪山峰上终年不化的积雪。
 
那是一望就会被吸引进去的深邃。
 
“簌簌——”
 
那东西果然没走,我猛地回过神来,两只耳朵恨不得竖着听不远处的动静。
 
我原以为那玩意儿会趁我们俩都睡着的时候摸进来,没想到那点动静到了洞口之后就没听到了,心里还有点诧异,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起来看看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的中气十足的嗓音差点没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哎哟,胖爷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魂儿还会学人睡觉的。”
 
我生怕闷油瓶会听到,盯着他的脸看了好半天确定他没醒,这才起身气势汹汹要找那家伙算账,结果一看说话的玩意儿,一下懵了。
 
操,哪儿来狐狸精!
 
“我说,你盯着胖爷看做什么,就准你个魂飘来荡去,不准胖爷说会儿话啊,哎这山上天气说变就变,可害死胖爷我了,今晚我就在你这儿借宿一会儿,早上就走,兄弟,看在咱们都不是人的份上,方便方便呗。”
 
“呸,你才不是人。”这只红色的胖狐狸倒是一点不见外,对我的诡异状态视而不见,就想着怎么套近乎。但我怎么可能被这种狐狸精忽悠来忽悠去呢,瞧他那盯着洞里的样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于是正气凛然地开了口:“我们这不收狐狸,你找别家去吧。”
 
看那一身膘冻两天也没关系,别在我这儿偷了粮食才是真。
 
“别家?方圆几里就没第二个洞了,你这小鬼不厚道,竟然让胖爷我找别家?”那胖子嗓门又大,我担心他把闷油瓶吵醒,赶紧对他招了招手让它过来,谁知道他这才看到睡着的闷油瓶,一下又惊讶起来,“这里还有一活人呢!”
 
我捂脸长叹,不想理这死胖狐狸了。
 
“哎,我说你也不长点心,这人看着这么不对劲的,你还不快帮帮他?”
 
胖狐狸倒是很热心,跑我这边来说闷油瓶的问题,我却被他这么一说搅得烦得不行,又不是我不救他,我怎么救他啊,包里的药也给他吃了,衣服都给他盖上了,他的烧退不下来我也没办法啊!
 
“我怎么帮他,你说啊。”
 
“我说你也太天真了,这种事还不简单,”我正准备听听它能说出什么来呢,胖狐狸一瞧我这样就忽然笑出来了,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狐狸的笑,但我硬就是从那家伙的神情里瞧出了“猥琐”两个字,“你看他脸红身烫的,我听我爷爷说过,他从前见过人类这样,这跟我们动物发情是一个道理,你只要过去抱他,然后……”
 
“我操你打住,”我浑身激灵,这胖狐狸说得都是什么损招,这闷油瓶又不是发情了,他妈的他是发烧啊发烧,“他这是发烧了,你跟我讲发情有个屁用。”
 
胖狐狸似乎还有些不理解,理直气壮反驳我:“发烧和发情不差不多吗,你不信用手一摸,他就抱上你了。”
 
“你就扯淡吧,我跟你一没常识的狐狸精讲什么道理,你爱到哪儿到哪儿去,别在这添乱了,我还忙着照顾他呢,没工夫搭理你。”
 
“诶我说天真你这就不对了,胖爷我正在尽心尽力帮你解决问题,你怎么就一点都不领情呢,丫前几天也是这样,胖爷差点没被削了吃,你们肯定都是一伙的,人类最可恶了,变成鬼更可恶。”那胖子狐狸骂骂咧咧就是赖在火堆旁边不走,一双眼睛乱瞟,看着特不老实。
 
“你胡说什么呢,我跟谁是一伙的了,你分不清发情和发烧还能怪我啊,我就是鬼也比你有知识。”
 
“就前几天遇上的一伙人啊,得你不信胖爷还懒得费口舌,都几天没吃饭了,神膘都消了一圈,不然我们打个赌,你要是过去抱他,他不抱你胖爷我就自己离开,要是他抱了你,嘿嘿,”这胖狐狸的笑颇有些奸诈,他爪子一指洞口那几只睡着的胖麻雀咽了口水,“那麻雀就归胖爷!”
 
“赌就赌,我还怕你?”我鄙夷地看着它乱摆的狐狸尾巴,心想这下全暴露了吧,丫感情是盯上洞口那几只肥麻雀了,结果我刚隔着布摸上闷油瓶肩膀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立马抬头问它,“等会儿,你说什么?前几天遇上了什么人?!”
 
“嗨,能有什么人,全副武装的,说什么是进山搜救的团队,依胖爷看那都是幌子,肯定又是乱捕猎的来了,还好被雪困在了外头,你说这正常人的能有谁从山崖上掉下来啊,还两个一起掉?”
 
我一听这话刹那间就激动起来,只觉得自己没心都要狠狠加速跳几下,外面有人要来救闷油瓶了,这就是说他不用在这里跟着我等死了!
 
结果我还没高兴一下,那胖狐狸竟然也跟着喊起来:“我就说吧!这小哥丫肯定想那啥了,那三只麻雀归胖爷了!”
 
What?他说什么?!
 
我不可置信地往下看,这才发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隔着布圈住了我的身体,他的额头抵着我的肩膀,脸上也不显出那种压抑不安的神情了,正安安稳稳睡他的大觉呢。
 
-
明天暂停更新一天,偷懒(不

评论(11)

热度(92)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
    大脑被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