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4(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4
 
我惊魂未定,好险好险,要是没有闷油瓶我这条命可能就要保不住了,但我记得书上有载猞猁向来有离群独居的习性,怎么会一下出现两只,难道是深秋时节山里找不到东西吃,一股脑儿都上我家来觅食了?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闷油瓶的:“大侠,多亏了……”
 
“你”字还没说出口,原本倚在门边的闷油瓶忽然动了,恍如鬼魅悄无声息,而不到几息墙壁里的黑刀就铮铮而出,我眼前一花,手中的灯被他瞬时拿过拎在手内,但他并不作停留,在我耳边附了句“回去”,随即朝我的反方向移开数丈,带着灯只身穿梭在黑暗之中。
 
我没有多想,立马遵照他的话赶紧跑了回去,心里明白他这是将猞猁的注意全部吸引到自己身上,毕竟如果有两只的话这院子里就可能会藏着第三只、第四只,他自己出去对付是最好的选择。
 
但我心下却急得不行,他身上还有伤,本来就需要静养,不宜活动太剧烈,这下可好,都是那几只该死的鸡,猞猁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万一出个什么事……呸呸,胡说。我紧张地盯着黑暗里恍如流星一般飞驰的灯火,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两只小鸡仔抓了喂猞猁算了,让闷油瓶赶紧回来,别乱逞英雄。
 
“咕叽——”
 
我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结果低头一看,那两只小鸡仔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到屋子里来了,这会儿被吓破了胆,正挤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呢。
 
好你们两只不讲义气的鸡,怕什么怕,是只勇敢的鸡就不要畏惧猞猁!要敢于舍生取义!
 
我正要伸手去抓它们,结果忽然听到了身后闷油瓶喘气的声音。
 
“大侠!”我也顾不上找那两只鸡仔算账了,看到闷油瓶一手拎着两只猞猁往屋里走,连忙把死了的猞猁接过来丢到门后的角落里,然后让他坐下,把他从头到尾都检查了一遍。
 
“大侠,胸口的骨头疼不疼?”我小心翼翼揭开他的衣服,闷油瓶很配合,抬手任我检查,这会儿不吵也不闹。但他的胸口起伏很剧烈,我试探着按压了一下包裹纱布的地方问他,他就稍微摇了摇头,好像浑身是伤的人不是他一样,看着我瞧他身上的口子,顿了一下淡淡开口:“都不疼。”
 
“不疼才有鬼了,你的身体素质是好,但又不是铁打的,皮肉都连着心呢,说出来有什么关系?哪会有不疼的。”我数落了他几句,他身上有几处伤口都崩开了,不过好在都是皮肉伤,真正错位的那根肋骨还好好地被包着。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着实为他捏了把汗,要是他今晚真伤到了,我觉得自己要内疚小半辈子。
 
我也没想他能接我的话,也就自己说两句作罢。但替他换衣服的时候,却莫名发现这家伙一直在盯着我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瞧过来的,就算我发现了他也没有要移开的架势,就那么一动不动,淡淡地看着我。
 
到后来我甚至有些怀疑这家伙的目光到底是不是在我身上。
 
“……大侠,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闷油瓶没有回答,反而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啊?你是指隐居吗?”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想着告诉他一些也没什么关系,索性一边将他身上崩开的伤重新包扎起来,一边慢慢回忆,“这不要继承江南的那份祖业吗,先当个半吊子的坐堂先生,等磨几年积攒人气之后再接手做药房老板,谁知道……”
 
我苦笑了一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当个玩笑听也罢,有天夜里,一个蒙着面的人来找我,说是要我配一个能让人三日内就疯癫的方子,我没应,他便威胁说让我不得好死。”
 
闷油瓶皱了皱眉,我看他的手臂肌肉微绷,竟然攥着拳头,心里有些疑惑这家伙的反应。
 
“之后?”
 
“之后啊,”我看闷油瓶的模样忽然乐了,这家伙这么投入感情是喜欢听故事呢,以后等出去要是有机会碰上他,就请他去听听小花的戏好了,他也肯定喜欢,“后来……后来我随便开了个催情的方子给他们,就关了药房一个人藏到这深山里做个闲云野鹤,也不再想其他的事了。”
 
闷油瓶闻言忽然愣了一下。
 
我说得轻巧,心里笑得不行,自己倒真想看看后来他们究竟怎么样了。但在已经包扎好以后,闷油瓶却没了动静,微垂着头像在思忖什么,我叹了口气帮他拿了套衣服披上,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然后蹲下身帮他束好腰带,余光不经意一下瞥到了他杀的四只猞猁。
 
这东西放在这里晚上怎么我也肯定睡不了好觉,于是打算跟闷油瓶打个商量:“诶,大侠啊,这猞猁放在这也怪瘆的慌的,要不我们先把它丢到……”
 
“药方是开给谁的?”
 
“……”我等凡人的想法果然永远跟不上大侠,闹这么半天这闷油瓶不吭气儿原来就为了提出这一个问题?他听我叫了这么多声大侠不应该表一下义气说我出去之后就替你把那些家伙全部干掉吗?重点怎么成药方了,我心里腹诽,就他这样的肯定不适合干什么大事业,不如跟我凑合凑合一起当闲云野鹤吧。
 
不对,呸呸呸,谁要跟个三棍打不出个屁的闷油瓶一起凑合啊,江南那些姑娘才是我的爱好。
 
不过他还真问到点子上了,虽然我不认为他会跟这种事有联系,但因为关系实在重大,还是能瞒就瞒下来,“大侠,这种事我哪知道啊,他们告诉我这个不就等于让我抓着小辫子了吗?”
 
闷油瓶起身去拎猞猁的动作停了一下,什么话也不说,忽然捡起一只死猞猁,直接扔到了我面前。
 
这是什么态度!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闷油瓶你个挨千刀的,有本事别把剩下的猞猁对着我床的方向!我不甘示弱,下意识抄起两只要跑的鸡仔,一副“你敢扔我就拿鸡打你”的模样。
 
闷油瓶看着我的凶狠样,愣了一下,忽然转过头,轻笑了一声。
 
这闷油瓶子竟然笑了!我内心惊诧,满脑子就只剩下他清亮的眼睛和微弯的唇尾,只可惜他笑的浅收的也快,遗憾之余我头脑不禁也跟着发热了一番:“大侠,你要是再笑一个我就告诉你。”
 
“……”
 
“你你你还是别笑了,快打住!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那个人……是当今皇帝。”
 
-
 
各位圣诞节快乐!

评论(17)

热度(124)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