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雪上魂》 09(盲人瓶x鬼魂邪 短篇 轻松甜 HE)

09
 
入夜之后,我一个人守在洞口,火也懒得生了,百无聊赖望着天空。
 
之前我和闷油瓶商量好了明天早上就出去找路,结果这家伙答应之后竟然说还要出去一趟,也不知道是干什么,难道这里的妖精还是他的好友,走之前串个门告个别?
 
我也问过他,闷油瓶却硬是不告诉我,说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清楚就出鬼了,这家伙问我的时候怎么这么恬不知耻呢,我不回答他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也就算了,丫还自顾自就开始下结论了,也不知道他那个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一路上就坚定了“你更喜欢我”的信念。
 
去你的,谁给你的这种信心!
 
算了,这些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关键是现在月亮都在西边挂着了,闷油瓶怎么还不回来?
 
我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他的人影,心里一横,拿着遮阳布就往外头走,但又不敢走的太远,临近清晨的山谷一点生气都没有,又因为是冬天,所以几乎是一片漆黑,我借着天光勉强看清了路,只好先在周围一圈转了转,时不时喊一句:“小哥,在吗——”
 
这一声声喊出去,也只留下空荡荡的回音。
 
挨千刀的闷油瓶,能跑到哪儿去?
 
我刚转身准备往另一边再找找他看,结果视线猛地一瞥,一下就发现了黑暗中的一点亮光,从远处黑漆漆的林子里一闪而过,那亮光闪得诡异又迅疾,吓得我心里一颤,连跑都不敢跑了,直直地站在雪地中间——然后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自己就是鬼,我还怕个屁的鬼啊。
 
想到这里我就给自己鼓足了气,决定要是鬼的话我还真要好好上去问问有没有见到闷油瓶的,要是对方善解鬼意的话说不定还能和它问个路,到时候也好带着闷油瓶往外走。
 
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我还是先把布放在了雪地上,偷偷摸摸往林子里面走,离得近了我才发现,自己刚刚看到的光点还真不是幻觉,不过这林子里藏着的不是鬼,而是狼,那亮光就是它们的眼睛。
 
这群狼足足有十一二只,借着朦胧的天光勉强能看清是灰白色的,都聚集在林子里面,彼此相隔的不算太远。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这些东西往周围嗅了嗅辨认出方向之后就朝林子外头走,目的性特别强,看得我心里一下着急起来,这不是发现了我和闷油瓶住的洞吧?
 
不对,要发现也早就该发现了,我和他住了这么些天也没见一只狼啊,但看它们的样子也明显就是往那边走,难道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们过去?
 
我绞尽脑汁,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我把处理的鱼内脏都扔雪地里了。
 
完了,怪不得这些狼往那边走呢,感情是嗅着味儿去的,但这不行啊,即便闷油瓶现在不在那里,干粮和装备全在洞里放着呢,我一个人一时间肯定搬不走,要是被这些狼乱咬一气弄坏了,闷油瓶要怎么走出去?!
 
然而这些我都无暇去顾及了,因为下一秒,我就听到了那个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吴邪——”
 
空旷的山谷里一遍遍回荡着闷油瓶的声音,这家伙明显是用力喊出来的,所以显得格外响亮。
 
操,这闷油瓶子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这十几条狼再磨蹭半个小时也就该找到那个洞了,你闷大爷现在跑来添什么乱!
 
“嗷呜——”
 
狼群听到声音果然骚动了起来,领头的狼吼了一声忽然从藏身的地方朝声源奔跑过去,我愣了一下,猛然意识到这些家伙肯定是因为下雪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回见到活物就迫不及待要抓回来饱腹一顿,那这样闷油瓶岂不是会很危险?
 
天光已经渐渐明亮起来,我模糊已经能看见远处闷油瓶的影子,拔腿就往他那边跑。
 
“吴邪!”
 
他的声音忽然带上了些急迫的意味,而且这回声调比之前要更高,显得有些嘶哑。
 
这家伙怎么了,我听见他这样的声音,心里跟揪着一样疼,我想喊他,告诉他我在这里,但这样不行,我知道闷油瓶要是听到我的声音八九就不会跑了,而对方是一群狼,闷油瓶要是为了等我正面和它们碰上,再想全身而退就太困难了。
 
但是我没关系,我是个鬼,狼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吴邪!”这回声音吼得更加嘶哑了,我难受得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告诉他他妈的我还没魂飞魄散呢搞得就像再也回不来了似的,这个死心眼的闷油瓶子,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你就不能不管我自己走吗!我心里骂了他半天,结果跑到他跟前的时候才忽然明白过来,他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焦急。
 
——我的那块遮阳布,被群狼撕成了碎片。
 
闷油瓶浑身发颤,手中死死攥着割草的短刀直接冲进了狼群,一下下毫不留手,甚至有的狼直接扑上去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防御的动作,任狼咬上他的手臂,下一秒就被他用刀贯穿了天灵盖,鲜血喷涌而出,漫在雪地里被晨光照得妖冶殷红。他知道头狼是哪一只,但他就是故意躲着它,先将所有的狼一条条杀了个干净,这才握着刀,踏着地上还腾腾冒着热气的血液,一步步朝它走过去。
 
我脑子里早已经一片空白,愣愣地看着浑身是血的闷油瓶,从来都没有想象过会看到那个淡然出尘的他会像今天这样失控, 还是为了我。
 
一个早就死掉的鬼。
 
我想开口喊他,但是头狼还在虎视眈眈,而闷油瓶这时候的状态明显已经很不好了,他没有立刻冲上去就表示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这条狼一击毙命,之前的拼命消耗太大了,他的胸口起伏明显就很剧烈,身体还在发颤,我不能让他分神,否则这匹狼肯定会趁机偷袭上去。
 
而我此刻的唯一愿望,就是闷油瓶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远远地从天边冒出头来,我站着的地方已经能照见一些阳光——太阳太热了,我被照得难受,觉得好像自己被架在火炉上做烧烤一样,只能甩了甩头努力往狼的身后走去,那些碎掉的布就散在地上。
 
谁知道烤鬼好不好吃?
 
身体越发灼热,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飘着飘着不知道怎么就从烤鱼联想到了自己身上,但万幸还记得自己要做什么。我凭着意识拿起碎布,隔着它猛地用力,死死抓住了那条狼的一条后腿。
 
“吴邪!!——”
 
“小……”我的脑子里恍惚又响起了闷油瓶清清淡淡,却仿佛带着些期待的声音。
 
“你更喜欢我?”是啊,我更喜欢你,我为你连命都丢了两回了,这世上没谁再比我更喜欢你了。
 

评论(14)

热度(104)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