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引狼入室》贺年番外·与狼过年(狼崽瓶x小老板邪)

等核对完一篮子的东西,队也快排到头了,闷油瓶自从说了那句话取得良好的反效果之后就安静地站在一边当他的木头人,这会儿伤疤还疼着,打死都不再开口。只是视线还是牢牢黏在我身上。
 
“小哥,你过来,”我的情绪缓和了一下朝他招手,他立马过来蹲着,我没时间跟他闹别扭,眼看着这队就到了,立马问他,“怎么买少了玉米?”
 
闷油瓶愣了一下:“抢完了。”
 
我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超市里经常有这种事,一上新货打折货那些老头老太太就憋着劲一群都跑上去抢,闷油瓶向来是不喜欢挤在里面的,而我从前也告诉过他,离那些老头老太太远点,万一跌倒了我还真没钱能帮着赔。
 
我对他点了点头,原本想着超市要能买完东西就不用往菜市场跑了,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免不了这一趟。结果我抬头刚要跟闷油瓶打声招呼,就忽然发现他人已经不见了。
 
见鬼,这狼崽子跑这么快去干嘛,不会觉得奶粉应该多买两罐吧?
 
越想越觉得可能,我心里已经打定了只要他敢拿奶粉我就敢拒收的想法,然后回去再给他科普一下国内奶粉吃了拉低智商的道理,就凭我这忽悠的技术,不怕他不上当。
 
“嘭——”
 
我吓得往后一跳,眼前一晃,就看见什么东西被丢进了篮子里,我揉了揉眼睛,竟然是一袋称了的玉米!
 
而闷油瓶这时候也脸不红心不跳地回来了,就往我前面站,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篮子拎上了台子,默默等着收银员一件件给商品扫码。
 
这都什么跟什么,我盯着那袋玉米犹豫了一下,干脆一闭眼当看不见,只等商品打完以后,付了钱就赶紧过去把闷油瓶拽到一边,低声问他:“老实交代,这袋玉米哪里来的?”
 
闷油瓶刚要说话,我立马抢先警告:“敢说谎你试试看?”
 
于是闷油瓶沉默了一下,还没等开口回答,就听见旁边一个正提溜篮子在收银台过商品的大妈嚷嚷:“我玉米呢?我称的玉米哪去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已经打好的小票和袋子里姿态状似无辜的躺尸玉米棒,迅速拉起闷油瓶撤离了作案现场。
 
我发誓,这条偷鸡摸狗的狼绝对不是我教出来的。
 
逛完了超市,我原本打算和他回家包饺子,结果路过商场的时候这丫竟然破天荒的产生了兴趣,杵在门口一动不动,任我怎么拉都拉不走,我实在没辙了,恶狠狠开口:“你别想我给你买什么衣服了,过年的已经买过了,每次拉你买衣服还不来,来了净往小黄鸡专柜那儿跑……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喜欢童装让别人怎么想?!”
 
闷油瓶迟疑了一下,认真探究着我的表情,估计是觉得我不会真发火,就再次开口:“我只有四个月。”
 
我理都不理他,掉头就走。
 
见过四个月小孩儿哭闹尿床的,没见过四个月崽子这么不要脸的。
 
最终闷油瓶的商场梦是破灭了,直到回了家情绪都不高,一直恍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为了把他的注意从“没买衣服”这件事上转移过来,我剁好了猪肉白菜当饺子馅,随即就把他拉过来,让他跟我一起学着包饺子。
 
“来,小哥,你看着,”我把肉放到饺子皮上,筷子挑了点水抹在皮儿边,从右边捻起面皮来,手上慢慢用劲,一个个地打褶子,“就像我这样,先放肉馅——喂打住,你给我住嘴!生肉不许吃!”
 
闷油瓶默默放下了满满一勺子的馅,手臂摆出来的姿势有些不对,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等等,闷油瓶偷吃肉我可以理解,这家伙生熟不忌,然而向来是不碰青菜的,现在竟然会就这样把饺子馅吃掉,饿得有这么厉害吗?
 
我立刻转移视线,果不其然看到了勺子上那团千疮百孔的肉泥。
 
“小哥,”我对他露出殷切而友好的微笑,“把你的手拿开。”
 
闷油瓶犹豫半刻,看我笑的灿烂,还是乖乖抬起了手臂。
 
果然,他遮着的那一块桌面星星点点都绿得晃眼,他妈的,这家伙竟然趁我不注意把肉里的白菜丁都挑出来了!
 
