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09(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09
 
张起灵醒过来的时候,意识还有些混沌,他尝试着动了一下手,却感觉到像是被什么握住了,由于麻醉效果还没完全过去,他的身上依旧没什么力气,一时间竟然没挣扎开。
 
“你醒了?”
 
张起灵一动,吴邪就清醒了过来,脑子里一下顾不上其他的,就连忙去确认张起灵的情况。他这一觉睡眠很浅,由于一直都在担心自责,又盼着床上人早点醒过来,索性就坐在张起灵的床边干等了一晚上,到天亮才迷迷糊糊握着他的手睡过去。
 
这会儿看到张起灵除了没什么力气之外,似乎没什么大碍了,心里终于是松了口气,笑着握住他的手拿起了晃了晃,张起灵将脑袋侧过来,看着吴邪的动作没有说话,只是对他眨了眨眼,漆黑的眸子微微发亮,看得吴邪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声转过头去。
 
“那什么……昨晚实在是抱歉,我不知道你不能沾酒,结果还非让你喝了那么多……”
 
“没关系。”
 
张起灵的声音还有些嘶哑,却意外地能安抚人心,吴邪听出他是真的不怪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你昨晚怎么不拒绝我,我说包剪锤的时候你就不该答应的,而且你不是能回答问题吗,为什么还要听我的喝酒?这种事你说出来就好了啊,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是游戏重要还是命重要?”
 
张起灵这次没有回答吴邪的问题,只是握着他的手又收紧了一点。
 
大概,是你最重要吧。
 
吴邪唠唠叨叨说了一堆,见张起灵又闷着不吭气了也拿他没辙,经过这么些天的相处和讲课表现来看,他深知张起灵不想说话的时候,估计拿刀架在他脖子上这人也是不会多赏你一句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人比他还倔。
 
“算了,你家里人呢,记不记得他们电话,你手机也没电了,我待会儿找个护士借插头,充上电就跟他们打个招呼,虽然人没事了,但事情还是应该让他们知道的,免得家里人惦记。”懒得再多费口舌,吴邪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一句没听进去,索性从口袋里拿出两只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张起灵却看着吴邪并不说话。
 
“怎么了……家里有问题?”
 
“我没有家人。”
 
“抱歉……我不知道……”吴邪心里一揪,连忙对他道歉,莫名有些心疼起病床上的人来,先开始他还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性格的家伙,但现在看来,张起灵这种类似个性的淡漠,很大程度上就是他过往经历和身边环境所影响的。
 
大神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因为没有家人,所以曾一个人旅行过那么长的时间。
 
“没关系。”张起灵捏了捏他的手,像是安慰。
 
吴邪也不是矫情的人,看张起灵也没什么异样就不再多想,只是觉得以后应该对他好一点,越靠近了吴邪越觉得张起灵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这个人的心其实不冷,“那我给你去买点东西吃吧,睡了这么长时间你肯定也饿了,等会儿打针的护士会来,如果我没回来的话,你就跟她说缴费的条子和药在床头第一格抽屉里放着,让她自己看着拿就行。”
 
躺在床上的人“嗯”了一声,手却还是努力握着吴邪的手指,压根就没有放开的意思。
 
“张起……不,老师,你还要握到什么时候?”喊顺嘴了的吴邪硬生生在叫到他名字一半的时候立刻识相地改了口,不料就是这一句话让张起灵的精神萎靡了不少,一声不吭地松开吴邪,连脑袋也转到另一边去了。
 
这人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吴邪心里失笑,张起灵那点“就想握一下”的小心思就差没写张纸条往黑毛脑袋上挂着了。从前听说生病的人会比较情绪化,感情这位智商也跟着身体一起躺下了?
 
于是吴保姆意思意思安慰了闷宝宝:“你乖乖在这里躺着打针,表现好了我回来就给你握。”
 
张起灵还是没理他,吴邪实在忍不住,捂着肚子就笑出了声。
 
等他好不容易笑完去看张起灵的时候,后者已经转过了头,眸子里似乎有一瞬的无奈,随即就伸手过去揉了揉吴邪的脑袋,淡淡开口道:“我等你回来。”
 
吴邪惊了一下猛地脑袋缩回来,心里对这种类似于摸大型犬的举动首先表示了无声的抗议,然后对自己心里竟然觉得很不错的想法进行严重批判,最后好不容易才让脚挪出了病房,一关门脸上就开始发烧。
 
不就买个早饭的事吗,这人说话他妈的怎么跟小情侣谈恋爱似的。
 
于是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坚定高举哑巴张大神的旗帜不受闷瓶张老师的荼毒后,吴邪这才想起还要去服务台借充电线,结果还没等他走近,老远就听到小护士笑得花枝乱颤的声音。
 
“哎呀笑死我了,你这人真坏!”
 
“为了你们爱不是?”
 
吴邪瞧见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倚在服务台前随口对她调侃了一句,唇尾勾着淡淡的弧度,嘴巴里竟然还叼了半根烟,火星在烟头上一闪一闪,也不知道是怎么忽悠得这小护士视而不见的。
 
不过虽然他戴着黑色的墨镜,看不清眼底的神情,但吴邪却莫名觉得这家伙其实只是漫不经心地应付面前小姑娘,并没有真的在意什么。
 
或许是感受到了吴邪的视线,墨镜男的视线一下扫了过来,还好死不死吹了声口哨。
 
吴邪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对他点了点头。
 
结果这回轮到墨镜男诧异了,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还亏了吴邪看得仔细才捕捉到他脸上细微的僵硬表情,而下一刻他就起身走过吴邪身边,这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往病房那边走过去。
 
这家伙是什么意思,认错人了?但是他这会儿要去哪?吴邪的脑子飞速运转起来,陡然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该不会是去张起灵的病房吧?
 
这不想不要紧,一想心里就跟猫挠了似的痒痒,吴邪索性也不充电不买饭了,脚下一转身体大半就藏在了墙后面,目光跟橡皮糖似的黏在墨镜男身上。
 
然后他屏住了呼吸,视线跟着墨镜男的身影拐了个弯,就看着他站到了一个门前——
 
操,果然是认识张……不对,等等。
 
吴邪这才注意到那门上的三个大字。
 
男厕所。

-
于是经过昨天的按号粗略一看,皇帝还是人生赢家啊~

评论(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