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贺年番外·与狼过年 (狼崽瓶x小老板邪)

注意一下啦,这里先更这一篇,初一再开始更皇帝那一篇,那一篇按的人最多所以写的长,超过1w字,包括最后有一发小破车,所以先把这篇轻松小甜番外更完,都更的,不会不更!

贺年番外·与狼过年
 
一晃眼闷油瓶在我家也住了好几个月了,眼看着今天已经是除夕,我就带着他出了门,打算先把小白狗送到宠物店寄养几天,顺便到超市打点零食和肉类当年货。
 
原本是打算回家的,然而由于抢票的那几天我都琢磨着怎么对付狼崽子的发情期去了,等醒悟过来的时候,只能跟回家say goodbye。
 
当时宣布这消息的时候我没忽略闷油瓶猛然抬头眼放精光,明显愉悦了不少的神情,落在我眼里就怎么看怎么觉得不爽,这让我联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屁股都仿佛跟着隐隐作痛起来。于是怀着报复的想法,我伸手指了指家里正在另一边啃纸片的另一只白毛活物:“它也得明年再送过去。”
 
于是闷油瓶转头就虎视眈眈地盯着小白狗,似乎妄想用眼神干掉它。
 
后者意思意思冲它“汪”了一声,然后不慌不忙一扭屁股一转身,仗着我一直以来的庇护,就躲到了我的脚后面,待了一会儿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拱出来把纸片又一扒拉,缩在后面接着啃。
 
闷油瓶看了看它,又看了看我,我对他坚决地摇了摇头。
 
这不能怪我,谁让闷油瓶这家伙既鸡贼又厉害,小白狗哪是他的对手啊,要真任由闷油瓶随便欺负,等过年了送回去,还不早把毛儿给秃噜光了?
 
后来在闷油瓶的再三抗议下,我终于还是决定把它送宠物店去养几天,不管怎么样,先过了年再说。
 
自从上次在那家宠物店被人认出来家里养了条狼之后,我算是再也不想去了,于是就换成了远一点的小店铺。说起来这里也算是个情侣店,搞接待的是个小姑娘,笑起来还有俩小酒窝,属于清纯可爱型,她男朋友高高大大,温柔又体贴,两个人特别甜蜜恩爱,每次带小白狗做检查打疫苗都看他们穿情侣装,一言不合就卿卿我我,打情骂俏。
 
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恩爱狗的腐臭。
 
闷油瓶这家伙倒是第一次来这里,进来的时候看见他们这模样明显愣了一下,视线瞥过那男人的胸我就忍了,结果他还在小姑娘胸前扫了一圈。我把小白狗项圈的绳子交给小姑娘,瞧着闷油瓶那样子心里颇为不爽,忍不住上前两步遮住他的视线,压低声音酸溜溜地挤兑他:“怎么着,看人家小姑娘有胸有腿的就动心了?你个色狼眼睛往哪儿瞟!”
 
闷油瓶有些迷惑地看着我:“色狼是什么?”
 
“就是你!”
 
你个好死不死的闷油瓶子,不是自以为懂的很多打死都不认真读书写字吗,说你是色狼就在这儿跟我装糊涂?
 
闷油瓶这才似乎会过意来,虽然他现在和人已经没有两样了,但在想和人表示亲昵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维持着动物的本能,改也改不掉,于是我很清楚地捕捉到他的脑袋和嘴巴都动了动,猜出这家伙在是该蹭我还是舔我之间犹豫了一下,不过鉴于在外面,他最终都忍了下来,只伸手去拽我的衣角:“我只喜欢你。”
 
我心里已经美得不行,但是面上还是扯开他拉我衣服的手,继续绷着脸:“哦,我就这么好打发啊。”
 
他眨了眨眼,“今天你在上面。”
 
“哼。”我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老子要真跟名字那样天真无邪还要不要跟这条狼在被窝里混下去了?今天是什么意思,在上面又是什么意思?他妈的赤裸裸的都是陷阱,傻缺才往里蹦跶。
 
于是闷油瓶闭嘴了,就这段数还想跟我过招,别以为看几部言情剧就能耍花样让我束手就擒乖乖躺平了,你不知道我看过的gv比你上我的次数要多得多吗?况且只有累死的牛,哪来耕坏的田?
 
要整也只能我整你。
 
一招失败之后,闷油瓶似乎就开始晃神了,虽然不再去看小姑娘,但明显就是心不在焉的状态,直到进了挤的都快挪不动位置的超市,他这才缓过神来。
 
说起来闷油瓶另一个好用的地方,那绝对是在逛超市的时候,由于他一进来就忍不住要凑过去对着商品嗅来嗅去,这么几次下来之后,这些东西什么味道还都被他摸了个门儿清,加上平日里我刻意训练了他这个习惯,正好在这种过年打折的时候派上大用场。
 
我看着排到货架后面的结账队伍,跟往常一样把提前写好的购物清单捞出来往他手里一塞:“小哥,过年的商品他们都爱换着位置搞促销,这人又多东西不好找,就全靠你了,二十分钟之内把单子上写的拿齐了送回来,我在这儿排队。”
 
闷油瓶收好纸条,对我点了点头,一下就窜了出去。
 
朕心甚慰。
 
我百无聊赖排着队戳手机,队只刚挪了一半过去,闷油瓶的速度很快,等我数着十七分钟的时候就已经拎着篮子回来了,我抬头一看他的模样就乐了,这家伙鼻子红红的,整个人都有些萎靡,我估计搞不好是撞到哪儿去了。
 
于是我故意装作不知地摸上他的鼻子,他很轻微地皱了皱眉,脑袋侧了一下躲过我的手指,我心里偷笑,一本正经把手收了回来:“你这鼻子是怎么弄的,红成这样?”
 
闷油瓶不知所以,老老实实回答我:“找东西的时候撞上了货架。”
 
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下笑得前仰后合。
 
发觉我是故意的,闷油瓶就不给我好脸色了,任我怎么哄怎么找话题都不理我,原本每次他不搭话的时候我都郁闷极了,想着不行,要是这家伙现在不搞好心情,回家不定要怎么折腾我。于是就在我坚定了不放弃的决心,转头再次讨好他的时候,一看他那红彤彤的鼻子,扑哧一下又笑喷出来。
 
闷油瓶的脸色就更冷了。
 
算了,这下是彻底崩了,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对讨好闷油瓶这件事再也不抱任何希望,看着队过了一大半,这才想起来要核对一下他拿回来的东西,万一有什么缺漏也好赶紧补上。
 
结果一眼看到篮子里多出来的大盒婴幼儿奶粉之后,我的嘴角僵硬了一下:“小哥,你这拿婴幼儿奶粉是搞什么鬼?!”
 
闷油瓶这回没不理我,一本正经地指了指上面写的适合年龄段,然后开口:“我只有四个月。”
 
我恨不得直接抄起那罐奶粉给他砸头上去。
 
黑着脸没有让他把奶粉拿回去,我默念了三遍过年不要动怒阿弥陀佛,对他这会儿反过来讨好喊我的行为一概不理,接着拿起了芹菜往里继续核对东西。或许是他看我的脸色实在太差,我不理他他就有些不安,不知道我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但又舍不得把奶粉拿回去,就小声给我交代了真实原因:“闻起来味道比较好。”
 
“卡嘣——”
 
我手里的芹菜断成了两半。
 

-
TBC

今天开始更新番外啦,和狼崽子一起过年,食用愉快~

评论(19)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