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2(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02
 
我是不是该感谢一下他?但是……这家伙是什么人,为什么能这么小?
 
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是被这么看多了已经成习惯,见我愣着没反应就毫不客气一松手,手机一下倒在地上,发出的光照得亮眼,这会儿屋子里的雾才慢慢地散开去,我才发现原来刚刚看到的那个巨大黑影原来是他离手机光源太近了映在墙上的缘故,真他妈闹了个乌龙,还以为是巨型怪兽,有点尴尬。
 
不过,他就是从那个灯里冒出来的玩意儿?
 
也太小了一点吧,完全不符合童话故事那种恢弘巨大的想象啊!
 
“喂,你……”我看着他出来了以后没半点不适的神情,甚至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不排除是因为浓缩太小我看不清的缘故,就坐在地上开始望天花板,活脱脱一个锯嘴葫芦闷油瓶的架势,只能我自己找上去和他搭茬儿。说什么好歹也是个灯神呢,虽然出来弄得这乌烟瘴气的不像什么好灯神,好歹也算点法术吧,要是能给我变出钱来……
 
我心里嘿嘿嘿地偷笑,只觉得像捡到了一个宝,忙不迭地就开始问他:“那什么,你有没有名字啊?叫灯神,还是阿拉丁,或者马里奥?”
 
我自顾自在一边说了一堆,包括他是谁啊怎么来的,为什么会住在灯里,是不是世界上真有神仙能不能帮我赚钱之类的,能想到的全都问了一遍,结果那家伙连理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从头到尾都只看着天花板没吭过一声气儿,仿佛天花板才是他的真爱,旁边的我只是空气一样……这他妈也太拽了吧,好歹也是我把你放出来的啊,要是待会儿我发现你不能变钱没用我就揍你一顿补我刚刚的精神损失。
 
结果我在心里吐槽完还不到一秒钟,那丫的眼神忽然往我这边扫了一下,我浑身一激灵,陡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我***不会有读心术吧,你你你打住,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想,我……”
 
“有吃的吗?”
 
“……什、什么玩意儿?”
 
“我饿了。”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我就看着这个跟闷油瓶似的小人偶灯神坐在桌子上抱着一瓣我刚刚剥好的橘子嚼,可能是因为对他来说这个橘子瓣还是有点大,所以这家伙的动作真的是结结实实的抱,连两只胳臂都用上了,结果月牙形的橘子另一端还是撑在了桌子上,他吃完了上面的只能用力再把下面的往上拽,不然根本就没法吃到口。
 
我看得郁闷又好笑,伸手把橘子瓣给他往上托了托,他泰然自若就把胳臂往下放了一些,也没理我,还是自顾自地在那抱着吃,动作笨拙汁水自然就沾了他满嘴,两边的腮帮子都被塞得满满的,活像只贪嘴的松鼠。
 
吃完一瓣以后他好像就饱了,剩下的橘子还是我给他解决掉的,想着这家伙的潜力还有待挖掘,就决定无论怎么样还是要先把他留下来,反正这家伙小好喂,看起来什么都吃。
 
说不定还是个没长成的小灯神呢,得事先投资,长大了才能拿收益。我这厢正在这打着算盘,结果他那边就站起来了,我愣了愣才发现他手上嘴巴上都流的是橘子汁水,不知道是不是黏糊了不爽,这家伙四处望了望,忽然看向了我的袖子。
 
那神情看得我心里咯噔一下,立马站起来往后退,我操这是我的衣服不是你家抹布!
 
“你用这个,这个是卫生纸,卫生纸知道吗,不准打我衣服的主意,”我从纸卷上扯下来半格儿纸就胡乱往他怀里塞,一边开口诈他,“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再不说点什么我就把你的灯扔了啊,让你无家可归信不信。”
 
或许是威逼利诱终于起了作用,这家伙口中忽然冒出一句:“张起灵。”
 
“张……起灵?”听着还挺仙呢,不愧是灯神,普通人哪有取这名字的。
 
刚说完这句我好不容易觉得打开了一些他的话匣子,还想多问两句的时候,结果闷油瓶转头又盯上了我的水杯,自然而然地就走了过去,我一下有点稀奇起来,这迷你闷油瓶这么小,我水杯就和他人差不多高,他要怎么把水喝到口?
 
莫非要表演法术了?
 
我的兴趣刹那间就被提了起来,目不转睛地一直盯着他,这家伙倒好,半点是没满足我的期待,他妈的我怎么忘记了杯子旁边还放着塑料吸管?!这丫直接拖着吸管就踩着零食袋噔噔上去了,身手倒是挺利落,把吸管往杯子里一插,就躺在零食袋上开始喝水。
 
喝完了还没有半点要下来的意思,他歪脑袋闭了闭眼,看样子竟然是要睡了。
 
我仿佛听见了里面薯片被压碎的声音。
 
“张,起,灵——我***快给我下来,薯片都被你压碎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直接把他给拎了下来,合着这灯神是半点法术不会,除了名字奇奇怪怪以外,身体还这么扎实,该吃该喝照来不误是吧,一点礼貌都没有,完全都跟在自己家似的,这算个什么说法?
 
不知道是不是看我的脸色太过差劲,闷油瓶重新站在桌子上,刚刚被弄得有点乱糟糟的一头乱毛也没去管,只用那双乌黑的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我没有法力。”
 
“你……”我操这小家伙到底会不会看人脸色说话,没见到这会儿我都快被他气疯了吗,还这么任割任宰似的说,好像就等着我不耐烦把他扔……他是故意的?
 
越看他无波无澜的脸我就觉得越像,怎么可能没法力,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个bug,说不准这么说只是为了诓我把他扔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诓我不要他?按说就算有法力骗骗我也就够了,白吃白喝到了一脚把我踹了他不更好?里面肯定有古怪。
 
我上下又打量了一下他,没看出有什么不妥来,这会儿也只能摸着鼻子回答他:“我又不要什么,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他听到这句话好像也没出乎意料,轻轻点了点头,又低下脑袋,估摸着是测量了一下桌子的高度,然后面无表情就跟二大爷似的往铺子后面指了指,开始使唤我:“我要去那里面睡觉。”
 
我操,你怎么不自己跳桌而亡呢!
 
-
假期快乐~

评论(1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