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9(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9
 
“你这胖子开什么玩笑!”我恶狠狠地瞪回去,那胖子却一点都不介意,笑容中着荡漾着猥琐,仿佛这件事在他眼里已经是事实了一般。
 
“谁跟你开玩笑了,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啊,”胖子嘴吧唧吧唧嚼得飞快,眨眼间一笼肉包已经被他吃了一半,“我昨晚上来就是找黄三爷回去的,这也是宫里的意思,爷在外头待太久了,之前还受了那么重的伤,上上下下都不放心,这次这些人哭爹喊娘都非让他回去不可。要不是胖爷我把这儿藏着掖着,他们前几天就该来了。”
 
胖子这话故意把声音放大了很多,说完他就看了闷油瓶一眼,后者却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依旧淡淡地嚼着肉包,连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大侠是宫里的人?”我愣了一下,先开始我还以为这闷油瓶只是富家子弟,现在看来来头还不小,这么说来他姓国姓也就不奇怪了,年纪又这么年轻,搞不好就是个皇族子弟,所以说……等等,这胖子刚才说了什么,他昨天晚上就来了?
 
想到这里我猛地恍然过来,所以昨天闷油瓶忽然往墙外头看,还有我看到的那个黑影,原来就是这个胖子?
 
“大侠,所以昨晚的柴禾是他帮你劈好的?”我“噌”地就站起了身,转头就盯着闷油瓶,那胖子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把我按下来,笑地肥肉直晃,“别介,你自己想,我和他哪能这会儿就把柴给劈了啊,这柴早两天就有人劈好了。”
 
他不说还好,这一开口我嘴巴里咬着的包子差点没直接掉地上去,早两天是什么时候,我和闷油瓶下山的两天?那时候竟然有人到我家劈柴?!
 
“胖子。”
 
闷油瓶这时候终于淡淡开了口,胖子立刻会意,立马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兄弟,说真的别错过这次机会,好好考虑,我从来都没见过爷这样对一个人,他这些年过得也不容……爷,我这就走,这就走!”
 
然后这家伙一手又捞了一个包子,竟然还很灵活地一个蹬腿上跃,潇洒利落地从墙头翻了出去。我愣愣地看着这胖子的功夫,满脑子只有“我要再把墙修高一丈”的念头。
 
“吴邪。”
 
“大、大侠……”被闷油瓶这一喊我浑身一激灵,立刻回过神来,正襟危坐神情严肃,只等着他的下文。
 
闷油瓶低了头,似乎思索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我,却沉默了半晌并不言语,我被他这双眼睛看得浑身不自在,想起胖子之前说的话,闷油瓶也没有否认的意思,这就代表他其实是真的喜欢我的?
 
想到这一层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如擂鼓,竟然隐约也有些期待,但从小就扎根在心内的孔孟之言告诉我,这是离经叛道,必为世不容,且不说自己如何,就是他人见到又怎么能不指摘?况且闷油瓶还是皇家子弟,要这种事被皇帝知道了,万一哪天怪罪下来,那我和他岂不是要一起遭殃?
 
果不其然,闷油瓶终于开了口,面上语气淡然却认真:“和我一起回去。”
 
“但是我……”
 
“和我一起回去,吴邪。”
 
……我猛地长叹出一口气,视线斜到他袖子下微微攥紧的拳头上,然后点了点头。
 
在离开山里之前,我又和闷油瓶磨蹭了两天,美名其曰是收拾东西,但实际上我一心急,就把平时那一大摞舍不得用的宣纸都拿来当成了稿纸,冥思苦想出去后遇到麻烦该怎么办。这不能怪我太谨慎,与药石处久了,就知分两之间都是差距,有些东西拿捏不好是会要人命的,我想要刺激,但还没狂到撒命的地步。
 
相比之下闷油瓶就悠闲得多了,每天没事就坐在桃树下喂鸡,我不指望他操心日后的麻烦,但就喊他喝药这种小事他也照例还是不理的,仗着自己身体好,竟然还坏心眼地把药当成水投到鸡喝水的槽里。那些鸡仔先前不知道,结果喝过一口之后纷纷将“寻死觅活”这几个字用在了自己身上,从此鸡生里只祈祷风调雨顺我按时给它们洒水喝,总之是再也不碰水槽了。
 
于是第三天黄昏,在我和闷油瓶下山之后,闷油瓶就带着我进了城。
 
胖子一早就在城门口迎接了,不过只有他一个人,连个随从都没带,这让我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个不受待见的皇族子弟,而闷油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熟门熟路地就跟着胖子一路抄小路,专找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钻,等我堪堪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进到了宫墙之内。
 
但由于皇宫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俩又跟商量好了似的带我避着侍卫,一路上停停跑跑,再加上四周黑不溜秋的,我压根就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隐约觉得入目的建筑越来越华丽,连飞檐斗拱都带着威严。
 
难道这家伙打算真首先找皇帝进行突破?
 
我差点没被这想法吓破了胆,赶紧拉住闷油瓶:“大侠,你……你不会是要去找皇帝吧?”
 
闷油瓶一如既往不说话,而他身边的胖子却笑得有些猥琐:“爷不去找皇帝,怎么好把你光明正大接进宫?”
 
我极力忍住想把袖子里的粉末往这胖子脸上撒的冲动,即使答应了和闷油瓶一起走,即使这就算承认……也不代表我就真的没羞没臊真把自己降成宫里那些人了,如果有可能,凭自己的医术,要在太医院立足也不会是难事。
 
这是原则问题,我咬着牙看向胖子,后者正在不住地向外张望:“你把我想成什么了,难不成你们都没想到这个皇帝的奇怪之处?”
 
闷油瓶听到我这话忽然怔了一下,双目直直地转向我,而胖子也被我的忽然开口给弄蒙了:“啥……啥?皇上能有什么……奇怪的?”
 
“后宫无人啊,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我瞧着他们俩的神情,于是趁着小道外还有侍卫,就不紧不慢给他们分析,“你们看啊,皇帝几年前不是被群臣上奏逼着要取妃纳嫔吗,当时就是宫里的那些娘娘不受待见,据说皇上根本就没正眼瞧过他们,但是就因为这事,皇上竟然一夜之间下令废弃后宫。”
 
“那、那又怎么样?”胖子一边说着,还讪讪地偷瞧了一眼闷油瓶。
 
“榆木脑袋!”我毫不留情照着胖子的头拍了一下,心里对自己的逻辑分析越来越笃定,开始忍不住想笑,“直到现在他后宫一人没有,就算他是个皇上也不可能过好几年清心寡欲的日子吧,那么依据医理来讲,只有一个可能,”
 
我得意洋洋,完全没有看到闷油瓶那张沉地要滴出水来的脸,拍板定论——
 
“他那方面不行。”
 
-
 先把这篇更完再更那边啦~

评论(37)

热度(173)

  1. 玖瓷mio白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