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10(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10
 
“就你这样还能喝酒?”黑瞎子靠在墙边,双手环在胸前抱着去瞅病床上的张起灵,察觉到现在还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酒味,墨镜后的眼底似乎带着若有若无的冷笑,“追个人而已,用得着把命也搭上?”
 
张起灵撑着床坐起来,维持了惯常的沉默,他淡淡地看着黑瞎子,等着他解释一些事。后者心领神会他的意思,看态度也知道这家伙是从来没觉得自己做得有哪里不妥的,因此也懒得再多说,只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找了免费劳力把我晾一边也就算了,今天准备的时候看见存稿快没了,打你手机关机,就猜到是有点问题。”
 
而后他莫名咧嘴笑了一下,补上一句:“但没想到是赶去殉情。”
 
张起灵也不去理会黑瞎子的调侃,想了一下对他道:“新章节明天给你。”
 
听到这话的黑瞎子立刻变了脸色,盯着床上的张起灵生生就是一副看痴傻儿童的模样,两个人无言对视了好半天,黑瞎子终还是忍不住率先出了声:“就你现在在医院的这幅样子还想继续码字连更?”
 
“电脑放在我家里书房的桌上,钥匙在外套口袋里。”
 
张起灵话音刚落,黑瞎子忽然笑起来,语气轻快却一字一句咬得异常清晰,“做梦去吧。”
 
……
 
吴邪回来的时候,手里多拎了个饭盒。
 
“我回来了,医生说你这几天最好吃清淡容易消化的,我就给你……”吴邪刚刚推门,就看见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心里一下有些急,快步走过去把食盒放在床头,“诶你这家伙怎么不好好睡着,麻醉这才过去,自己坐起来万一碰到哪里去了怎么办?”
 
张起灵循着声音看他,没有说话,只是稍微抬了一下手,吴邪这时候才发现他手上已经扎了针,旁边挂着输液瓶,看来是护士把他扶起来坐着的吧。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为了找回点面子,吴邪还是继续道:“那也不行啊,这病号服才多薄,秋冬天冷得很,你还是个病……”
 
吴邪陡然瞄到斜上方呼呼吹得正欢的空调,于是果断地闭上了嘴,心里更加笃定和张起灵碰见后就没一件事是顺心的,无论好心坏心事情准会办砸,无论好话坏话最后指定会被打脸。这丫一定是上天专门派来克他的,吴邪一边愤愤想着一边转身把盒子里的粥拿出来,正准备推给张起灵干掉自己正好趁机躲躲转个运的时候——
 
很不幸又看到了张起灵吊水插针的那只手。
 
这家伙能吃吧能吃吧能吃吧?吊个水而已手还是能动的对吧?
 
吴邪端起粥心里正看俩小人打架分输赢呢,张起灵似乎已经看出了他的纠结,于是伸手过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可以将东西给自己拿着吃。吴邪一愣,对上张起灵那双眼睛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顿时涌起一阵的愧疚感,暗骂自己也太小心眼了,人家被你害成这样都没说过一句责怪的话,反而处处为他着想,结果临了喂个饭还磨磨唧唧扭扭捏捏的。
 
“啊我想别的去了,没关系,我来喂你吧,你的手不方便,动来动去小心漏针,”随口掩饰了一下,吴邪就对张起灵笑起来,舀了一勺粥送到他的嘴巴边上,“现在是顶级护工吴邪为你服务,如果满意请五星好评喔亲。”
 
张起灵顺着他的手轻垂脑袋,微不可察地弯了一下唇,随即将勺子里的粥全咽了下去。
 
吴邪一勺一勺给张起灵喂下了粥,看对方胃口还不错,没一会儿就把粥碗捞了个底,心里也彻底的放下心来,虽然张起灵没好全,但吴邪知道一个人只要有心情吃东西,就不会有大问题了。
 
收拾了碗筷之后又过了一会儿,吴邪看张起灵坐在那儿无所事事地望着天花板像是又有点发困的样子,就索性催他再多睡一会儿,自己则才后知后觉想起昨晚上一直在医院待着,先开始还说让张起灵给家里报平安呢,结果他都忘了自己也是夜不归宿,电话又关机,胖子肯定要急。
 
于是等吴邪拔了插头打开手机的时候,不出意外看到了十几个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无一例外都是胖子催的。
 
叹了口气,吴邪心里涌起一些暖意,胖子这人看起来大大咧咧不靠谱,但实际上却是个心思很细的人,所以他迅速按下回拨键,打算跟胖子解释一下。
 
结果还没等电话嘟两声,那边就直接被挂了。
 
敢挂我电话?怎么着,闹脾气了?吴邪心里冷笑一声,一下开了脑洞,满脑子都是胖子翘兰花指娇俏骂死鬼的画面。很好,说什么他也是学建筑的,画画功底还是有的,这种脑洞大开损胖子的时候他怎么能放过。
 
他哒哒哒跑回病房,把张起灵床头的抽屉一拉,拿起纸笔一边憋着笑一边划拉,画完之后在旁边写了“如花”两个字,举起手机,对着那张纸就“咔嚓”了一下,进入和胖子的聊天消息框,顺手就发了过去。发完之后还意犹未尽,看了一眼床上的张起灵,狐狸尾巴一翘,把纸翻了个面,开始划拉拽臀舞的短腿柯基,头改成张起灵的,完事后一如刚才那样喜滋滋地在旁边加了三个字。
 
——张狗蛋。
 
结果发完才觉得有些不对,猛一回头,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这会儿正睁着漆黑的眸子把脑袋凑到他身后看呢,发觉吴邪回头,张起灵瞬间就退了一下,脑袋这才没跟吴邪撞上。
 
“操!”下意识爆了句粗口,吴邪冷汗瞬间下来了,猛地扑到了桌上,结结实实把“张狗蛋”护在身下。
 
完了完了,这下铁定活不成了,吴邪心里叫苦不迭,一边下意识把身体往另一边挪,只想赶紧离现实版狗蛋兄远一点。不过令吴邪松口气的是后者停了一下就转头坐回去了,像是在思索什么,倒是吴邪迅速把那张纸撕了个碎扔进垃圾桶,然后试探着讪讪地笑:“那什么,老师你醒了啊……”
 
张起灵半晌没回答他,只是那双眼睛朝他盯过来,吴邪被看得浑身有些发毛。
 
“你会画画?”
 
-
好啦,经过统计,皇帝成为人生赢家,然而狼崽子被翻牌次数也挺高,于是两篇都会有过年番外,后天首先开始更新狼崽子,接着就是闷皇帝,日更,敬请期待~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