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19(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19
 
也不知道张起灵那个闷油瓶子现在是什么感受,吴邪工工整整把书摆好放在桌子上,百无聊赖掰着手机,自从前两天他说了那句话以后张起灵只说了个“嗯”就再也没了声响,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得肝疼,于是今天他早早地吃了晚饭来教室坐着,就是等着张起灵上课,探探他的情况。
 
被套路久了,也就学会反套路了,吴邪打定主意,要是这家伙很伤心很憔悴,让他都觉得难受的话,他就向他表白,但如果这家伙死鸭子不怕开水,那自己就给他再多烫烫,刺激得把他瓶盖崩开为止。
 
等到张起灵来的时候,吴邪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家伙还真是只死鸭子。
 
不仅没找出他半点的难过情绪,就连不正常都没有,张起灵一如既往地上课,讲课,做题,仿佛昨天被拒绝的是吴邪一样,这回轮到吴邪被气得肝疼了,一下又不确定起来,这家伙究竟喜不喜欢他?
 
不然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通常的人被拒绝了总要伤心个两三天吧,这丫倒好,该干嘛干嘛,吴邪瞪他瞪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一节课都没见他看一眼自己的。
 
行吧,山不过来我过去,吴邪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明明昨晚上都说成那样,于是等到自己写课堂练习的时候就屁颠颠举了手,这回张起灵看见了,走下来看了一眼吴邪,脸上依旧淡淡的无波无澜,然而吴邪也不是个按套路出牌的人,咧嘴就给张起灵塞了张小纸条,装模作样“哎呀”一声,“老师,不好意思,这道题我看错了,以为题干说的是‘不能’的,应该找‘能’的选项。”
 
张起灵有些意外,拿着小纸条就听见吴邪的话,此刻往他摊开的书上一看,吴邪正严肃地指着一本推理小说上的一行字说自己看错了题,他的眸底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笑,然后一手拎走了书:“上课看小说,没收,下课来办公室领。”
 
我操,张起灵,真有你的!
 
原本想故意气气这个闷油瓶,哪成想这家伙还真一点都不给他台阶下,说收就收,吴邪盯着闷油瓶的背影,脑子里只充斥着一句话:让套路来得更深一点吧!
 
于是等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课,吴邪觉得自己已经脑补出了八百种烹饪闷油瓶的方法,收拾了书包跑到张起灵的办公室里,想这家伙也看过那张小纸条了,直接开门见山:“老师,书借你看吧,就当是请我吃烤翅的报酬,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发短信通知我一声就好了,我下课就过去。”
 
张起灵沉吟了半刻,目光再次扫过吴邪塞给他的小纸条。
 
——老师,上次你还欠我一顿鸡翅,记得要还。
 
吴邪就见他点了点头,“明天晚上。”
 
哦,闷油瓶子还很心急啊,吴邪狐狸尾巴差点要翘上天,面上还是很平静:“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晚六点不见不散,老师,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吴邪忽然凑近了他,张起灵蓦地愣了愣,彼此之间隔得太近,是个一动就能碰到唇的动作,结果吴邪犹豫了一会儿,竟然是闷油瓶先撤开了动作偏过头,罕见地没跟吴邪对视。
 
吴邪眯了眯眼,装作没看到闷油瓶在桌子底下攥紧了的手,摸了摸鼻子继续道:“老师?我只是想问你这两天有没有按时吃药啊,自己的身体自己要爱惜,你可别又把自己折腾进去了,那责任我可担待不起啊……”
 
张起灵的脸色瞬时似乎有些奇异,其中似乎还夹杂了一些疑惑,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点头。
 
其实吴邪想问的是之前还没问完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打架,竟然能让身手这么好的张起灵肋骨骨折伤到肝脏?然而想了想现在还是不适合,张起灵似乎也并不想告诉他这件事,不过吴邪向来不会介意自己找答案,况且今晚张起灵的表现已经很让他窃喜了,于是他心满意足跟张起灵说了声老师再见,就笑眯眯地跑了回去。
 
实在没忍住,一出教学楼的门吴邪就笑出声来,这闷油瓶子实在是太有趣了,不会从来都没追过人吧,刚刚的紧张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看起来外表淡定的闷油瓶,其实也会对自己的意外表现不知所措?
 
一路心情大好,吴邪刚回到宿舍,发现里面竟然没人,也不知道那胖子是做什么去了,本来应该翘课在宿舍打游戏的,这会儿竟然不在。
 
不在也正好,吴邪趁着这个清闲的机会,就翻上网站去找之前帮闷油瓶改稿子发文的那个责编的账号,从前他是不注意的,现在仔细一看,这家伙的个人详细资料里竟然写着瞎子黑,吴邪愣了一会儿,恍然明白大神的账号为什么会叫哑巴张了。
 
这他妈还是个情侣名!
 
吴邪哭笑不得感叹这一定都是瞎子的品味,怀着复杂的心情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自己有点发文的问题想问他。
 
发完没多久,吴邪手机里没等到那个瞎子黑的消息,反而等来了张起灵的上线,这回倒是公事公办,问他会不会画画,或者认识会画画的人,他的书已经写了一大半,估计还有一个多月就能正式完稿出版了,想找人帮他画封面。
 
这个问题其实张起灵之前就问过他,形式有点不一样,那天是在医院,吴邪还不知道他就是大神,张起灵就只问他是不是会画。这会儿心情又不一样了,不就是旁敲侧击让他去画画吗,这个张起灵,吴邪心里感叹,或许让他承认喜欢自己比给他插翅膀上天还难。
 
吴邪:我不会,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看,我之前认识一哥们儿,画画还挺不错的,他空间里还有图呢,要不先发几张他画的给大神你看看?
 
似乎都能感觉到那边的沉默似的,吴邪等了很久,张起灵才发了个“好”字过来。
 
于是吴邪翘着尾巴就把自己从前画的几幅正经人物画给他发过去了,张起灵却一下又没了回音,原本吴邪虽然没说是自己画的,但还期待着他夸个好看什么的,这回算是没戏了,捧着手机有点纠结,心里顿时后悔为什么这回不直接答应下来,但同时又觉得自己画的真的不好看吗,还是“吴邪”在那个闷油瓶心里比较重要,无论好不好,都只想要他的?
 
“铃——”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乱七八糟地想着,吴邪都快睡着了手机却忽然一震,吓得他差点把东西给直接摔出去,不过等他看清了来电人以后,顿时怔住了。
 
——是张起灵。
 
-
来更新了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