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3(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03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简单,我还是和从前一样守着我的小古董铺,从早到晚没什么生意就不提了,家里那位从灯里冒出来的大爷还天天吵着吃饭,吃完了就睡,我就跟养了个宠物似的,但是宠物好歹还乖乖听话知道看人脸色,这货就完全把我这儿当成了自己家。
 
“左边……”
 
我听着这迷迷糊糊又一贯不容拒绝的声音差点没一扇子给他敲脑袋上去,这闷油瓶也就命令人的时候会说两句话了,连睡觉都不忘使唤我,现在我看着他这幅睡不醒的样子就来气,要不是惦记着他是个灯神说不好很厉害,早百年我就给他扔外头让他自生自灭去了。
 
“您老这样舒服了吗?”我挤出一个笑容,也不在乎那小家伙不理自己,一边换了手给这在柜台后面电脑旁边,拿我这儿毛笔笔格当枕头,拿毛巾当毛毯的迷你闷油瓶扇扇子,一边琢磨着这家伙在自己家里住了这些天,别的都还能说正常,就是有一点很奇怪,这闷油瓶再热都没提出过说要洗澡。
 
这很奇怪,都六月份了,杭州热成这样,自己一天不洗澡都浑身难受,也不知道闷油瓶是怎么忍下来的,难不成他会法术可以不用洗澡?
 
自顾自啧啧感叹了一会儿,那这法术不好,洗澡是个多爽的事情,人生没了洗澡,要少多少乐趣。
 
想着想着这家伙似乎就睡饱了,慢吞吞翻个身拉开毛巾坐在桌上揉了揉眼睛,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几乎遮住了一半的眼睛。让我联想到了他一开始从灯里面出来时候的样子,心说难怪,估计这发型就是里面睡出来的吧。
 
“诶,我说你睡饱了?睡饱了正好我问你个事啊,”我一只手指就顶着连帽衫的帽子给他拿了过去,他跟从衣架子上取衣服似的把东西拿下来套上,先开始我还不知道,后来才发现这货里面还穿着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也说不好是从哪儿混的这么一套,“你身上不会流汗吗?”
 
或许是因为才刚刚睡醒,闷油瓶的脑袋显然还有些反应迟钝,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了一句:“会。”
 
“那你怎么从来不洗澡?”
 
这句话显然把他给问倒了,这家伙有些迷茫地转过头来看我,开口道:“为什么要……洗澡?”
 
我顿时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下意识站起来朝后退了好几步,心里第一反应不是调侃他竟然这么问我,而是想到他在这灯里是睡了多少年了,该不会从来都没洗过澡吧?这他妈也太臭了,会流汗不洗澡,我竟然晚上还让他到床上去睡,不行不行,他要是不洗澡,从今晚开始都别想上我的床。
 
“你等着,我给你去接热水,你今天,就现在,必须给我把澡洗了!”
 
没等他能出声再抗议什么,我一溜烟就拎着他的帽子把他带到家里浴室去了,选了半天给他挑了个我洗脚的水盆,心说别怪我不给你用洗脸盆,就你这八百年没想过要洗澡的,我的脚都嫌你脏。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不脱我没法帮你。”
 
闷油瓶还是站在原地看了看我,那个盆子有些高,他只能踮起脚才勉强能看到里面,或许这让他有点不适应,但双方僵持了半天,看着我一脸嫌弃的神色,终究还是他做出了让步,极轻微地点了一下头以后就脱了衣服,又一动不动了。
 
我操,你心眼要不要这么实,我说让你脱衣服你就脱衣服了,裤子呢?!
 
最终他还是乖乖脱了个精光,我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视线却还是忍不住偷偷朝下瞥——啧,这么迷你的小弟,以后是不会有性福的。
 
一边在心里偷着乐,一边就用两根手指捉着他的腰就把他拎进了水池,盘子里的水并不多,只不过闷油瓶一进来就噌噌上升了好几个档位,导致他的脚刚接触到盆底的时候还有些没站稳,踉跄了一下才扶住盆子的边缘,我用手指沾了水打湿他头发,正要往上抹洗发露的时候就听他似乎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味道?”
 
我都懒得看他,心里腹诽这家伙就是少见多怪:“洗发水的香味啊。”
 
他还是皱着小小的眉头扶着盆子的边缘,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似乎对我这个说法并不认同,我也没时间去计较这些了,洗发露只用了几小滴,就这都还嫌多,弄得他头发上水面上都是白色的泡沫,后来我才发现有的泡沫都快弄到他眼睛里去了,他竟然也站着一动不动地任我折腾。
 
“喂……泡沫都快到眼睛里去了,你不觉得难受吗?”
 
“已经进去了。”
 
“……我操赶紧擦了!”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淡定得跟泡沫进了别人的眼睛似的,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给他洗完了头发把水倒干净,这次我决定用花洒给他直接往身上冲,免得他总是跟着水花一晃一晃,在盆子里东倒西歪的。
 
但就是这样,在我打开花洒以后他也没能站稳,我刚把花洒的水往他身上移,他一下似乎没承受住水流的冲击,一下往后退了一两步,直接就坐在了盆底,我心里一惊连忙把东西给关上,伸手去拉他:“你……你没事吧?”
 
他摇了摇头,但明显是有点不喜欢的样子,我见他什么都没说干脆也就装看不见,反正都洗到这儿了,他要再想翻盆子出去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就把沐浴乳的瓶子拿到他面前晃了晃:“手伸出来接着,你自己在身上抹匀了洗。”
 
他乖乖地伸出两只手作成一个捧心的姿势,抬头望向我,我挤了一滴上去,一下就把他的两只手都装满了,就在快漏下去的一刻立马认认真真往身上抹,由于沐浴乳是金色透明状的,他弄在身上就跟涂了层蜜一样,感觉还有些亮闪闪,我仿佛看到了奥斯卡小金人的光。
 
呸,他又不是影帝,什么奥斯卡小金人。
 
等到他洗完出来的时候我才看了看时间,竟然花了一个小时才跟他折腾完,心里不禁啧啧感叹怪不得他不洗澡,这也太麻烦了,洗完了当事人还拍拍屁股连衣服都不穿就跑回去睡觉,徒留我一个人在浴室里清理场地。
 
不过这回洗脚盆倒是也顺带着洗了一遍,我看着手上亮闪闪的脚盆,脑子里忽然电光一闪,瞬间似乎想通了什么,于是鬼使神差地凑近嗅了一下——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闷油瓶会问那个问题了。
 
-
来更新了~

评论(1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