“吴邪……”
 
“你给我乖乖包!饺!子!”
 
事实证明闷油瓶在某些方面的学习能力不是一星半点的差,如果都是睡饺子我还能忍受,结果到了晚上那顿我和闷油瓶只吃上了状似馄饨的奇怪食物,锅里漂的一层饺子馅全部被他挑着吃了,青菜丁则一个不落进了小白狗的牛奶盆里,配着那个凌乱的空狗窝,看起来实在是冷清可怜的很。
 
等我收拾完东西回到客厅的时候,电视已经在放春节联欢晚会了,听声音是个小品,吵吵嚷嚷的,而闷油瓶却没有受到一点打扰,脑袋歪在一边,竟然已经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吃了睡了吃,这可是猪的行径。我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这种做法,但没有打扰他,或许因为闷油瓶是狼的缘故,他的睡眠从来都浅得厉害,就算前一天两个人在被窝里混得再疯狂,第二天早上一点动静就能醒过来,像今天晚上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所以我悄悄调小了电视的音量,轻手轻脚坐在了他的旁边。
 
他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开口喊他:“小哥,要不到床上睡吧?”
 
“小哥,今天很累吗?”
 
“小哥,你来我家已经快四个月了啊,要不是今天你说你只有四个月大,我还真忘了这回事,”我轻轻笑了一下,揉了揉他的头发,果不其然也没反应,就自顾自说下去,“其实从前我挺害怕的,家里养了条狼,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别人都说白眼狼养不熟,从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万一哪天你把我吃了,我找谁哭去?”
 
“不过后来我知道……”
 
知道你从始至终都在收敛你的脾性。
 
你以为我没看见你一直背着我都试着去咽青菜吗,没看见你把做坏的菜不留痕迹地处理掉,没看见你直到现在都还偷偷往奶瓶里塞星星,不喜欢穿自己的衣服,走在街上就牵着我的手,我生气了就抓衣角,一副死乞白赖“就是不准丢我”的模样。
 
“不过至少有一点你还是没开窍,”我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被身边人清浅平稳的呼吸感染,逐渐有了睡意,“我已经很久都没说过要赶你走了。”
 
我的嘴巴翘了翘,手摸索到他的手上,慢慢扣紧,“就凭这一点,这一辈子你都要卖给我了,还好我不嫌弃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恍惚着好像听到了鞭炮的声音,迷迷糊糊间还是下意识咕哝了一句“新年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扣着的手被人又收紧了一点,有个人在睡梦中也回了我一句:新年快乐。
 
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搬回了房里,被窝还是热热乎乎的,不过身边的闷油瓶已经不见了,想着他向来遵守生物钟起得早,就一鼓作气打算早起跟闷油瓶过个年,结果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枕头旁边的一套衣服。
 
竟然还是情侣款的衣服。
 
我抖开衣服张着嘴巴,还没从这个震惊里回过神来,就看到闷油瓶已经走进来了,喝着热腾腾的牛奶,身上果不其然就穿的是情侣款的另一件衣服。
 
忽然联想到他昨天看那对小情侣的眼神,我这才明白这丫原来昨天就已经打算好了,怪不得想进商场呢,原来是想和我穿情侣款。
 
我心里一下飘飘然起来,闷油瓶看见我心情不错立马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儿竟然又抱着第二碗牛奶回来了,坐在我旁边咬着吸管,眼睛盯着我,无声地催促我赶紧把衣服换上。
 
心情好也不跟他计较,我看着标价啧啧赞叹了一番,换好衣服吧唧一口就亲上了闷油瓶的脸,这家伙恬不知耻又把另一边伸过来,我心里偷笑,于是凑近准备来个对称奖励——闷油瓶这个狼崽子终于长大了,知道生活要有情调,还特意花这么多钱买高级情侣款回来,真是可喜可贺……不对,花钱?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我转头盯着闷油瓶。
 
“你哪来的钱?!”
 
闷油瓶一下把脸缩回去,一口气吸光了碗里的牛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出了卧室。
 
“我操你给我回来!”
 
-end-
 
后记:由于闷油瓶把我的钱全部投资了那套衣服,我们在过年之后忆苦思甜了一个月,期间收获物品:被饿回狼形的闷油瓶x1。
 

-
大家除夕快乐!

评论(16)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