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1(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01
 
“好走好走,下次有货再来。”
 
我摆出职业性的微笑目送着那个黄毛,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之后才总算松了口气,把铺子的门关上,回到柜台前面开始打量自己买回来的东西。
 
说实话,刚刚走的这家伙也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非说什么家里有个祖传的宝贝油灯,还是个外国的货,要自己高价给收了,不收还得跟你急,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啊,要不是看着他还搭块不错的玉佩来,打死我都不会收那个又脏又沉的外国灯。
 
——不过看上去,倒有点像小时候看的动画里的阿拉丁神灯同款。
 
难不成一千零一夜也出周边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算了算了,看在玉佩还算实惠的份上也就不去计较那么多,要真是祖传的那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卖给自己,想来还是蒙人的西贝货,再说这种款型也不值钱,又没有朝代文字刻在上头。
 
我翻来覆去把这盏茶壶似的灯看了很久,唯一要说有点搞不清楚的地方就是这盏灯上面下面都打不开,这个很奇怪,上面本来就是盖子的模样,但就跟粘住了似的,偏偏里面又沉,肯定是还有点什么东西塞着的。
 
难不成时间太久,给堵进去了?
 
我不信这个邪,又鼓捣了一阵,连撬带拉的结果那灯什么反应都没有,但又不好把它直接砸掉,万一连带着里面的东西砸碎了不是亏大发了,思来想去瞧着那玩意儿,我的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神奇的想法——要是擦一擦,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效果?
 
就算没个神仙,来个长腿大胸的美女也不错啊。
 
抱着娱乐自己的心态,我就拿着那块平时擦古董的布在那个早就锈得不成样的灯上抹了一下,心里默念着有钱给钱,没钱给个媳妇儿也行……然而擦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反应。
 
果然童话故事里都是骗人的,我这时候才醒悟过来觉得自己这举动分明傻到家了,要把在家里擦灯指望出个大罗神
仙的话讲给胖子听,不知道他要笑自己到哪年去。
 
结果正在自顾自感叹着,我的手拎着那灯的手柄还没完全放到桌子上呢,刚碰着就看见那跟茶壶似的东西好像忽然在手里颤了一下,发出响亮的撞击声,我的手一下就被弹开,下一秒就看到灯上一晃眼就出现了几个奇异的文字,转瞬间不见了。
 
我操,不会吧,难道是眼睛我看花了?还是他妈的这东西真有点问题?
 
果不其然等我再一眨眼去看的时候,那玩意儿跟不知道旁边有人一样,咕噜噜在桌子上就开始打滚,吓得我差点没搬电脑直接砸了它,嘴巴里忍不住又骂了两声娘,这他妈的还真有古怪,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我还就不信了,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鬼名堂?”再次双手伸出去猛地一抓那盏灯,我什么也没想,攥住了就给他抄手里左右换着开弓嘣嘣嘣给使劲弹了三下,这三声下去灯总算是蔫了,颤了几下就安安静静躺手里一动不动,原来这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还以为我好欺负呢,在我家铺子里就开始大闹天宫?
 
不行,怎么样我也得想办法把这玩意儿撬开看看,说什么我都不信这里面没古怪,当然机关应该是不可能的,都锈成这样了,再好的机关也该报废了,而这东西就跟茶壶一样拢共只有一个孔,里面还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黑漆漆一团,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如我把它给砸了算了?
 
结果我心里刚一蹦出这个想法,那灯就跟有感应一样,一下又开始颤得厉害,而且从灯口那儿还开始噌噌地冒蓝紫的烟气,吓得我直接把灯往外一扔,抄起柜台上面的电脑就慢慢地往外挪,想把铺子的门打开——这他妈的绝对是闹鬼了。
 
然而还没等我能挪到门口,烟气几乎已经充斥了我的整间铺子,我稍不留神就绊了好几次桌椅板凳,心里顿时有点绝望,这东西不会本身就是个机关,放哪个死人墓里看着像宝贝,其实拿出来放了毒气就得死吧?
 
越想我的心里就一阵阵地发凉,总觉得自己这条命说不好都要搭在这里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人快死的时候求生意识就特别强,我什么也顾不上了,呸呸两声往袖子上抹了一袖子的口水,使劲往嘴巴鼻子上捂,攥着手机就打开手电筒,不管不顾想一口气冲出去,结果还没等那玩意儿能抹好呢,忽然听见从灯的方向似乎传出来了什么响动。
 
这他妈还有机关?!
 
不对,我愣了一下往那边看过去,似乎在雾气里好像有个人影?模模糊糊的我也看不清,慌忙下就把手机的手电筒对着那边扫了过去,结果这一下手没拿稳,手机刺溜一滑就掉在了地上。
 
但是这时候,我也没心情去管自己的手机了。
 
我抬着头,看到那墙上还真被光亮照出了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甚至那整面墙都没有能照出它的全身,在影绰的雾气里那玩意儿的影子像是个人,然而他脑袋的部分都已经映了有半个天花板那么大,头顶那些毛毛糙糙的不知道是头发还是毛,吓得我浑身一哆嗦闭着眼睛就坐在了地上。
 
这他妈说好的要坚信科学呢?就算是个妖怪也要考虑一下童话故事的感受吧,搞得乌烟瘴气这么吓人的好意思说自己是灯神吗?!
 
然而害怕是没用的,我抱着脑袋甚至能感觉到那家伙正在一步步地接近我,下意识就把身体蜷得更紧,那怪物那么大,跑估计是没可能了,似乎只能求一下让它直接一口气把自己吞了,省的吃了胳臂还得等着咬腿,要死也给我来个痛快的,我才不怕他妈的灯里的——等会儿,是谁在拽我裤子腿儿?
 
我颤巍巍地松开手往下看,却一下愣住了。
 
站在我面前的东西看起来不到二十公分,却跟人没有任何差别,仿佛就像是个缩小版的迷你真人一样,他身穿着蓝色的小连帽衫,一头黑发有点乱糟糟的,一手拉着我的裤腿,一手扶着我的手机,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推过来,淡淡开口。
 
“你的?”
 
-
更新文啦,迷你版小小的闷油瓶~想拥有一只吗?

评论(1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