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07(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07
 
晚上的夜市灯火辉煌,即使过了十点,小吃摊上的人依旧络绎不绝,烤肉在铁板上刺啦冒着油,嘈杂的人声混杂着木炭的热度将整条街染得热闹非凡。吴邪就带着张起灵在一家烧烤排挡的桌边坐下,既然说了是他请客,那吃什么自然也归他来决定。
 
“老板,再来五串鱿鱼!”
 
“好嘞!”
 
“老师,你真不来点啤酒啊,光喝茶多没意思,这大排档的烧烤可都是下酒菜,况且这点酒也没什么,度数又低,耽误不了上课的。”自顾自吹了一瓶啤酒之后,吴邪转手又开了第二瓶,满了玻璃杯递过去,抬头对张起灵眨了眨眼。
 
其实张起灵喝不喝倒是没什么关系,但吴邪之前向他推荐这家排挡的时候可没放过张起灵那一瞬间的不自然,本来也就是,像张起灵这种气场和路边大排档的烟火味实在是格格不入,从一开始吴邪就觉得张起灵这个人似乎少了点什么。
 
来到夜市之后他才清楚地感觉到,张起灵少的是人气。
 
吴邪甚至能想象把他的身影放进大神拍摄的每张照片里是个什么样子,但就是想不出这个人和他对吹啤酒大快朵颐烧烤麻辣烫时候的神态。
 
然而就算吴邪都这样献殷勤了,张起灵还是摇了摇头,吴邪看得出他并不习惯这种喧闹的地方,张起灵性格太淡,即使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他对面,拿起烤串慢慢咀嚼,然后吞咽入腹,一举一动都循规蹈矩,仿佛他吃的不是热辣的烤串,而是西餐厅的牛排。
 
啧,这样可不行,他那股耍赖的劲儿都和烤串一路消化了吗?
 
“这样吧,老师,”吴邪和张起灵吃了半顿的饭,喝了一瓶酒,浑身热乎乎的,没有之前过度的拘束,越着张起灵越觉得隔着点什么。恍惚间他就想起了大神,与面前这个人的冷清姿态重叠在一起,被眼前的烧烤烟气缭绕,看得不真不切,仿佛如果现在不抓住他的话,过不了半刻他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我们玩包剪锤,谁输了就回答对方一个问题,或者喝一杯啤酒,怎么样?”
 
张起灵夹菜的动作停了一下,他抬起头去看吴邪,发觉对方也在看着他,眼里染了些狡黠的意味,像极了只正在算计人的小狐狸,也像极了张起灵从前见到他时的那副模样,一双眼睛澄澈通透,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不复从前的单纯,却依旧盛满了流光。
 
他恍惚间笑了一下。
 
“好。”
 
“诶,真的啊?好好好,那快来,”吴邪原本还真没抱着什么希望的,但一不留神张起灵竟然同意了,那哪能给他反悔的机会,当即就把他杯子里的茶往桶里一倒,换上了满杯的啤酒,“老师,你可是为人师表的,我就把你当榜样了,你不能中途反悔啊。”
 
张起灵微一点头,接过酒杯。
 
倒是出乎意料地豪爽啊,吴邪笑着也给自己倒满了,伸手和他比划:“来,包剪锤……操,出师不利!”
 
张起灵虽然面上依旧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吴邪莫名就从他眼底看出了些轻快的神色,心情忽然也跟着好了起来,于是豪爽地大手一挥,有些舍命陪君子的意思,拿起酒杯就要干完。
 
结果还没能喝到口,就听见张起灵开了口:“不能问问题?”
 
“啊?老师你还对这个感兴趣啊。”吴邪愣了一下,把酒杯放回桌上,原本这问问题是吴邪给自己准备的,打算让张起灵有个选择,也不强求他杯杯都喝,因为他认定张起灵这种人应该不会对其他人上心才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有想从他身上知道的事吗?
 
“那你问吧,老师。”
 
这倒是很有趣,吴邪曾经也看过几本心理学的杂书,知道从一个人问问题的方向也能逆向推出这个人的目的,更牛逼的人还能猜到性格思维之类的东西。那么张起灵会问他什么问题?
 
吴同学不自觉就正襟危坐,心里的小算盘已经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时刻准备好迎接张老师的猛烈炮轰。
 
“平时喜欢做些什么?”
 
然而张老师一开口,吴同学心里快要燎原的小火苗就被当头一盆冷水浇灭了七八分。
 
“我……平时?”
 
这算什么问题,他就问那天吴邪为什么发火也算正经的啊,感情这家伙是看他输了特意让他的是吧,觉得他喝多了会怎么着,所以才随便丢个问题敷衍就完事了?
 
吴邪心里越想越郁闷,浑然不觉这种倾向有什么不对,看着张起灵的目光也不自觉多了些情绪,张起灵捕捉到了他神色的变化却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迟疑了一下,很认真地又问了一句:“很难回答?”
 
“没有,”吴邪迅速否认,晃着酒杯回答他,“平时会上网打游戏,追小说的连载,偶尔和同学出去吃饭打篮球,闲下来要帮三叔看店写拓本,放假的时候就和家里人或者朋友出去旅游。”
 
张起灵淡淡点了点头,吴邪有些不甘心,结果仔细盯了他半天也没能从这张面瘫脸上看出什么来,也不知道他问这些的意义在哪里,或许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吧。
 
莫名有些失落,他不自觉撇了嘴,自顾自干掉了两串鱿鱼,“刚刚运气不好,咱们这还没完呢,老师,继续来!”
 
“……老师,你问吧。”吴邪看了对方的剪刀和自己摊开的手掌,默默把留给张起灵的第三串鱿鱼吃进了肚子里。
 
“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我……”吴邪反应过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认真回答他,“最喜欢吃鱼,也喜欢吃辣,虾蟹海鲜都换着来,至于不喜欢的……”
 
吴邪停了一下,冲他一笑,比了两根手指,“这是第二个问题,等你下把赢了我再说。”
 
张起灵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点一下头,然后又抬了手。
 
这家伙还真玩上瘾了,吴邪一看他这不问完不罢休的架势,心里暗暗惊讶起张起灵对包剪锤的兴致来,这家伙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打算把他家祖宗十八代都问一遍还是怎么着,都不带让他喝酒的?
 
“来就来,谁怕谁,包剪锤!”
 
“……”
 
“我操,老师,你出老千了吧!”
 

-

点梗已收到,尽量都写出来因为不多哈哈~

评论(13)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