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6(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6
 
“大侠,咱们出来不是看糖人儿的……”我转手把纸包用一只手拎着,腾出另一只来有些郁闷地拽了拽闷油瓶的衣角,示意他别再看了,别人都是带着小孩儿出来买糖人买拨浪鼓,到了我这倒好,带个大男人出来看这些,而那卖糖人儿的小贩一听我喊他这称呼,眼里怜悯的神情更深了。
 
然而无论我怎么拽,这家伙脚就跟生了钉子似的,一点都不为所动,小贩也是个热心肠,见我这样忽然把我拉到一边,手指了指脑袋偷偷问我:“你这兄弟是不是……啊?”
 
啊什么啊,就他鬼精鬼精的还脑袋……啊?
 
我半晌没吭声,那小贩就以为我默认了,叹了口气转身拿着一根糖人儿就硬塞到闷油瓶手上,然后跟我道:“哎,也怪不容易的,就算我送他的,拿着吃,别客气啊。”
 
闷油瓶看了一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糖人没说话,我脸上顿时有些发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忙把钱先付了,在小贩宽慰又同情的眼神下赶紧带着闷油瓶走人。
 
“大侠,你说你没事盯着那些唬小孩儿的玩意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别人还以为……都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没见过,小时候还嫌玩儿的不够啊?”我看闷油瓶把糖人拿在手上还有些好奇的样子就莫名来气,这家伙怎么还真跟小孩子一样,看他这模样还有那身功夫,也不像是穷苦人家出来的。
 
闷油瓶却一点没在乎,舔了一下红色的小糖人,似乎是觉得味道还不错,我本以为他要先吃完才会理我,结果闷油瓶眨了眨眼,然后把糖人递到了我面前。
 
“我不吃这个……你吃吧。”我瞧着他脸上虽然没表情,但显然就是一副“我很喜欢很想吃”的样子,硬生生把抱怨的话给吞了回去,拉着他到街边,在地上垫了废纸袋一起坐下,想着索性等他吃完再走吧。
 
闷油瓶却没动,糖人还是在我面前伸着。
 
我愤愤然一下咬了糖人的帽子,闷油瓶这才满意,就着我咬的地方先舔了一下,然后将糖人的脑袋都吃进了嘴巴里,接着又把剩下的部分递到我面前。
 
于是我和他就在路边你一口我一口地解决掉了整个小糖人,吃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我心里咯噔一下,想坏了坏了,今天这点面子全让闷油瓶就着糖人吃进肚子里了,刚抬了个头准备疾言厉色把来人轰走,结果就看到面前穿着富贵的男子手一伸——
 
“叮铃。”
 
两个铜板被丢在了我和闷油瓶面前。
 
“……”
 
闷油瓶的目光还在走街串巷卖小东西的摊子那边游移着,根本没理会这边的事,徒留我一人在原地迎风流泪。感情这是同情叫花子来了是吧?!我身上不就是因为下山太急沾了点土,有那么像叫花子吗!
 
我郁闷地低头捂着脸,从前逢漏必捡逢钱必要的小奸商那套也忘了精光,铜板也不捡了,用手肘去推闷油瓶的胳臂,让他赶紧起来和我一起走人。
 
闷油瓶不情不愿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忽然瞥到地上躺着的铜板,怔了一下然后自然而然就捡起来,等到我愣怔这家伙怎么这么听话就走人了,移开手抬头的时候,陡然瞧见闷油瓶站在卖拨浪鼓的小摊前,正对着一个胖乎乎的贩子,神情一派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碰见了皇帝在上朝呢。
 
——然后我视线下移,只见他一边手里攥着一只拨浪鼓,另一边则拿起两枚铜钱,小贩的大嗓门清清楚楚地飘进了我的耳朵:“不行不行,这位小哥,两文钱哪儿能买我这拨浪鼓啊,我看您也是诚心想买,您起码得这个价,五文钱,哎我是一点都不收多啊,一点都不赚。”
 
“两文。”
 
“四文,不能再少了,我这拨浪鼓可是纯牛皮做的,诶您看这鼓皮儿上的图案也好看,正面荷花是别样的红啊这背面冬梅也来凑热闹,嘿嘿,这叫百花全争漂亮……”
 
“两文。”
 
“成成,看您真想买,我就亏一次,三文!三文可是哭都哭不来了啊!别想我再给……”
 
“两文。”
 
那胖贩子一脸肉痛的神情,叹着气直摇头,“快拿走拿走!哎呀我亏死了,今天要不是逢着您是开张生意讨个彩头,胖爷我这么有原则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把这种价放给你的,来来你过来我嘱咐你两句,”我看着那胖子一脸贼样凑近了闷油瓶,那声音要有多大就有多大,“千万别给别人知道了!您是两文钱买的拨浪鼓!否则我这小本生意还怎么做啊?”
 
闷油瓶听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忽悠他呢,还颇认真地对他点了点头:“我不会说的。”
 
那胖贩子哈哈大笑,手一伸就想往他肩膀上拍,结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到半空又硬生生把手收了回来,“诶这就是了,咱们以后还一起做生意,回头再买我家的东西都给你折了算。”
 
我早在原地呆若木鸡地看完这一切,只觉得眼前灰暗一片,脑子里只塞满了“我不认识他”这一个念头,刚起身想偷偷开溜,结果闷油瓶那拨浪鼓就跟催命似的“当当当”就响了起来。
 
“吴邪?”
 
闷油瓶看见我似乎要走的样子立马跟了上来,生怕我看不到似的,把拨浪鼓放在我面前又摇了摇。
 
我把他的手推开,他的神情有些疑惑,但还是把手伸过来,摇拨浪鼓。我再次把他的手推开,他却再次把手伸了过来,摇拨浪鼓。
 
“大侠……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实在憋不住了,纸包往旁边一扔,挽起袖子就要好好说说他,“原本你就该好好待在屋子里养伤的,你说要出来我也就带你出来了,要快点下山我也由着你了,但你怎么净稀罕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说你要喜欢这把刀啊看上哪本武功秘籍就算了,拨浪鼓和糖人都是些什么喜好?”
 
闷油瓶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很久,我看他似乎有认真反思的模样也就不再多言,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药包,打算等过一会儿再缓和语气和他沟通一下。结果闷油瓶思索了半天,忽然认真开口问我。
 
“那喜好你呢?”
 
-
这大半夜的,明天一定把目录发出来!各位一定要监督我!我不能再忘了!
喜欢就点个赞吧~

评论(15)

热度(158)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