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20(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20
 
“……吴邪?”
 
“大……打电话过来做什么啊,老师?”吴邪嘴巴一秃噜差点没喊出大神来,好险好险,那边的张起灵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就又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什么,吴邪对他的这个性格早就见怪不怪,况且自己还跟他耍着花招,索性这会儿也不急了,就是嘴巴忍不住翘得老高。
 
那边的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明天没时间,改成周末去吃饭。”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张起灵这话说的快极了,压根没给吴邪拒绝的时间,接着报下了一串地址,吴邪还怔着,那边已经说结束语了。
 
“我等你。”
 
“嘟——嘟——”
 
“喂……喂?等等,老师?”我操,等手机自动挂断了他才从刚刚的震惊中被砸醒过来,这他妈张起灵是在约他吃饭?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这张起灵脑子忽然开窍了,先开始不是还套路着的吗,似乎还想循序渐进慢慢来,这回是要开始打直球表白了,不死不休,那个闷油瓶子是不是被自己先开始那几句话给刺激了?
 
——管他的是什么原因,自己不就等着这闷油瓶子约吗,吴邪觉得自己这会儿有点像头冒粉红泡泡的少女,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还没等吴邪心里的小人乱蹦一会儿,就听见宿舍门被踹开的声音,“他娘的,天真,你知不知道今晚胖爷经历了怎么样一场惊心动魄的真人街头pk对决。”胖子一进来毫不客气就喝光了吴邪刚倒的水,大大咧咧往他旁边一坐,结果一屁股墩儿下去龇牙咧嘴怪叫了好几声,捂着屁股说疼,吴邪愣了会儿神,这才发现胖子的屁股似乎有点肿。
 
胖子好不容易疼完,一下又不安分起来:“说出来你肯定吓一跳,你知道就咱们那老师,张起灵,他上次那个朋友瞎子是混啥的吗?”
 
吴邪没理他,只问了一句:“胖子,你这屁股是大晚上跟人打架被揍的?”
 
“屁!胖爷这屁股是为了保护云彩才光荣牺牲的!”
 
吴邪鄙视斜了他一眼, “然后呢,云彩心疼地摸你屁股了?”果不其然胖子一听就要开嘴炮,吴邪心满意足摆摆手把他话堵了回去,“说正事,那那个瞎子不就是个混黑的吗?”
 
好在胖子也习惯了,懒得跟他计较:“啧啧,所以说小天真你还是太嫩了,混黑也有喽啰跟boss的区别啊,这玩意儿就跟打怪物升级似的,你够狠够厉害人家就服你,不然算个鸟。”
 
所以说那瞎子还挺厉害了?吴邪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就张起灵和那黑眼镜的熟悉程度来看,是不是这家伙的过去,其实自己也并不了解?甚至是自己从来没踏足过的领域,但是看他在自己的主页里发的不都是一些名山大川的摄影照吗,自己从前一度还认为这家伙是个职业摄影师兼职作家来着。
 
“你们今晚看到他了?”
 
“那是当然,先开始那批要债的非大晚上把云彩堵在学校外面,说什么不还钱就要拿她动手,”胖子毫不客气把吴邪零食抽过去吃,吧唧着嘴继续道,“你说胖爷我哪能让云彩妹子受这委屈,当时就要和他们上去干。”
 
吴邪一愣:“对方几个人?”
 
胖子忽然有些支吾:“就、就那么几个,胖爷我一手就能把他们捏死。”
 
“我猜是那个黑瞎子救的你们俩。”
 
“小天真,你这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啊,告诉你,那黑瞎子和张起灵可不是一类人,当场就看出来胖爷和云彩有那么点意思,特仗义地把云彩旁边的都扔给胖爷我解决了,打完以后云彩妹子愣是给了胖爷我一个拥抱,我觉着胖爷离革命胜利也不远了。所以说面瘫有什么好的,都是一根筋儿,连点浪漫都不会玩儿,你那大神就不说了,就撇撇那张起灵吧,连请个饭都要往家跑,他会把你约出去吗?”
 
吴邪一听先开始还挺替胖子高兴,最后竟然听他都吐槽到张起灵身上去了,于是面不改色点点头:“会啊,他刚约我周末去西餐厅吃饭。”
 
胖子一脸“我操他脑子被雷劈了吧”的表情。
 
“天真,你……你是真打算跟那老师在一起了?”
 
吴邪看着胖子的表情难得认真起来,也就收敛了调侃的神色,对着他点点头:“我决定了,而且我知道,他也喜欢我……”因为他就是大神,即使不知道他的从前是怎么样的,甚至他是为什么似乎第一眼看过来就喜欢上了自己,但吴邪知道,这份感情,无论是张起灵还是他,都再也难以抹杀了。
 
胖子听着一下就叹了口气,“我说天真啊,这条路是真不好走,你要是勉强凑合跟着胖爷呢,虽然胖爷不喜欢你,但起码也不会嫌弃你,你看那老师虽然说对你还不错吧,但那皮相的还少人追了?万一哪天一开心跟大姑娘跑了,我看你上哪儿哭去。”
 
“去你的死胖子,找你的云彩去吧,”吴邪一听自己竟然跟着他还是凑合,一下就笑骂出来,“老子这相貌性格找个什么样的不好,自己非得往二师兄旁边凑。”
 
“呸,胖爷那是天蓬元帅投错了胎。”
 
“嗞嗞——”
 
“哟,小情人老师的短信这么快就来了?得嘞,胖爷我去跟云彩妹子再亲热会儿。”
 
什么老师,吴邪郁闷,拿起来一看是那个瞎子回复自己了,这家伙就贼得多,明明吴邪都没问什么,他这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认出来了?
 
吴邪心里骂了句我操,不过面上还是装成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回复过去:啊?编辑大大你说什么?
 
瞎子黑:你这会儿千万别说问我编辑上的问题,你家大神能不手把手教你?得了吧小崽子,我都听说了,那家伙他妈的几天了就没饶过我,说吧,你这小家伙这两天是不是把哑巴耍得团团转还很得意?
 
你都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吴邪心里腹诽着有点乐,似乎握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屏幕后面人的气势汹汹,不过乐完了就开始吃味,什么叫没饶过他?
 
吴邪:我承认我确实是耍了点小花招,这些话你爱跟他说就跟他说吧,其实我喜欢他很久了,就是之前一直不知道这是一个人,只觉得他书写的好,人也合我胃口,但这也不能怪我啊,张起灵他喜欢我就直说,为什么非要给我玩
 
儿这么多套路,现在还不准我报复一下?这也太没天理了。
 
瞎子黑:这就是你不懂了,哑巴这种人做事儿之前都要完全确定了才肯动手,没把握的事儿不会做,碰上你也一样,他不确定你喜不喜欢他,又不知道怎么办,自然不得问我支点小花招来试探试探你的态度?
 
哦,原来是这样,吴邪心里恍然,确实之前和张起灵相处的时候,自己着实也看出过他的紧张不自然,当时还以为……不对,吴邪忽然觉得自己找错了重点。
 
他妈的他说这套路都是谁出的?!
 
-
来更新了~

评论(13)

热度(109)