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3(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3
 
“大侠,吃饭了。”我歪了一下脑袋,从屋子里张口喊他。
 
我是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的,喊他纯属是为了在我把粥端过去后他能睁开眼乖乖吃饭,不然我还要再费一番功夫,划不来划不来。
 
闷油瓶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又在床上躺了三天,胃里是受不住平常饭菜的,于是这两天我就顿顿熬粥,变着花样做些营养的东西给他吃,这家伙倒是出乎意料地配合,每次吃这些山野小菜就跟珍馐佳肴一样,顿顿要把我那三人份的锅喝个底朝天。
 
但自从他吃过糖葫芦以后,这家伙就变了。
 
我把粥端出去放在他面前,闷油瓶穿着我的一身黑衣在躺椅上睡觉,但我知道他肯定醒了,半晌之后这家伙终于睁开眼,先看了看我,又赏了一眼给那碗可怜的粥,随即就不动了。我看他这样心里来气,于是决定再不能惯着他:“你再不喝,今天一天就没东西吃了。”
 
“糖葫芦。”
 
“……那是下山才能买到的,下山!但你这样我怎么下山,来回一趟至少也要两日呢,你自己怎么吃饭换药敷伤口?”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糖葫芦的执着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早晨的饺子就一个没动,上午的药也不理会,非要坚持在吃饭前吃一串糖葫芦。
 
但闷油瓶就是闷油瓶,对我说的这些全然不理会,开口就道:“你做。”
 
“我怎么会做这个……”我瞥了他一眼,话说的有些心虚,之前他吃的那串糖葫芦确实是我做的,原本只是忙里偷闲做给自己当零嘴儿,做个山野生活的消遣罢了。但他是不宜多吃糖的,糖与药易相冲,况且对他养伤也不利,于是我故作悠闲一边到鸡舍把鸡放出来活动,一边胡掰扯,“做这个很麻烦的,你知道怎么做吗,光你昨天吃的葫芦串就有……”
 
“山楂,金钱橘,葡萄,冰糖,果仁串在竹签上,以滚沸的茉莉玫瑰茶为引化开糖味,于锅内熬至焦黄色,再将果串在待冷却的糖水里滚一圈即可。”
 
“你、你是吃过还是原本就会做……”我瞠目结舌地瞧着他,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嘴,东西咬几口就知道我用了什么材料,怎么做出来的?!
 
闷油瓶低头看着鸡仔想了想,然后看向我,认真摇头道:“我没有吃过。”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你做,糖葫芦。”
 
“……”
 
大侠,我服你了行不行,你哪儿来回哪儿去吧,我这小院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从前院打鸣下蛋的鸡到后院的一片白菜地,哪一样不是我每天照顾出来的,它们一点要求没有,现在个个长得膘肥体壮,也没见有哪个和你这闷大爷一样难伺候的!
 
最终闷油瓶还是如愿以偿吃到了糖葫芦,但我严格限定了他的糖葫芦量,规定一天最多只许吃一根,而且要在喝过药之后一个时辰吃。
 
吃饱喝足,闷油瓶也闹腾够了,到晚上的时候我看他精神还是不太好,原本打算让他去睡觉的,结果转念一想他好像自从醒过来就这德性,少睡半个时辰也没什么,索性趁着这个机会打定主意问他:“大侠,我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是何许人氏,家住何方……要不你告诉我,到时候我下山也好和你家人知会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闷油瓶喝茶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家里人不担心?还是不麻烦我?
 
“大侠,难道你家里人被……”我犹犹豫豫地猜测了一下最坏的结果,难道是他们家得罪了什么人,连带着让他一起遭了殃?但我一看他皱了皱眉,连忙改口,“不是,我是随便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这回他倒是回答得很快:“不会。”
 
“那你到底是……”
 
闷油瓶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喝茶。
 
这闷油瓶子,我心里郁闷之极,难道他其实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犯人?不然光明正大为什么不敢说名字和家住哪里,要真这样可不得了,我不就成他的共犯了?不行,我一定要问清楚了,不然等以后出去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于是我默默咽了一口口水:“大侠,你……”
 
“咯咯!!——”
 
我一怔,完了,我的鸡还在院子里溜达呢,今天净跟闷油瓶折腾,竟然忘记把它们赶回笼子里了,这山上吃鸡的东西可不少,刚来那段时间我就因为不知道这条吃过亏,没做好鸡笼,结果第二天早上就看见鸡舍空空,只剩下一地的鸡血和鸡毛。
 
而听这鸡撕心裂肺的声音我就知道,它的命估计保不住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赶紧把衣服袖子往上一挽,墙角的扫帚抄在手里,拎着灯拔腿就往外头走:“小哥你坐在这等一下,我去救鸡!”
 
如果是狐狸或者黄鼠狼还好办一点,我拿着扫帚吓一吓也就跑了,怕就怕山上的猞猁,这些家伙不仅狡猾还危险,而我保命的那些瓶瓶罐罐对它们一时半会儿还起不了什么作用,要么就会连鸡一起毒死,实在得不偿失。
 
我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拎着灯走到院子的一角,灯光模糊照亮了青石地,我仔细看了看,心里咯噔一下,认出来是猞猁的痕迹。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提着灯立马站了起来,但是没有妄动,我不敢确定猞猁到底在哪里。而现在院子里成天乱拉屎和打鸣的鸡也学乖了,估计是听到同伴的临死一呼,都不知道钻哪儿躲着去了,唯独我一个提着灯,站在黑暗里倒成了活靶子。
 
“咯咯!咯!!”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院子的另一角再次传来鸡的惨叫声,我咬着牙赶紧跑过去,自己拢共就养了四只鸡,还有两只是鸡仔,这回倒好,它专挑大的抓,我还想着这两天就把它们宰了,可以给闷油瓶炖汤补补身体呢。
 
我刚跑到中间就隐约看到了从灯下一闪而过的身影,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迅速抄起扫帚朝那边拍:“让你抓我的鸡!让你吃……”
 
结果还没等说完,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贴着我的脖子“嗖”一下飞过去了,我用灯往墙上一照,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闷油瓶的那把黑刀,上面还挂着一只刚死的猞猁。

 
-
继续来更文,以及……脑洞最近大发,我说我吃邪瓶并且想写这个abo会不会被打【PIA飞

评论(16)

热度(131)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