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13(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13
 
吴邪被张起灵带着,因为在学校附近,所以没过多久就找到了那里,去的时候胖子早就把害怕得快哭出来的云彩护在了身后,一边跟面前人高马大的几个人交涉着什么。
 
吴邪数了数竟然有六个人,登时就挽起袖子想上去给胖子壮声势,结果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张起灵拉住了胳臂按在树后面侧身躲着,说什么也不让他再近一步。
 
“老师,”吴邪以为他是不赞成打架,当即给他保证,“他们不动手我绝对拉着胖子不会让他动手的,要是他们动手……”
 
吴邪咬了咬牙:“老师,你就报警吧。”
 
结果这时候张起灵反而摇了摇头,也不解释,只是给吴邪指了一下那几个人旁边的黑色面包车,吴邪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花样来,就听见他压低了声音轻轻道:“里面还有人。”
 
这人肯定不会是不相干的人,吴邪恍然,他们不止六个人。
 
那怎么办,又不能报警又没后援,难道等着胖子被揍趴下把云彩带走吗?
 
还没等吴邪纠结清楚,那边胖子似乎一下急了,嗓门也大起来,倒让这边的吴邪和张起灵听了个清清楚楚。
 
“我说欠债还钱确实是天经地义,但是这利息就吓死人了不是,咱现在没钱您也不能强带人,找她爸要钱要不到就来打她主意,她一上学的小姑娘可不是要啥没啥,就算剁手剁脚要着有啥用?要不这样,您几位再宽限几天,留个电话,我这给她凑凑,凑好咯加您电话的支付宝微信,咱们走转账成不?您把本金往这理财app里一存,保证不出几个月就赚得盆满钵满。”
 
原来是借高利贷,吴邪原本紧绷的神经在听到胖子这番话之后哭笑不得,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在这瞎歪歪,难不成他要带领高利贷跟着潮流奔小康吗。
 
那车里的人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一连串诡异的笑声从里面飘出来。
 
当前的那个刀疤也跟着笑了一声,对着胖子直接从裤腰摸了把银晃晃的短刀:“你个胖子当我们淘宝开店呢,少他妈废话,拿的出来就算,拿不出来该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也是替人跑腿,没啥可叽叽歪歪的。”
 
“成成成,胖爷我也不跟你废话,”吴邪的心一下提了起来,看着胖子把云彩往身后又带了一些,转头迅速给她递了个眼神,吴邪看着这一幕心里盘算着,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准备上手了,“你们把你家老板的电话告诉我,我给他通个话商量商量。”
 
胖子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把手伸到口袋里,看样子似乎真要打电话的样子,但吴邪心里清楚,这家伙保不齐是在摸刀。
 
一看这双方都剑拔弩张的快要打上了,吴邪心里着急,管他多少人都恨不得先冲上去给胖子先撑个场再说,但这边张起灵从头到尾都拉着他的手臂,力气大得恐怖,他挣扎就跟闹着玩似的。
 
“别拉着我!他们人太多,胖子打不过,我得去帮……唔!”
 
吴邪瞪着张起灵下意识就吼出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死死地捂住了嘴,张起灵用力把他箍进怀里不让他再发出声音,但还是晚了一步,那边的人猛然间齐刷刷往这边看过来。
 
“出来!”
 
张起灵似乎有些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松开他从树后往外走,吴邪瞬间意识到什么,闭了嘴只想给自己两巴掌。
 
走出去的时候,胖子一看到张起灵,眼珠子都快吓得掉出来了,直给吴邪飞“你他妈这回害死我了”的眼刀。
 
车里的一个人似乎也很惊讶,“咦”了一声就彻底沉默下来。
 
吴邪不得已一手拿着袋子一手赶紧拉住张起灵,这家伙自己都还是大病没愈,也不知道这么好奇是来凑什么热闹,结果张起灵也不走了,就站到中间环视了一圈,然后将视线停在黑色面包车上,淡淡开口喊了一句。
 
“瞎子。”
 
车门被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有些奇怪地笑着,视线定在张起灵身上好一会儿才不紧不慢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我都快被人挤下岗了,总得提前找个活养家糊口。”
 
然后他拍了拍车子,“快车司机。”
 
是那天的墨镜男!这家伙果然认识张起灵,所以那天一定是被他发现了,要不然怎么能耍他跟到男厕所去?但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但是苦于现在不是时候,吴邪也只能暂时压在心里。
 
张起灵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对他的话不置可否,随即把袋子丢给吴邪拉到身后,还没等吴邪抗议“你丫还没病好要上一起上老子不怕”的时候,胖子立刻将他往后一拽,往后瞅了瞅云彩全关注在张起灵身上的目光,压低着声音咬牙切齿地,“天真同志诶,你怎么把张起灵给弄来了!”
 
吴邪的目光还钉在张起灵身上,压根没听清胖子说什么,也就后知后觉反问了一句:“啊?”
 
胖子看了看云彩,又看了看吴邪,忽然也死死盯着张起灵,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男女通吃。
 
于是感受到身后三到视线的张起灵难得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想转过头去看看这几个家伙盯着他究竟要研究什么,结果他这边刚一动,刀疤左边的一个小青年就看准了机会拿刀挥过来。不过张起灵即使分了心,速度依旧极快,刀刃还未沾身就已经被他侧躲过去,在小青年意识到不对却依旧因为惯性将弧线画了个圆满时,张起灵的手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指尖骤然发力。
 
小青年的身体剧烈地痉挛了一下,手中刀落到地上,随即一下捂着手腕嚎叫起来,吴邪看得半天都没合拢嘴,一个打手就这么被张起灵卸了腕子,他妈的这老师才是真正的黑社会吧?!
 
然而还没等吴邪再多感叹两句,刀疤和他旁边那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就攥着刀冲了过来,张起灵迅速将那把刀捡起来塞给吴邪,顺势拉住他的手腕护到身后,躲过了两个人双面的夹击后忽然暴起,蹬着大汉的身体就一个上跃侧扫踢了刀疤的脸,吴邪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把武器塞给他自己要怎么办时,就看到后者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个玻璃瓶,刚落地站稳又毫不客气从后面往大汉的肩膀上猛地砸了一下。
 
瓶子一下碎裂,大汉的肩膀被玻璃扎得直接淌出血来,一股奇异的药味弥散进吴邪的鼻子。
 
吴邪脸色一下变得铁青,他妈的这用的分明是医生给他开的药!瓶!子!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