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7(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7
 
我和闷油瓶几乎是两手空空去的集市,等回来的时候,我自不必多说,花茶药材和菜种还有给闷油瓶买的几套衣服,满满当当背了一身,而闷油瓶身上东西也很多,尤其显眼的是他怀里兜着的一窝小鸡和一手七八个糖人。
 
我转过头不想看闷油瓶,先前他那话说出来吓我一跳,我就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这家伙就不吭气了,一路上比之前更闷,只顾着低头看兜着的小鸡,他身上那套白衫还是新买的呢,就被一窝鸡给糟蹋了。
 
闷油瓶却浑然没有这种浪费东西的自觉,就跟在我身后慢慢上山,也不说要赶回去了,有时候我甚至还没停下来休息,他就跟我过不去,瘫着一张脸就开始喊累,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我反问他的那句话。
 
所以等我和闷油瓶再回到山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黄昏了。
 
闷油瓶把新买的小鸡放进鸡窝,我看着新买的两只公鸡,索性也懒得自己下手了,直接扔给闷油瓶解决。
 
我原本还琢磨着应该帮他去拿把好用的菜刀,结果闷油瓶很自然地抽出了自己那把不离身的黑刀就朝鸡脖子上抹了,我看着那鸡一动不动的模样和刀的大小,想来那只鸡是被黑刀先吓死的。
 
闷油瓶似乎是干惯了这些事的人,但又不像是杀鸡,这让我很疑惑他从前是不是干的专是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等到鸡下锅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闷油瓶拿回来的那几根糖人被一下他吃了一半走,然而他吃糖人就算了,这家伙竟然偷偷站到我的身后,一边吃一边看我摘菜、切菜,后来站在处理好的鸡旁边,就等着那只鸡下锅,不知道的乍一看还以为他是在学做菜呢,但只有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是饿极了。
 
我心里偷偷笑他,看我怎么治这家伙。
 
“大侠,不如你出去等吧,鸡汤现在也喝不了,你要实在饿了的话正好……今天药还没喝吧?”
 
果然,我话音还未落,他人已经不见了。
 
逃是别想逃过去的,坐堂那几年里多熊的病人我都见过,还怕你一个不成?于是我等鸡汤好了之后连着药一起端上了桌,闷油瓶装作没看见那碗药似的,伸手就去拿勺子舀汤喝,我冷笑了一下从他手里把勺子给拿过来,“大侠,先喝药,再喝汤。”
 
闷油瓶抬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下,忽然道:“糖人。”
 
“行,我给你去拿糖人,不过你最好在我回来之前就把它喝完。”我用勺子敲了敲他的碗沿以示警告,然后自以为可以放心了,这才走开。
 
但我回来的时候,一下就发现了不对劲。
 
闷油瓶正淡定地拿筷子吃着菜,见我来了也没反应。我看他面前的药碗倒是已经空了,但那中药的苦味却弥散不开,我心里疑惑,拿着糖人朝桌子旁边一嗅——然后余光就看到闷油瓶夹菜的速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大侠,这草丛里石头上药味怎么这么浓?”我蹲下身随手从草丛里捡了块石头,闻着就是一股药味。我觉得自己的牙已经磨得痒痒了,面露凶光看着他,心里打定主意他回答的话要一句不合我胃口,就把他给赶出去。
 
闷油瓶秉持了一贯装傻充愣的良好态度,缄口不言,但我看他夹菜的动作忽然顿了一下。
 
“今天晚上你没得吃了,不然现在就给我出去,我早就说过我吴邪不救……”
 
等等,石头上有药味?
 
我愣了一下,脑海里蓦地联想到他头天醒来的那时候,也是因为他不肯喝药,于是自己对他说了重话,还以为把他吓走了,结果看到他喝完药就躺在树下晒太阳,好不惬意——而那次我捡起的石头,上面也是一股的药味。
 
骗我很有趣吗?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冷笑,闷油瓶也像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忽然喊了我一句:“吴邪……”
 
我直接对他摆手占了他的位置坐下来,“你站起来,别想给我找理由,今天就是皇帝来了都救不了你。你觉得自己的身体经折腾是不是?行,我成全你,剩下的糖人没收,即刻把院子里的柴给我劈完了放成一垛,否则别想回你房里睡觉。”
 
“吴……”
 
“那堆柴还挺多的,从前我家雇的两个樵夫都劈了整整一天。”
 
闷油瓶站在我旁边好半天没动,我沉默他也沉默。又过了半晌,我的饭几乎都快吃完了,猛然感觉到有什么动静,但是一抬头却什么都没看见,只是闷油瓶的目光却忽然转向了院子外,虽然还是那种淡淡的表情,但一刹那眉宇间却隐约显出了些许的锋芒,平日里的温和安静都消失不见,转而弥散出不怒自威的气势来。
 
我被自己的这种感觉吓了一跳,连忙揉了揉眼再去看他,结果他已经自觉地拎起刀,到院子另一边乖乖劈柴去了。
 
难道……他刚刚看到猞猁了?
 
这可不是小事,上次那些猞猁竟然就敢成群结队地来,就算闷油瓶把死猞猁挂在外头了,也保不准它们贼心不死啊。
 
我刚走了几步打算去问问闷油瓶,但转念一想,闷油瓶这才被我使唤去劈柴,现在心情肯定不好,我要是这时候放下姿态去问他这些事,就他那睚眦必报的鬼精心思,即使明面上不说出来,也绝对会噌噌地涨他心里的气势,到时候要再想让他乖乖喝药,恐怕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我在原地纠结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一跺脚,决定要把事情先问清楚,面子事小,丢鸡事大。那另一只鸡我可是准备烧着吃的,要是他不喝药,我就以此为理由,把烧鸡一个人给霸占了。
 
那鸡与其让猞猁果腹,不如与我融为一体。
 
我心里噼里啪啦地打着小算盘,越想越要被自己的绝妙主意征服,一个人在心里乐开了花,等悠悠踱步到闷油瓶面前的时候,只见闷油瓶愣了一下,随即冷不防看见旁边似乎有条黑影似的东西窜了过去。
 
“大侠!”我被吓得下意识喊了闷油瓶一声,颤巍巍指着黑暗处,“刚刚那……那是什么东西?”
 
闷油瓶无比淡定:“没有东西,你看错了。”
 
“骗人,我刚刚明明看到……诶,等等,大侠!你什么时候把柴给劈完的!!”
 
闷油瓶没有说话,拎着黑刀站起身就要往他的房间走,我一下急了,这家伙肯定使了手段,他从坐下到我过来才多少时间啊,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把柴劈完了?于是我迅速拦在他身前,摆出恶狠狠的样子:“耍花招不算,今晚你还是不准回房睡觉!”
 
结果闷油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身体一侧,我愣了一下,就听见闷油瓶笃定地开口道:“嗯,我和你睡一间房。”
 

-

假期最后一天,我过两天也要考试回家啦~

评论(13)

热度(144)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