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08(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08
 
“哈哈,我终于赢了,你先把这杯酒干了。”吴邪指着张起灵面前的那杯酒,眼睁睁瞧着张起灵一口气喝了干净,这才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之前被他压着打实在太憋屈了,张起灵整整连赢了他五盘!这概率都有三十二分之一了,要说是运气,他也太背了吧?
 
好说歹说这回还是赢了,吴邪一心急起来,早就把劳什子的选择题给忘到脑后去了,只想狠狠灌张起灵一下,让他这家伙问来问去的,就不信他喝醉还能开口?吴邪狐狸尾巴晃荡个不停,等把张起灵灌醉了,他再想问什么不行?
 
张起灵也没有反对,虽然说应该是他来选择喝酒或者回答问题,但却一直都随着吴邪的意思,只要输了就是一杯干,这潇洒利落的动作让吴邪都忍不住要给他鼓掌。
 
吴邪玩儿得起劲,来来回回又十几次之后,和张起灵的胜负也不像先开始那么奇葩了,张起灵照例还是次次都会问吴邪问题,从喜欢什么颜色到身体过往是否有过疾病等等,问得吴邪都有些怀疑张起灵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不过到最后他也没心情顾及那么多了,因为他费尽心思灌对方这么多杯,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刻——
 
张起灵有些醉了。
 
吴邪先还没发现,因为张起灵从表面上看也不过是脸红了一些而已,照旧能伸出手来和吴邪比划,结果这盘又输了,他就一边数空酒瓶一边等对方问问题,等他得出张起灵喝了三瓶这个结论,正默默感叹这个量只刚到他喝吐的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原本问得欢的人这回却迟迟不出声了。
 
“老师?”吴邪瞧着张起灵坐的姿势还是跟之前一样,只不过眼睛半闭着,看上去似乎有些困倦,这会儿听到吴邪叫他就甩了甩脑袋,微皱着眉却还是强打起精神,正要开口的时候却被吴邪拦住了:“老师,要是困了的话我们就回去……”
 
张起灵摇了摇头,凑近了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却微散着焦,吴邪甚至怀疑这家伙究竟是不是看清了他,然后就听见张起灵清淡的嗓音从耳畔传来,或许是因为有些醉的缘故,原本低沉的声线带出了些含混的音节,却恍如老酒一般清洌辛甜,让人不觉要沉溺进去。
 
“吴邪……你喜欢的人,是谁?”
 
吴邪只觉得呼吸一窒,心脏刹那漏跳了一拍,他几乎是逃避般地下意识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
 
“老师……我、我其实……”吴邪别过头,刚刚听到张起灵的声音时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心底的悸动,他甚至已经不敢去和张起灵对视。他想到了大神拍摄的那些照片,写下的那些文字。他有一种想说他喜欢大神的冲动,无论张起灵理不理解。
 
但刚刚从心脏传来的悸动告诉他,或许……他也不是非喜欢大神不可。
 
吴邪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按捺下心里的情绪,转头对张起灵干脆道,“老师,我们还是回去吧,现在已经过十一点了,说不定楼管都不给我开……”
 
“……老师?老师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张起灵的状态显然有些不对,吴邪一下就看到了他紧紧抿着发白的唇,呼吸粗重,脸色也不像之前那样发红,而显出些苍白的感觉来, 心里就咯噔一下,连忙上手摸了摸张起灵的额头,不摸还不知道,这一摸上去就发现他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覆了一层的冷汗。
 
“喂,你到底怎么了,老师……张起灵!你别吓我!”吴邪一边伸手去扶他,一边去掏手机,却发现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心里猛地急了,“噌”地站起来就朝旁边人喊,“谁帮忙打一下救护车!”
 
“吴邪……没……”张起灵似乎感觉到吴邪起身的动作,一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一开口声音就哑得不行,断断续续只漏出来几个不完整的字眼,吴邪不想也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了,气不打一处来,握着他的那只手在颤,吴邪只觉得自己的腕子反而抖得更厉害,全是被他这要死不活的态度给急的,“你他妈都这样了还没事?没事个屁,你给老子撑住了,撑到救护车……喂,喂!张起灵!”
 
吴邪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攥着自己的手忽然一松,张起灵整个人晃了晃,随即软了下去。
 
“操!”
 
接下来的时间实在是万分难熬,吴邪直到把张起灵送进急救室之后还在医院走廊上打转,惹得周围的一个小护士瞪了他好几眼。
 
张起灵的外套还在他手上拿着,吴邪原本找人要了外套是打算看他手机里有没有什么亲戚可以联系,让他们赶紧过来一趟的,结果手机到手上才发现这家伙有设密码的好习惯,于是唯一的联系工具就这样成了手表。
 
好在吴邪只转了不到一个小时灯就熄了,几个护士推着人刚出来,吴邪就准备上去问情况,结果一个老头儿把他给拦了下来,还没等他能开口,就被老头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说病人这样还能喝酒,现在年轻人就是死要面子不要身体,把人命喝没了就开心了云云,说得吴邪怔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老头儿喘气的机会,连忙小心翼翼开口:“他……怎么了?不能喝酒?”
 
“哦哟,你是不晓得哟,”老头儿没好气地看着他,“这人的肝脏受过损伤,判断是肝裂伤,估计是从前肋骨折的时候顶上去了,现在还没好得全,这种情况是绝对要禁酒的,你们小年轻就不知天高地厚,只管喝哦,喝到现在好了,脏器负担过重,人现在是没事了,你万一晚来,再拖下去搞不好还出什么事哦你晓得。”
 
吴邪一听这话顿时心里揪得不行,愧疚感如潮水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几乎要把他淹没。他倒是知道肝脏是解毒的,酒精绝大部分都得由肝脏进行分解,却真不知道张起灵带着病不能沾酒,先开始那家伙也确实是滴酒不沾,吴邪还以为他性格如此,总想让两个人吃得高兴一点,所以才非拉着他灌,结果……
 
但那家伙怎么会这么傻,明知道自己不能喝,直接说清楚原因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随着他乱来?!
 
吴邪紧紧攥着手里的外套,心里恍惚生出些模糊不清的猜测,却没有心情再去顾及,他也懒得再管老头的唠叨,一心惦记着张起灵的状况,匆匆给对方道了一声“抱歉”立马就朝病房跑过去。
 

评论(10)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