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5(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5
 
清晨的时候,天还没亮呢,我就被院子里的动静给吵醒了。
 
“大侠,起这么早做什么?”我懒洋洋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刚出来就被冻得一哆嗦,人立刻清醒了不少,看到闷油瓶在门口站着,手里哈着气搓了搓朝他走过去,一下就看到墙上挂着的死猞猁,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开口对他道,“大、大侠……晒猞猁干儿呢……”
 
闷油瓶瞥了我一眼,忽然解开了自己披下的裘衣,走过来搭在我的背上。
 
或许是由于这几天一直在喝药的缘故,他身上带着些秋冬清晨清苦的味道,手臂环过我的身体披好裘衣之后,又退半步看了半刻,再次上前顺手帮我理好了裘衣的领子,他微凉指尖在我肌肤上的触感如此真实,甚至连一呼一吸都洒在了我的脖颈之间。
 
我何时被闷大爷这样体贴对待过,只觉得心莫名跳如擂鼓,脸上发烫,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这家伙犯规!
 
“大侠……我我我不冷,真的……”
 
闷油瓶一如既往忽略了我的话,他连脸都不带红的,就这么淡淡看着我窘迫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道:“很好看。”
 
这是在夸我吗?要是现在地上有地缝的话,我想就算把地顶破我也要钻进去,这闷油瓶子夸起人来怎么就跟夸姑娘一样,关键是……我还很受用?
 
呸,吴邪啊吴邪,你堂堂一七尺男儿在男人面前扭扭捏捏成什么样子,关键是这裘衣还是我自己挑的,能不好看吗!我赶紧深吸了一口气闭起眼睛默念三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后把闷油瓶那张男女通吃的脸给丢到了九霄云外去,换上后院菜地里的白萝卜脸,清了清嗓子问闷萝卜:“你大早上把死猞猁挂这干什么,多不吉利。”
 
“猞猁很聪明,”闷油瓶想了想回答我,“看到它就不会再来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然后上下打量了似乎早就没事的闷油瓶一眼,觉得这家伙已经能胜任独自待在院子里两天的任务:“不过话说回来,大侠,你的身体真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竟然这几天就能下地行走了,昨晚还救了我的命,要换成别人谁不要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的……”
 
闷油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回答,静静地等着我把剩下的话说完。
 
“那什么,大侠你看,现在咱们院子里的鸡也被它们吃了,做糖葫芦的花茶也不够了,天气还在转凉,屋里的被子也不厚……既然你身体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我上午把这两天的吃食给你准备好,你到时候自己热一热就可以吃,我到山下的镇子上去买东西,两日就能回来。”
 
我说的恳切,想来闷油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况且他似乎是被人追杀到这里来的,无论怎样,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出去,好好休养才是。
 
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闷油瓶听完之后竟然没有保持他一如既往的良好沉默态度。
 
“我与你一起去。”
 
“大侠,这怎么好意思……”
 
“你太慢。”
 
“……”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啊大侠,就算我没功夫好歹也是走过这么多路的人,脚力还是没话说的,从山上到山下来回一趟两日能把多少老人家比下去,倒是你自己还受着伤吧,嫌我慢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能带着我飞檐走壁吗!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跟闷油瓶相处的确需要一定的胆量,因为这个人的想法很独特,所以瞎想很容易成真。
 
比如闷油瓶带我飞这件事。
 
其实我原本还觉得有些奇怪,闷油瓶选的这条下山的路很偏僻也很陡峭,要不是他带着我飞过去,我甚至都不知道从这里可以下山。然而随着路越来越陡,我也没心思去想七想八,总觉得闷油瓶也走得更吃力了,但这丫的速度还是和先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像赶时间似的,一点都没慢下来的意思。
 
“大侠……你你慢点,我……”
 
“怕?”闷油瓶回答的时候并没有看我,而是往后瞥了一眼。
 
“我怕你伤口裂了行不行!”心思一下被戳中,我红着脸梗着脖子迎着呼啦的风朝他大声喊了出来,手不自觉又攥紧了一点腰上的那只手,生怕闷油瓶一想不开就把我从上面给扔下去了。
 
此话一出,我猛然觉得闷油瓶的速度又往上窜了一个档次。
 
故意看我出丑是吧?
 
我转头看着闷油瓶假正经似的侧脸,对他挑了挑眉,用另一只闲着的手,也摸到闷油瓶的腰上,对准他的腰窝——然后轻轻地戳了一下。
 
闷油瓶罕见地被这个小动作弄得猝不及防,呼吸一窒,脚步立刻踩着地停了下来,微喘了一会儿气,转过身竟然有些无奈地看着我,我看他这模样也故作严肃地回瞪回去,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没想到啊没想到,闷油瓶这种人竟然怕痒!以后他要再敢跟我使坏,看我不挠他个昏天黑地笑到岔气。
 
闷油瓶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道:“那里是伤口。”
 
“啊?完了完了,刚刚戳的地方疼不疼,我不是故意的大侠,我不知道你那里是伤口,我……”我一听这话顿时着急起来,心里满是愧疚,什么都顾不上了,立马要把他腰带解开检查一遍,然而闷油瓶却这才满意了一样,不紧不慢地抓住了我的手,认真地摇了摇头:“不疼。”
 
然后无视了我的一切反抗,伸手就抱住了我的腰,脚下发力,带着我继续往山下去。
 
“喂喂,就算不疼也不代表就没事了啊,你至少要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有崩……”话到这里我却一下愣住了,不对,他身上哪处伤不是我亲手上药包扎的……他丫腰那儿什么时候有伤了?!
 
你个闷萝卜骗子,信不信我咒你一辈子都娶不到姑娘!
 

评论(17)

热度(148)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
    考完了!开心😄又能看更新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